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风流书生 > 第26页

第26页

书籍名:《风流书生》    作者:lyrelion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薛夔开了新店,这已是大街小巷人尽皆知的事儿了,杜彦莘自然也晓得。这生意人再开新店也不是甚麽新鲜事儿。可一者这个薛夔与栾哥儿交情颇深,杜彦莘便留意上了;二者说,自个儿父亲晓得薛夔要开相公堂子的时候儿脸上那神情…啧啧啧啧,简直跟大染坊上了鼻子,一张脸五颜六色说不出是个甚麽色儿了。这日熬到太阳下山,父亲果是换了衣衫出门。既没有带个小厮随从,也没有告知自个儿便出了门去。杜彦莘本就怀疑,这就悄悄跟了过去。
  果然一路来了柳前儿胡同,又果然是进了那取月亭。杜彦莘只管在南厢房外对间儿要了壶酒,随意叫了个小子,眼睛耳朵便都盯着那边儿。果不其然,父亲闷闷不乐,只管一杯接一杯灌下肚去,丝毫不理会旁边小官儿使出浑身解数。杜彦莘心中又是恨恨,有又是不平。待到那个甚麽春哥儿来了,杜彦莘亦是一愣,这人眉眼之间含情脉脉,倒是有几分眼熟。再听他说话腔调,更似是故人。杜彦莘满心疑惑,又见父亲险些失态,脑中电光火石闪过一人,不觉啊了一声,忙的掩住。
  再看下去,免不得怒火中烧,一颗心便是在那油锅里上下煎熬,却又似当头淋下一盆凉水,只将心整个儿冻住。前因后果自不待说,杜彦莘只觉悲凉。
  一个是自个儿打小敬爱的父亲,一个是自个儿自幼爱慕的友达,竟是全数叫那个栾哥儿迷住了眼睛,当真不知这个家伙是人是鬼!杜彦莘越想越气,忍不住起身奔出去,张口便不留情面。这才有了咱们上回说的那一场。
  可话是说了,杜彦莘满脑子的火气散出来,这就又后悔不迭。您道怎麽了?想这杜翰林好歹是当朝命官,又是自个儿的父亲,如此大张旗鼓说了出来,叫他颜面何存?此刻一张脸便是红了又白了,白了又紫了,紫得都快黑了,只管握紧拳头踏步出门,二话不说。
  杜彦莘也自后悔,忙的要跟出来,却又叫取月亭的小厮拉住叫给酒钱。杜彦莘无奈,回身付了酒资再出来时,已不见父亲踪影。
  杜彦莘连连跺脚,却又无可奈何,满心不甘,却又不知往何处发泄。正在街上叹气,寻思着回家,脚下却不由自主进了个酒馆,要了一壶小酒几个小菜,独自长吁短叹起来:“咫尺的地北天南,恍惚间月残云淡。伴着你的是咱,你却偏把他看。这厢里心事只能瞒,痛切切偏又舍不得。没奈何。便左右两难!”
  言罢自叹三声,仰首灌下酒去又道:“唯有杜康相伴。看世间谁得圆满。良田广厦千顷,不过沙砾黄土;香花美人,不过坟中枯骨。愁肠化泪,还不是天明即散一方残雾…伊呀呀,莫我肯故!”
  “少年人,何故唉声叹气?”
  杜彦莘坐在堂内,听得有人说话便就愣了。隔了半晌方明白过来是有人与自个儿说话,这就回头张望,但见:
  堂堂仪表,仙风道骨。四十上下,捻须淡笑。眉眼清俊,神韵风华。一只手背在身后,挺胸昂扬;另一手握着细绢巾子,上头荷花娇艳欲滴。头顶万字方巾,紫檀木簪子斜出几许风流。身着一领白绢纻丝云纹衫,披着一席青色素锦。
  好一派风云人物冷眼看情,端的是潇洒气派无人可近。淡雅俊逸不以年龄为化,神仙之姿便见万种风情。便是【菩萨蛮】一首正好:
  琉璃作眼少灵秀,翡翠作眉缺通透。寻遍万重山,江水绿如蓝。
  便是等闲时,化与芙蓉面。碧叶隔岸远,红芙素手纤。

