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风流书生 > 第52页

第52页

书籍名:《风流书生》    作者:lyrelion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麽着便又是一日,这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栾哥儿一看薛夔便又不在,也懒得理会。方自起身慢慢梳洗着,就听外头小厮来说有人来访。栾哥儿心道这时节谁回来?也就叫请西花厅稍坐,自个儿收拾停当了方才去。
  甫一进花厅,就见冬景笑嘻嘻坐在那儿,这就又惊又喜过去了:“可真是稀客,还以为你不来了呢?”这就转头叫人去请春哥儿来。
  冬景笑呵呵过去搂了他:“李公子我可想你得紧呢。”
  栾哥儿只觉着有好多话想问,却又不晓得如何开口。于是踌躇半晌方道:“冬景,你,可好?”
  冬景转转眼珠子微微一笑:“李公子是想问,陆大人好不好吧?”
  栾哥儿这就笑了:“我就说你聪明,还别不承认。”
  “看您说的。”冬景掩口一笑便正色道,“我今日就是来辞行的。”
  栾哥儿一愣,伸出手来握紧他的手。冬景轻声道:“李公子,陆大人京察便是过了的,皇上本说要他任户部尚书兼右佥都御使入内阁理事的,但陆大人辞官不受。”
  栾哥儿叹口气:“只怕便是陆大人有心要走,皇上也不会放手的吧…”
  冬景微微一愣便即笑了,颔首道:“难怪皇上喜欢李公子,这揣摩皇上的心思,只怕无人能及。”
  栾哥儿苦笑摇手:“我倒是宁肯我不晓得…这就说吧,怎麽着?”
  冬景道:“皇上说陆大人既然不喜欢在京里待着了,便着他依旧领户部尚书衔,总督漕运,巡抚凤阳、淮安、扬州去呢。”
  栾哥儿便点点头:“这倒也是不错…横竖也是元老重臣了,这漕运都是来银子的事儿,淮安扬州等地也是繁华,皇上倒是不亏待人…”
  “这话说的恶心人,分明是外放呢,却还当个恩典。”春哥儿皱着眉头便进来了。
  冬景见是他,这就跳起来过去将头靠在他怀里。春哥儿爱怜的摸摸他的头,栾哥儿给他倒杯茶:“你这话可要小心,若是叫皇…听了去,也是不妥。”
  春哥儿看着他:“他是甚麽人?我便是不晓得,李公子你又当真晓得麽?横竖不过是个男人,能不得了到哪里去?”
  栾哥儿苦笑一声:“你心里不痛快我是晓得的,可你怎麽着也就在这儿说说便罢了。”
  春哥儿叹口气,只管拉着冬景坐下了:“陆大人要带着你走?”
  冬景便点点头:“他原是夫人故去了,几个儿女也已成家,便是他一个老人家了。”
  栾哥儿有些奇怪:“他儿女可有入仕?”
  “听听听听,这些都不晓得,还想学人家当掮客呢?”春哥儿这就笑了。
  栾哥儿不好意思的抓抓头:“我便不是有心之人,又何必来笑话我?”
  春哥儿叹口气:“陆大人的儿女都不曾入仕。原是有应试的,但陆大人似是另有安排。”
  “听说儿子便是去新疆那边儿贩药,女儿嫁了杭州的首富。”冬景眨眨眼睛,“便是府上只得他一个,十分清净。”
  栾哥儿这就奇了:“他一个大官,怎好叫儿孙作商人?”
  “这便是你不懂了。”春哥儿叹口气,“朝廷再说以农为本,这农却又想着读书上进,可读书读到陆大人何太师那份儿上,便也得了呗?看看自个儿这一段官路,你说他还会叫自个儿儿孙们再应考入朝?”
  栾哥儿叹口气颔首道:“这倒也是…”却又笑了,“便是我日后有了孩儿,也不叫他读书上进的。”
  春哥儿却笑了:“你的孩儿?还是罢了吧!可千万别生养,若是像你,岂不是搅得天下大乱呢?”
