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风流书生 > 第48页

第48页

书籍名:《风流书生》    作者:lyrelion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皇上拉他起身道:“这有甚麽,便是以后,咱们君臣一心!”
  栾哥儿也看着他:“君臣一心!”心里想的却是,你要吃喝玩乐,咱们自然一心,皇上你要做别的,恕臣不敢造次了,不过皇上那麽精明,只怕不会将那些大事儿交给他的。这麽一想,便也高兴起来,看着皇上直点头。
  皇上只觉得栾哥儿巧慧秀丽,又见他忠心耿耿,不由更加欢喜。两人相视而笑,却是为着不同的因由了。
  诸位看官,预知后事如何,咱们下回“官场幸得贵人 京察天降奇兵”再说。


插入书签作者有话要说:栾哥儿挺可爱,皇上也挺可爱,最最可爱的是各位看官,嘿嘿,小老儿摇扇笑。
第六十四回

  诸位看官,最近这几日都是紧锣密鼓的事儿挤事儿,说起来也不过是那麽些,小老儿拉拉杂杂尽是讲了几日都不得完,这不,还差着秦羽飞没说不是?
  却说那日栾哥儿与秦羽飞一番言语罢了,整个早朝都是傻愣愣的琢磨着栾哥儿的话。待散朝回身,才见陆大人笑呵呵候着他,这便忙的上前打躬:“陆大人有何指教?”
  陆大人眯着眼睛道:“今儿晚上若是没事儿,不妨来寒舍小坐,本官想请新科探花郎喝酒呢。”
  秦羽飞便是一愣,按说原该他们这些新科举子拜候前臣的,怎麽反了过来。这还不算古怪,怪的是三家只请他一个,前头儿的榜眼状元都不叫,这又是为何。
  陆大人不再多言,只笑道:“如此说定了,晚上恭候大驾。”这便转身去了。
  秦羽飞不好再说,只得先去户部料理了公务,申时才匆匆回了住地。打算沐浴更衣,顺道儿选了个湖州的颖笔、徽州的焦墨、宣州的寿纸并着端州的砚台作礼,打发小厮并着拜帖先送了去。
  甫一进府,就见杜彦莘与花间甲坐在厅堂喝着茶却不说话,杜彦莘皱着眉头,花间甲忧心忡忡,这便候着他的模样。秦羽飞暗自一皱眉,神态如常便进去了。
  见了礼便要回房,杜彦莘咳嗽一声哼了哼,花间甲叹口气道:“秦大人…”
  秦羽飞这边站住笑了:“不知花大人唤在下有何见教?”
  花间甲看看杜彦莘,又望望秦羽飞道:“秦兄…”
  秦羽飞见他一脸无措,便有些无奈:“花兄,有话但说无妨。”
  杜彦莘瞅他一眼道:“方瑞,这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又何必勉强呢?”
  花间甲道:“彦莘…”
