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风流书生 > 第41页

第41页

书籍名:《风流书生》    作者:lyrelion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吏部王大人见如此情景,便道:“皇上,如今新科进士们皆有职权,朝中空职暂无。但臣想,既然皇上看重,不妨将先帝废了的翰林院侍讲学士重设,也算是皇上给李栾的恩典吧。”
  诸位看官皆知,前朝翰林院中学士极多,第一类的学士便可分为翰林学士、知制浩与翰林侍读学士。 翰林学士院之职务,既为掌制、诰、诏、令撰述之事。令有专门给皇帝讲读经文的经筵官,也称讲读官。讲读官有翰林侍读学士、侍讲学士、侍读、侍讲。咱们先前说的那位白鹿学院的白先生,便是一翰林侍读学士之尊,替皇上讲学的。先帝废了翰林侍读、侍讲学士不置,但以之为兼官。然必侍从以上,乃得兼之,其秩卑资浅则为说书。如今叫李栾当的,便是那个说书了。
  皇上听着,自然也明白,李栾本事尚浅,叫他入翰林院也是叫他多学点儿东西。且翰林院中何太师兼任国子监祭酒,便是最大的官儿了。如此便也可算是归在他手下行事,这般既和了规矩,又如了自个儿的意。便也难为这王大人,一时之间想出这两全其美之计。故而朗笑道:“王爱卿之言,朕以为可,不知诸位大人以为如何?”
  自然是人人遵旨了。皇上心满意足,何太师躬身道:“既如此,臣与吏部便安排下去,不日安排他们进宫面圣谢恩。顺道安排了拜侯太后等事,外官儿便即启程上任了。”
  皇上自然点头应允,这便拍板定案不可更改,咱们以后管这栾哥儿,便要改口叫李大人,李说书了。虽都是说书。小老儿这说书可不能与栾哥儿比,他那是朝廷命官,小老儿是江湖卖艺,逗着看官们乐上一乐罢了。

  过得几日,吏部呈文便送交各位进士老爷手中,自然人人心中念想不同。栾哥儿一看就晓得是皇上的主意,倒也不甚在意,只管与薛夔胡闹。花间甲长舒口气,家书回江宁报喜。杜彦莘却是踌躇满志,以自立自律为己任,盘算着为避嫌,另外寻个房子住处去。此话与花间甲及秦羽飞一说,花间甲以为不妥,秦羽飞本就是一个人上京,两人便相约住到一处去。花间甲见不可阻拦,也只得随了他们去,心道自个儿看着点儿,也好过杜彦莘父子反目成仇。好歹杜翰林待他不薄,自个儿又与杜彦莘自幼交好,这便也就应允与他们住到一块儿去。
  看了几日,秦羽飞与杜彦莘都相中了一所房子。这日便与花间甲三人一同上街,正寻着路要走,却找不到巷口,这便打算寻个人一问。见前头儿一个穿白衣的男子行过,杜彦莘便上前拦住,打个躬道:“兄台请留步。”
  那人听得有叫,这便回过身来含笑行礼:“兄台客气,有何指教?”
  杜彦莘见着这人不由一愣,半晌没有言语。花间甲觉着奇怪,这便过去也看,却也暗暗称奇。心道自个儿也算长得不差,倒没想过,天下还有这般标致的男人。但见:
  一袭著水月白衫子,含笑侧首温文尔雅。支颐坐石上,右置洞箫一。逋发鬖鬖然,脸际迎光微微红,似新浴,似薄醉。星眸慵睇,神情骀荡,真尤 物也。