  冬景却笑眯眯道:“春哥哥这话不对,李公子怎会有孩儿呢?莫不是薛大官人生的?”
  三人这就齐齐大笑,栾哥儿这几日来难得如今日这般开怀,故此笑道:“倒是难得,不若叫了秋郎小夏他们也来?”
  春哥儿叹笑道:“这可叫我说你甚麽好呢?小夏跟着工部右侍郎黄大人一起调任南京工部尚书去了,前两日来辞行的时候儿你还睡着呢,我就没叫你。”
  “那秋郎呢?”栾哥儿一愣。
  “秋郎?赵大人升了刑部尚书兼左佥都御使,巡抚宁远、绥平、安和一带,他自是随着五日前就走了。”
  栾哥儿这就愣着张大了嘴:“这麽说,岂不是都不在了?”
  春哥儿哼了一声:“谁晓得呢?便是升迁也是寻常之事,倒是你,怎麽还不见吏部的呈文下来?”
  栾哥儿一摊手:“谁晓得呢?估摸着是我犯的事儿太多,他们还不晓得如何定我的罪为好吧?哈哈,呵呵。唉——”
  春哥儿和冬景面面相觑,这就耸耸肩。春哥儿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冬景乖觉的将脑袋靠在他怀里环了他腰杆道:“李公子可不要这般说,莫要为了一时不快就这麽着。”
  栾哥儿叹口气,心里想的便是皇上。想着初见他时,自个儿就将他当成了小太监,竟敢动手动脚的。后首便是勾引着他吃喝玩乐,谁晓得皇上就是皇上,一边儿玩着呢,一边儿竟能将朝政掌握在手里头儿,便是天龙天子与众不同了麽?便又想,只怕皇上早有打算,自个儿不过是叫他将计就计,用来哄骗那些大臣们的了。想自个儿自诩聪明,竟叫人这般玩弄于鼓掌之中,真是不可说,不可说啊。
  春哥儿轻声道:“李公子,便是聪明人,才晓得甚麽该说甚麽不该说,甚麽该记着甚麽该忘了。”
  栾哥儿振作精神一笑:“瞧你说的,便是我当真不对劲儿麽?”
  春哥儿看他一眼,踌躇片刻方道:“若说不对呢,却也没有,但瞅着你这样子,总是叫人放心不下。该吃也吃该玩儿也玩儿,便是脸上叫人瞅着难受。闷闷不乐的,真有甚麽,便说出来也就好了。”
  栾哥儿却笑了,看着他道:“那我倒真有想问问的了。你与那黄公子相处得如何?”
  春哥儿哪儿晓得他竟将话头儿转到自个儿身上了,不由面上一红:“你倒真是该打!分明是说你呢,却又胡扯些旁的事儿。”
  冬景看看他两,眨着眼睛茫然不觉。春哥儿便拍拍手:“今日便是不说这些丧气话,咱们也该好好乐一乐。”
  冬景笑道:“这正好,我还带了莲子饼来,好久没吃春哥哥的手艺,今日可算解馋了。”
  栾哥儿便也不想其他,三个人叫了吃食来,又唤了几个唱曲儿跳舞的来,又是下棋又是投壶,足乐了一晚上。个个都吃醉了酒,脚步虚浮东倒西歪。当夜冬景便宿在取月亭,三人挤在一张床上,各自絮絮叨叨说些话,甚麽时候儿睡着的也不晓得了。
  第二日起身的时候儿,栾哥儿只觉着头疼。春哥儿伺候着他梳洗了,冬景早叫人备下了吃食。三人便又一起用过早饭。冬景稍后要去了,栾哥儿问着陆大人晓得是后日就要离京上任去。这便拉了他手道:“你也算是熬出头了,还望好生照顾自个儿。”