  秦羽飞正色道:“杜兄有话不妨明言,也好叫兄弟心里有数。若是在下有甚麽不对的,只管说来,改了便是。可千万莫拿捏腔调。”
  杜彦莘看着他道:“本来结交甚麽朋友是秦兄之事,兄弟不敢掺言。但明知兄台行差踏错,怎能装作视而不见?”
  秦羽飞便笑道:“这在下便不懂了,杜兄说的是何人呢?”
  杜彦莘道:“这满朝文武百官多得是方正之士,为何秦兄偏偏选了个最不入眼的呢?”
  秦羽飞一愣,花间甲轻声道:“栾哥儿也不是甚麽坏人,何苦这样说他?”
  杜彦莘道:“秦兄,这李栾分明是个奸邪小人,你又何必定要和他缠在一起?”
  秦羽飞觉得好笑便道:“杜兄,这是非曲直的便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了。何苦定要证实自个儿就是对的呢?”
  杜彦莘这便怒火中烧,上前揪了他衣领便道:“你以为这李栾是甚麽好东西不成?小心叫他吃得你骨头都不剩。”
  秦羽飞本对李栾是半信半疑,一听他这般说,倒也恼了:“杜兄,我敬重你与令尊大人,却不见得说除了二位之外的都是坏人。”
  杜彦莘一听将他杜翰林相提并论,这就咬牙切齿要言语,花间甲连忙上前拦在两人当中:“两位,两位!且听我一言!”
  秦羽飞看住他:“花兄,你便是好人,但有的人不讲道理,我也莫可奈何。”
  杜彦莘冷笑道:“方瑞,你便是聪明人,但有的人自以为聪明,你也是白费力气。”
  花间甲涨红了脸,一拍桌子:“都住嘴!”
  这就静下来,齐齐看着他。花间甲面上微微一红,却正色道:“秦兄,不管你与栾哥儿是何关系,但他为人轻佻,这却是实情。但他亦是聪明热心,这也假不了。”
  秦羽飞专注的看着他:“花兄,你说的便也有些道理,只我不知这有何不妥?”
  杜彦莘道:“秦兄,这李栾心术不正,你看他在谢恩宴上的言谈举止便可知一斑。”
  秦羽飞摇首道:“虽是不登大雅之堂,但也与人品无关。”
  花间甲轻声道:“秦兄,我并非说栾哥儿为人如何不好,只是说…他是个不安于室的,不过提点你小心罢了。”
  秦羽飞这便一拱手:“在下晓得了,多谢两位贵言。”言罢冷笑一声便自去了。
  花间甲还要追上去,杜彦莘一把拉住他:“有甚麽好说的?他便先将我们认做恶人了,多说无益。”
  花间甲忧心忡忡道:“可是陆大人…并非等闲之辈,若是秦兄得他照应,便也是美事儿。”
  “就怕他一个不小心,偷鸡不成蚀把米。”杜彦莘连连摇头,“便是我父亲…几次都没能参倒他,可见其根基之盛。”
  花间甲却眼睛一亮:“彦莘,你这是…”
  杜彦莘一甩袖子:“我不过是就事论事。在朝堂上,他自然是方正无私,但私下里…呸,不说也罢。”这就起身去了。