  那男子似是对人注视极为寻常,只管再道一声:“兄台?二位兄台?”
  花间甲定定神笑道:“敢问兄台台甫?”
  那男子朗笑拱手:“贱名不足挂齿,单因名字里有个春字,故此兄弟间垂爱,叫我春哥儿。”
  秦羽飞在后首被花杜二人遮了不曾见,又听他们絮絮叨叨说些题外话,这便皱眉上前接过话去:“兄台请勿见怪,在下只是想打听一下——”但见那人,却也愣住。但秦羽飞之愣,与花杜二人又不同。若说花间甲二人是惊于美色,那秦羽飞便是茫然失措了。
  那人眼光一转,却又淡笑:“我便方来京城,很多路也不识得,耽误了三位,还请恕罪。这里人来人往,便请询问他人吧。”这就拂袖而去。
  花间甲喃喃道:“便真是风雅怡人…”
  杜彦莘亦顿足道:“怎可叫他走了?如此人物,原该结识的。”说着便要追上去,却叫秦羽飞一把拉住,这便皱眉,“秦兄?”
  诸位看官,这秦飞宇莫非认识春哥儿,其中又有何因由,咱们下回“总不得半生清闲 便已是吾心倾斜”再说!


作者有话要说:今日风光好,无话,诸君饮茶~~~~~
第五十五回

  词曰:
  镜中白发终不见,奈何分两边。却道此生共苍茫,芭蕉雾正好。小酌酴蘼酿。喜今朝,钗光簟影,灯前滉漾。隔着屏风喧笑语,报道雀翘初上。又悄把檀奴偷相。扑朔雌雄浑不辨,但临风私取春弓量。送尔去,揭鸳帐。
  六年孤馆相依傍。最难忘,红蕤枕畔,泪花轻飏。了尔一生花烛事,宛转妇随夫唱。弩力做,藁砧模样。只我罗衾浑似铁,拥桃笙难得纱窗亮。休为我,再惆怅。

  诸位看官,上回书说到这秦羽飞在路上遇着春哥儿,便似三魂没了七魄,整整一日都是魂不守舍。看了宅子也是问便说好,言必称妙。花间甲觉着稀奇,便又不便当着旁人之面点透。这就待出了宅门方轻声道:“秦兄为何如此恍惚?”
  “嗯?”秦羽飞愣了一片刻,方道,“花兄,当真唐突,切莫见怪。在下有一事不明,愿向兄台请教,也请杜兄指点一二。”
  “请教指点的不敢,若是能为秦兄排忧解难便是在下荣幸。”杜彦莘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答了。
  秦羽飞与他们慢慢行着,却不急着开口,过了一阵方道:“杜兄以为天地之大,可会有两人一模一样的,便如镜之两端?”
  杜彦莘一奇,却正色道:“这便也是有的,人有相似,如那孪生兄弟的,便如一个一般。更有素不相识之人,远隔千里还不是一般行事?只不知秦兄说的这相似,是说言谈举止,抑或气概风度?”
  秦羽飞却没有答话,只顾低头行路,心中默默揣摩甚麽的样儿。另外两人不明就里,交换个眼神却都是不好唐突开口。三人沉默着行了半晌,秦羽飞突道:“若是一人并无兄弟姐妹,但却在在千里之外见着个人,不仅音容笑容,就连说话神态也无一不相仿,这又作何解释?”