  冬景便红了眼圈,哽咽道:“若不是春哥哥拉冬景儿一把,冬景儿万不会有这运气能入京;若不是遇着李公子,便也不会有那机缘见着陆大人…无论如何,两位哥哥的恩情,冬景儿是记在心里了。这辈子怕是还不了的,只在家里供上两位的长生牌,每日馨香三炷,求各路神仙保佑两位哥哥福寿无量。”
  栾哥儿心想他这一去再难见的了,心里不由一酸,也就紧紧握了他手道:“冬景儿,原几人里你年纪最小,我也不曾如何照顾你,你吃了好些苦呢,且当是灾劫都过了,现下也就好生过日子吧。”却又低声道,“那陆大人年岁也不小了,你好歹也替自个儿打点些。”
  冬景便笑了:“陆大人待我倒是极好…虽不至夜夜需索,反倒像是叔伯一般疼爱我,还说要教我读书习字,昨儿还教我画了没骨的荷花呢。”
  栾哥儿这就笑了:“你倒是找了个好依靠呢。”
  冬景儿便垂了头道:“李公子,冬景儿也没甚麽好求的,不过是一日三餐有个照应。便是陆大人去了,我替他披麻戴孝就是了…”
  栾哥儿听他说的凄凉,正要安慰,春哥儿接口道:“又胡说!他便是他,你就是你,当真想给他披麻戴孝,你也不想想人有子有婿,你算个甚麽身份呢?如今得宠,便该好生想想自个儿的出路。”
  栾哥儿正觉着春哥儿这话有些不合时宜,春哥儿却又拉了冬景手道:“你便听我的,跟着那老头儿三两年的过了,若是有心便为自个儿捐个官儿,有个功名在身,纵是不做官,也总是便宜些。”
  栾哥儿一听这话,便知春哥儿方是替他考虑周全的,这就不由感叹:“冬景儿,我倒当真羡慕你呢,有人这般替你打算。”
  冬景本是离愁别绪伤心着,但听栾哥儿和春哥儿这般说,便也放下心来,只管嬉笑道:“两位哥哥替冬景儿担心,真是叫冬景儿又愧又乐。两位哥哥放心吧,冬景儿总是要长大的。”这就拜了三拜,蹬车去了。
  栾哥儿看着马车走远,突然想到那日他们四个入京的情景,便是历历在目如在昨宵。这就叹气,春哥儿拍拍他肩膀便道:“连冬景儿都明白的理儿。你怎麽又糊涂了呢?”
  栾哥儿只一笑,并不言语,两人看着马车走没影了,这就回屋不提。
  诸位看官,欲知这栾哥儿究竟京察得了个甚麽官儿,这几人之后又会如何?咱们下回“升官人不喜 入宫惊隐情”再说!


作者有话要说:嘿嘿,呵呵,哈哈,小老儿是在笑,看官们不用怀疑~
看官们新年快乐!
第七十回
  词曰:
  人道逍遥最是好,落花浮水清影摇。梅子酒,五福枣,御云骑鹤人不老。

  诸位看官,上回书说到这京察罢了,几家欢喜几家愁,便是栾哥儿相识之人也纷纷调任或是离京,而自个儿却是不知何安,这便叹息。
  又过得一日,一大早便有吏部呈文到了,栾哥儿恭恭敬敬接了,却供在案上不敢去看。春哥儿给他送粥进来时见着了,这就摇头笑道:“怎的冬景儿走了,你又装作小孩儿。这般意气用事可不是好事儿。”
  “我原就想辞官的,这算是甚麽事儿呢?”栾哥儿气呼呼一瞪眼,春哥儿便伸手拿了那呈文一看,啧啧称奇、栾哥儿没好气的看他一眼,“又说甚麽惊世骇俗的事儿了?总不会叫我当皇上去吧?”
  “哎呀呀,看这孩子说话。”春哥儿这就笑弯了腰,伸手一拱道,“恭喜李大人高升大理寺少卿。”
  栾哥儿一下往椅子上摔下来:“甚,甚麽?!”
  春哥儿将那东西往栾哥儿怀里一塞:“自个儿看吧。”
  栾哥儿接过来一看坐在地上就叹气:“完了完了…这回真的是完了,皇上是要我死呢!”