  却说秦羽飞到了房中,便见桌上放着封拜帖,拿来一看方知是陆大人送来的。心想定是杜彦莘花间甲看见了,这才有了这麽一出。心中难免忿忿,只道还算栾哥儿先与他说过些话,不然险些叫这两个奸邪小人骗过去了。这便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事儿办得妥当,方算出了心头这口恶气。
  诸位看官可知,有的时候儿当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便将恶人做善人。
  这秦羽飞打定主意,换了衣裳按着时辰到了陆大人府上。
  陆大人自然作出正候着他的模样,寒暄客套罢了两人用些饭食,随即转至花厅用饭喝茶闲话。秦羽飞料定他必定有事儿要说,这就也不着急,只是与他慢慢言语。
  又过得一阵,陆大人拉着秦羽飞手笑道:“当日秦大人高中探花,老夫便知秦大人绝非池中之物,他日定是一飞冲天一鸣惊人。”
  秦羽飞含笑道:“陆大人抬爱了。想下官在户部,还多得陆大人照应。下官愚钝,很多事儿都看不通透;人又迂腐,眼目下的事儿也不晓得进退。还望陆大人多多提点才是。”
  陆大人捻须而笑:“甚麽提点的自是不敢当,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老夫便是那前浪啊。”
  秦羽飞听着他有隐退之意,且也听过朝臣们私议他数度辞官之事儿,故而道:“陆大人正当年,怎好轻言如此。”
  陆大人叹口气道:“这一朝天子一朝臣,便是古之明训。”
  秦羽飞揣摩着他的意思,小心翼翼道:“皇上眼看便要亲政,确是有些变化也未可知。”
  陆大人道:“皇上年纪大了,自然是该还政的。况且皇上英明睿智,更兼少年人意气风发,老臣若得侍奉明主,亦是此生乐事。便是不得随侍圣驾,能苟全性命于隆亩之间,得见四海升平,亦是快慰。”
  秦羽飞这便赞叹:“大人心怀社稷,当真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陆大人呵呵一笑摆手道:“过誉了过誉了,老夫如何受得起?”
  秦羽飞笑道:“大人如此谦逊便是下官心折之所在。想大人亦是元老重臣,深受先帝之托辅佐皇上,这便是再造之功了。”
  陆大人却叹气道:“这个不说也就罢了。甚麽先帝之托,甚麽再造之功,切莫再说这个。否则,只怕老臣他日到了九泉之下,也无颜面见先帝英灵。”
  秦羽飞这就奇道:“陆大人行事毫无差池,户部井井有条,何来愧对一说?”
  陆大人眯着眼睛道:“当年除去老臣,便还有一人亦是先帝临终所托,但…并非老臣托大。先帝所托非人啊——”这便拱手道,“先帝爷明鉴,这朝中乱党成群,欺上瞒下,只顾自个儿私利,分明是欺辱皇上年幼,将皇上蒙在鼓里;老臣等秉直而言,却被排挤,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先帝,叫老臣有何颜面去见你?!”这便放下手来按在脸上,连连叹息。
  秦羽飞听着这话,磋磨了片刻方道:“陆大人,无需介怀,眼下不就有个绝佳的机会麽?”
  陆大人看他一眼:“根深叶茂,只怕不是那麽容易的。”
  秦羽飞淡淡一笑:“京察在即,这可是皇上认清忠奸的大好机会。”
  陆大人呵呵一笑:“秦大人啊,你想得到,旁的人便想不到麽?可别忘了,他们一党盘根错节早成了气候儿。不说初入朝者受他们蒙蔽,更有甚者,不少久历官场的亦是不辨真假。就有看得清的,也是不敢轻易得罪了他们。”
  秦羽飞连连叹气:“这便是最最可恨的。若是不知,尚可推说不知者不罪,但明知不妥,却同流合污,这便是文人之耻!”
  陆大人叹口气道:“少年人,便是心性高,可惜,一旦碰了钉子,便晓得厉害了。老夫是老骨头了,倒也不在乎这些个虚名了。”
  秦羽飞这就起身躬立:“大人请放心,下官并非贪生怕死之辈。这巍巍朝堂,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成了藏污纳垢之所。下官虽是一己之身,独立难成,但也愿与大人齐心协力,为皇上分忧。”
  陆大人看他面色慎重,这便哈哈笑着上前拉住他手道:“老夫果然没有看错人!秦大人青年才俊,明辨是非!真是我朝之福!”
  秦羽飞便又谦虚几句,两人客套罢了陆大人方道:“如今京察自是绝佳机会,一旦罢黜便是永不录用。可这风险极大。”
  秦羽飞道:“京察的官员定了麽?”
  “吏部那边儿老夫稍微能说上话去,但成与不成,还要皇上定夺,那些奸邪小人,自然会趁着这机会向皇上邀功。皇上向来倚重他们,只怕难言十成把握。”陆大人摸着胡子,摇头晃脑。
  秦羽飞灵光一现便道:“下官有一人选,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陆大人便笑道:“但说无妨。”
  秦羽飞便凑过去,贴着陆大人耳朵悄悄说了个字。陆大人眼珠子一转,面上笑道:“当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秦羽飞便笑道:“如今唯一可与皇上分宠的,不就只得他了麽?”
  陆大人颔首却又摇头:“可老夫与他并无交情,此番贸然相托,只怕反而不美。且这人是忠是奸,还未可知。”
  秦羽飞便道:“若是大人放心,这事儿就包在下官身上,定然说动他。再说这是为国为民的事儿,苍天可鉴你我忠心!”
  陆大人这便朗笑:“好,好!”
  二人又细细合计一阵,这便定下计策,直到戌末方才散了。
  诸位看官,这陆大人要对付的是何人,他与秦羽飞要找的又是何人,那人可愿相助,这林林总总一头雾水的,咱们下回“语栾哥儿定计合谋 观秦羽飞可了情权”再说!