  “也许正是他本人也未可知。”杜彦莘看他一眼,见他面色凝重,“怎麽?”
  “可是,若是那人…已经死了呢?”
  花间甲一听这话,饶是青天白日的,亦是觉着手臂发凉:“秦兄,子不语怪力乱神,当敬鬼神而远之。”
  “说得是,大约是暑天儿太热,我糊涂了。”秦羽飞这便淡淡一笑,不再言语。
  杜彦莘看他一眼,也就暗自计较,不便多言。
  过得几日,三人便在左近寻了座二进的院子住下。杜老爷虽是舍不得,但想到儿子与自个儿之间说不清的事儿,也只得依允他搬出去。杜夫人自然哭闹不舍,杜翰林只得道:“儿子大了,便也是读书上进。老跟我在一处,于他不利。”
  花间甲亦从旁劝解,并说是与今科秦榜眼一同住。杜夫人方略略放心,便又拉了花间甲手道:“我便半生只得这麽一个儿子,心疼尚来不及。只是他爹望他成器太过,难免严厉些。可如今他要出去住,岂不是连同我也要生分了?”
  花间甲只得笑道:“夫人请放心,我亦与杜兄住在一处,彼此只见也有些照应。更何况,还有秦兄在,万事大吉。”
  杜翰林却道:“那个秦羽飞麽?不过是寒门所出,还是仔细些的好。”
  杜彦莘木着脸道:“甚麽寒门贵门的?当年爹还不是一介布衣,若不是考中科举,今日也许娘亲还要卖豆腐方能养活咱家呢?”
  杜翰林一板脸就要骂他,花间甲忙道:“世叔切莫动气,杜兄不过是想自立些,免得叫人说他只会靠着父亲。”
  杜翰林闻言面色稍霁,这便叹气:“你们虽有同年之谊,但终究是同庚,难免日后同朝为官,总是有政见相左之时。到那时候儿,可不是甚麽情谊能比的。”
  “世叔且安心,杜兄方正直如世叔一般,定然不偏不倚,尽忠职守的。”
  “我自是相信依他那性子定能秉公执法,只官场之上另有凶险,是非亦是不断。他那个性子便是对事不对人,也会叫人气恼的。”
  “世叔放心吧,不还有我和秦兄?便是如今还要仰仗世叔照应,但今后定加倍努力,方不负皇恩,亦不负世叔操劳。”
  “唉,花家侄子,你是不明白的…便如你们这般齐心协力为国尽心,也会有人说你们结党成朋,这可是尊者最忌的。”
  花间甲听着,暗自留心,面上只是笑道:“那以后还得世叔多多提点。”
  杜彦莘只一斜眼,哼了一声便罢了。这就两人拿了些许行礼衣物,往寻的宅子去了,收拾收拾住将下来。好在杜夫人想的周到,令他们带了几个熟练地使唤佣人来,这才没几日便安顿下来。
  杜彦莘专心公务,花间甲一心辅助,两人相得益彰。倒是不太注意秦羽飞。这秦羽飞面上便也如没事儿人一般,白日里勤勉政务,但退朝处理罢了公务,便时常一个人在京城大街小巷中闲走,并不言其他,亦不带小童仆从,往往在外头儿逛到月上中天方才回来。有几次叫花间甲看见了,但见他神色凄苦,似是心中难受,但也不见他饮酒失礼,便不好说甚麽了。