  春哥儿这就一愣:“大理寺少卿可不是寻常官职呢,皇上很是看重你呢。”
  栾哥儿苦笑道:“你当我不晓得?想我原来不过是个翰林院小小说书,如今突地升到这位置上,可不是叫满朝瞩目麽?”
  春哥儿耸耸肩,过去拉他起身:“翰林院是掌制诰史册文翰之所在,你原是侍讲,便是正五品的官儿,这就不小了。多的是进去当个庶吉士一辈子熬不出头的,你还有何好说?”
  “我不是说升官了不好,只是我就不想当这官儿。”栾哥儿抓着头,“想我啥都没做,便是侍讲甚麽的也是胡乱应付,旁人都当我是皇上的幸臣,我便也觉着不差。如今突地把我推出来,这叫甚麽事儿呢!”
  春哥儿便耐心道:“你先前在翰林院官品虽低,但却是清贵之选,多的是升迁之机,这也没甚麽好稀罕的。谁会去管呢?横竖都是科举堂堂进士出身!”便又笑了,“若是你得入文渊阁参与机密,便是位极人臣呢!”
  一提这位极人臣,栾哥儿不知为何就想到何太师了,因就更加烦闷:“我不是说这个官不好,便是你想,大理寺现如今关押着谁呢?”
  春哥儿一愣,低声道:“杜翰林…”
  “正是呢!”栾哥儿连连跺脚,“你说,皇上这分明是为难我嘛!不成不成,我找他去,我不当这官儿了。”
  春哥儿哭笑不得:“李公子,你且听我一句。皇上对你如何就不用说了。你便想想,他明知你不喜欢却要你去,究竟是个甚麽意思呢?”
  栾哥儿一怔,苦笑道:“他不会当真要我去报仇吧?”
  春哥儿耸耸肩:“你们之前有过甚麽,我便是不知。但皇上既然定了,就是恩典,你若是不明白,为何不去问上一问呢?”
  栾哥儿这就垂头丧气道:“我可不想见他,能不见他就不见他。”
  “皇上又没说要砍你脑袋。”春哥儿淡淡一笑,“要我说,只怕皇上心里头儿多半还是喜欢你的,不然你撒下弥天大谎他也不会当甚麽事儿都没有的。”
  栾哥儿颓然道:“便是如此,我才更觉着可怕。”
  春哥儿忍了笑,着小厮抱了新官服来给他换上:“接了吏部的呈文,便是该进宫叩谢皇恩的。你也别磨蹭了,这就早去早回。”
  栾哥儿也晓得是福是祸,是祸躲不过。这就咬牙穿了官服往宫禁去。

  入得宫,栾哥儿方打马车上下来,门口侍卫一见是他,忙的过来笑道:“李大人,好久不见呢。”
  栾哥儿一看也就勉强笑了:“这不是汪大哥?确是好久不见。”
  那侍卫拱手道:“恭喜李大人高升!”
  栾哥儿胡乱摆手笑笑便要进去,侍卫却又躬身道:“李大人,皇上有旨,准李大人乘轿进去。”
  栾哥儿这就愣了,心道,皇上啊,你给我这恩典还真是够大的,这叫那些老臣们看了又该做何感想呢?这就又是生气又是无奈,这就叹气:“皇上的恩典总是叫人无可奈何…若是可以,微臣便想婉拒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抛橄榄枝 抛橄榄枝是啥意思?NetScreen NetScreen防火墙中的 MCast Policies是什么策略Ouya ????是什么意思中石化涪陵页岩气田累计产气400亿立方米。烟气脱硫 烟气脱硫方法天猫魔盒 有没有用天猫魔盒的,感觉怎么样Expansion 什么是政府客户和企业客户,该怎么理解中国银河维持环保公用事业/建材/钢铁/煤炭推荐评级:在能耗双控政策下,部分资源价格有较强支撑。Indiegogo 有项目在Kickstarter和Indiegogo同时上线吗?占城控股(01854。香港):控股股东计划配售9000万股现有股份,帮助恢复公众持股。蒙特利尔公约 统一国际航空运输某些规则的公约也称为什么公约鉴定机构 国家认可的质量鉴定的机构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