插入书签作者有话要说:老实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这秦羽飞是个是个末子人,还得再看看~哈哈哈
小老儿鞠躬退。
第六十五回

  词曰:
  便去也!哽咽难成句。瑟瑟疾风燕独翔,萧索卷帘梧桐雨,如何得欢愉?

  诸位看官,却说一夜风过吹落花,落花散尽空余干。干头唯有零落叶,叶子空捧花一瓣。望着满园落花枯叶,栾哥只觉着腻味。难得今日皇上不着他入宫随侍,翰林院也无甚大事。这便忙里偷闲待在丽菊院,端着清茶巴巴儿的想看荷花。谁晓得昨夜一场大雨下来,满池水浑荷叶歪斜,这就心里烦躁,只管歪在躺椅上闷闷不乐。
  心里想着这秦羽飞真是气死个人,如何过往且不提,但若忘得一干二净生怕沾惹上身,这就实在可恨。也算春哥儿不想这茬儿,不然,可不是苦心难全空留余恨了麽?却又想到自个儿那年春天,立在门前梨花树下,看着那个丰神俊朗的人。便是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他还不是不肯看自个儿一眼。便是读书上进又如何,便是委曲求全又如何,便是舍了这一身血肉又如何?不是你的,求不来,便是你的,不长久。墙高万丈,拦的是不来的人;山挺万仞,吓的无缘之人。
  那个乍暖还寒的孟春,那片梅桃繁花的山野,那巍巍山下,那高高门前,那个眉如刀削目如寒星的人,那张鼻若悬胆口似涂丹的脸,终究是他年的旧梦了。便是听得夜来风雨,才又想起那天的水声潺潺波纹粼粼,才又记得那日的鲜衣怒马侧帽风流。正是:
  伤心前事不曾想,便自无暇随身行。

  薛夔正打院外行过,就见栾哥儿若有所思坐在那儿,摇晃着腿脚慢慢喝着茶。也就过去推推他胳膊:“要睡就进屋里去,小心受凉了。”
  栾哥儿抬头见是他,不由笑了,伸出手来勾着他脖子就香了一记,咬着他耳朵道:“你便抱我进去,我就睡。”
  薛夔顿时觉得面上烧起来,连连推他:“我还有事儿——”
  “甚麽事儿?”栾哥儿哼了一声,伸手进他怀里一阵乱摸,“还不是勾搭着张三李四的打马溜雀?你可仔细些,好歹也要有个人样儿。”
  薛夔这就一把握住他的手,狠狠从怀里扔出来:“你便是当了官儿,这就对我管头管脚的不成?你没来的时候儿,我不是一般的过?该吃该玩儿甚麽时候少了的?便是你好没意思,我就是薛夔,我就是烂泥敷不上墙,你待如何?便是甚麽人的,也要来管我?”这就一甩袖子去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深圳楼市黄金周低迷:房企奖励销售,让企业债务危机吓跑买家。浙江省委常委会召开会议:坚决打赢能耗双控和供电保障攻坚战。广汽集团广州聚湾科技研究有限公司的石墨烯基电池是与公司合作的石墨烯电池吗?大东南:石墨烯电池不与公司合作。瑞银今年将全球汽车产量削减至7700万辆。另一家银行盯上了信托牌照!这家2000亿的城市商业银行打算参与当地信托公司的股权重组。体育“减碳”是不可持续的。热门中国股票的顶部上涨。柯华生物:“柯华可转换债券”在第三季度被转换为934股。注意!中工高新:股东李强拟减持不超过7.96万股。CICC认为,马森服饰的表现优于行业评级目标价人民币10.33元。井泉华:截至2021年9月30日,已回购股份约11万股,占比0.059%。百川股份:“百川转债”三季度转股约3615万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