  且说这日秦飞宇如往常一般打刑部出来,刚了结了一桩陈年旧案,只觉着舒了口气。信步往街上而来,看着人来人往,便是心内惆怅,不由淡淡叹了口气。突地冷风吹过,便是要变天了。不一刻,绵绵细雨落将下来,密密斜斜的就将衣袖湿了一半。正是:
  匆匆花凋尽暮春,款款夏日沁心润。奈何凉风不介意,半湿青衣锈篱轮。

  秦羽飞也不知怎麽的,竟是不避雨,独自在这街上走着。平日里进出不是坐轿便是骑马,许久不曾这般闲庭信步一般缓缓前行。路上皆无人,只见点点雨珠落成湿痕,不一会儿,地上全都潮了。身侧偶尔有人跑过,亦是匆匆忙忙,见他这样儿的反倒觉着稀奇,不免又回头看得一看。
  秦羽飞心里念着逍遥游,嘴角淡淡带起笑来。彼时年幼,只晓得母亲辛劳,自个儿唯有读书上进,方能报这三春晖。但脑中总是不由得显出一张带笑的脸来。真如三月桃花,五月嫩荷,直叫人看进眼里,刻在心上。但总不得尽如人意,母亲甚麽都不说,只是水井旁的咳嗽声,一声还比一声沉。总有聚散两时,不免唏嘘感叹。便是那年春暮,亦是雨声缠绵。那人坐在车上,含着眼泪,似是在说:羽哥,你便是当真一日登了龙门,也别忘了我才是。
  记得自个儿似是想要上前,却硬生生压住步子。终究不曾有一言相告,也便是万言难表其情。
  如今便是多年前的事儿了。
  秦羽飞抬头看看天,只得淡淡一笑。转过身去,却见街角处行来一人。一身青衫如水墨画中的仙人临世,乌发垂在腰际,一柄油伞遮了大半个身子,看不见脸。正慢慢行来,一双青靴沾了些水点,薄薄带着些寒意。
  秦羽飞愣了一愣,便侧身立在街边,想让那人过去。行过身侧时,秦羽飞不觉抬头看了一眼,却瞪大眼睛,不能言语。
  那双清灵之眼,宛如银河璀璨,那张微抿薄唇,直如玄鸟凝噎。雨伞斜横,点点飞雨落在肩头发梢,只是通身如笼在层纱雾中,辩不得东南西北。
  那人见有人看住自个儿,便也转过头来,见是秦羽飞,便也一愣,随即淡淡一笑,颔首为礼。
  秦羽飞不知为何心头狂喜:“春哥儿!”
  那人面色微微一变,随即笑道:“看着面善,奈何想不起在何处见过兄台了。”
  秦羽飞深吸口气,勉强挤出个笑容来:“春哥儿,咱们在街上见过。”
  春哥儿似是惊讶之极,这便又细细打量了他一番方笑道:“我认得公子了,上次在前街儿胡同见过,时有另外两位公子在呢。”便又转头望望,“似乎今日只得公子独行。”
  “在下姓秦。”秦羽飞尽力克制自个儿。
  春哥儿便笑了,伸手将伞递了过去:“秦公子若是不嫌弃,这便请到舍下小坐避雨。”
  秦羽飞心中一动,便颔首:“本不该扰,奈何雨来不由人,只好叨扰了。”
  春哥儿便不再多言,只是将伞递过去些。秦羽飞一时也不知说甚麽好,这就默默跟在春哥儿身侧。两下里无话,只听得雨点落在伞上,滴滴答答不知扰乱了谁的心思。
  行了一段路,秦羽飞随着春哥儿转过几个弯,就见巷子尽头一座幽深宅院。周围并无其他住户。春哥儿转过头来笑笑:“寒舍简陋,还望见谅。”
  秦羽飞看着他的笑脸,不知该说甚麽好,还算里边迎出来个伶俐少年解了他窘境:“春哥哥回来了?怎麽也不说一声,自个儿就出去了?”便又望了后首一眼,“诶?有客人?”
  春哥儿见他也是一愣,随即露出笑来:“冬景儿,你怎麽来了?”
  “还说我呢,你倒是好,有栾哥儿帮着你,我可就惨了——”却又挤挤眼睛,“那是新来的?怎麽看起来傻乎乎的?”
  春哥儿一捏他的嘴:“好没道理,那是秦公子。”
  冬景哎呀了一声,忙的抓抓头不好意思道:“这可对不住。”就又忙的迎他进屋。
  秦羽飞却还愣着,方才春哥儿面上那一笑,与记忆中那人竟是一模一样。终于晓得为何春哥儿看着自个儿笑时为何觉着怪异了。
  笑时自然是温文尔雅,但寻常的笑,是自嘴角先起,慢慢往上,却似筋疲力尽的老人家,到了面颊就停住,进不了眼睛里。但方才他看着冬景的时候,却是自眼中先温暖起来,再如融冰一般荡漾至嘴角。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1320 e3 1320和哪款cpu性能相当特鲁西埃 中国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一位获得世界足球先生提名的中国球员飓风桑迪 美国桑迪飓风什么时候开始的基里连科 基里连科酒钢集团 酒钢宏兴和酒钢集团什么关系合作共赢仍存门槛 有没有类似于合作共赢的意思的成语啊闲置土地 闲置土地无偿收回是真的吗有什么法律法规中铁工程 铁路局是不是和中铁工程局分开了?它们有啥区别?Moments moments是朋友圈的意思吗?联通电信 联通电信哪个网速好?Podcast podcast是什么?请达人直白的解释一下,谢谢世纪金花 西安世纪金花营业时间是几点到几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