  杜彦莘看得这麽一眼,顿时惊出一身汗来,忙的起身打躬,一声儿“太师在上”便要叫出来。这位神仙人物可不就是荷花太师何晙连?看他此刻满脸笑意,杜彦莘只觉得满头冒汗,一身竟似是湿透了。想自个儿方才胡言乱语,竟是都叫他听了去,这可如何是好?
  何太师倒是朗朗一笑:“怎麽,不请我坐坐?”说着便自伸手将那巾子在椅子上一抚,欠身坐了下来。就又摆手,“你也坐呐。”回身招呼小二,再来一壶梅花酒。
  杜彦莘待他坐定了方才斜斜坐了:“方才不知太师也在,晚生失礼了。”
  “诶,说得哪里话?怎的与我见外了。”何太师呵呵一笑,“我与令尊大人同朝为官,算来,你该叫我一声世叔才是。”
  “晚生不敢。”杜彦莘抬手一拱,借机擦擦额头的汗。
  何太师看他一眼突然笑了:“贤侄怎的独自在此饮酒?”
  杜彦莘踌躇一下方道:“在家里很是无趣,这便出来走走。一时之间肚中饥渴,这才…呵呵,叫世叔见笑了。”
  何太师展眉一笑,举着巾子掩口道:“这条路便是去柳前儿胡同的吧?”
  “正是。”杜彦莘答了,方才愣住,喃喃道,“不,这,那个…”
  何太师哈哈一笑:“少年人,免不得年少轻狂,何须介怀?”
  杜彦莘只觉着面上一烧:“世叔莫要取笑。”
  何太师看他一眼:“便是尊为太师,亦有不如意之事,你又何必计较?”
  杜彦莘一奇:“这话…便是另有玄机了。愚侄猜不透,还望世叔明言。”
  何太师捏着巾子擦擦杯缘:“贤侄啊,你看我老了麽?”
  杜彦莘忙道:“世叔正值壮年,英气逼人,才华横溢,便是我辈楷模,人人敬仰。您怎的说这话呢?”
  何太师哈哈一笑,伸手就要倒酒。杜彦莘抢先起身拿了去,替他满上一杯。何太师饮了一口方道:“这便是你的不知了。老不老,端看心;少不少,端看迹。”
  “这…”杜彦莘又是一愣。
  “若然老,一树梨花压海棠,老不老?若是少,千山白雪冻斜阳,小不小?”何太师捏着杯子笑了,“少年老成,亦有老当益壮,这心身一体,方是正道。”
  杜彦莘细细一想,还是云里雾里不明白。何太师又道:“贤侄啊,你参加了此次科考,可有把握?”
  杜彦莘低下头来:“勉力而为,尽心而已。”
  “这便是不对了。”何太师正色道,“当是全力以赴,不可懈怠。这读书是一途,应试是一途,便是这爱恨情仇,亦是一途啊。”
  杜彦莘觉着他话里有话,却又不敢问,只管低了头自个儿琢磨。
  何太师看着他的头叹口气:“你父亲是方正之人,可也有不小心的时候儿。”
  杜彦莘心里一惊,便又抬头看过去。何太师道:“近日下官蒙皇上垂青,钦点为今科主考,故而连日来不敢懈怠。便闻说朝堂上有人参了你父亲…这事儿,你大概不晓得。”
  杜彦莘心里明白厉害,也不回话,只管看着太师。何晙连呵呵一笑:“你也不必太忧心,若真是有甚麽,我虽不是甚麽厉害人物,便也晓得分寸。”
  杜彦莘离席跪下:“愚侄谢过世叔。”
  “你先起来。”何太师扶了他起身坐下,“你也不必谢我。你父亲是个聪明人,可也会办糊涂事儿。他那事儿做的就不漂亮,还把我也险些牵连进去。但贤侄啊,你该晓得,君子志相近,方有党朋。”
  杜彦莘一时之间也分不清他说的究竟是朝政,还是私交,这就连连称是,心里琢磨。
  何太师喝口酒:“本想去贵府拜候,但到了方知你与令尊都不在。我便随意逛逛,谁知就遇见你了。”
  杜彦莘一笑:“这便是愚父子的幸事儿,能得太师庇佑。”
  “也不是甚麽庇佑。”何太师眯眯眼睛,“令尊是好官,贤侄颇有才气,我不过是爱才心切,不想你们出甚麽事儿罢了。”
  杜彦莘心里一叹,方才还说我父亲连累你,此刻便又做好人了。莫非当官儿都是这个样子,连名动天下的太师也不例外?又或是他见我还是个生员,出入官场如个白丁,这才刻意说的浅显些,好叫我明白?
  何太师又笑:“看我也是醉了,竟糊里糊涂说得这些。”就又点着桌子道,“时辰也不早了,贤侄若是回了,我叫外头儿候着的家丁送你一程。”
  杜彦莘哪里敢坐,忙的跪下谢恩,千万辞了,这才离开。
  出得酒楼。果见太师的车马随从静静候着。杜彦莘叹口气这就要走,突然又想到,这太师车马来的方向,不也是柳前儿胡同麽?这就愈加糊涂起来。
  诸位看官,这太师究竟去没去过取月亭,这与栾哥儿有何关系,那杜翰林又如何了?咱们下回“何太师枝繁叶茂显荫庇 栾哥儿大树底下好乘凉”再说。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小老儿来更新了。看官们,小老儿鞠躬致意,近来文中有很多口口的地方,请大人们明鉴。并非小老儿说了甚麽不该说的,而是这个整顿工作的例行程序,看官们偶尔玩玩完形填空也挺好的。古为今用,洋为中用。
第三十五回
  诸位看官,上回书说到那杜彦莘与酒馆中见得荷花太师何晙连,太师一番话说的杜彦莘云遮雾绕,满头雾水的去了。这边儿何太师看着杜彦莘的背影,正耷拉着脑袋不知想着甚麽,这便笑了一笑。伸手放下那方荷花巾子,又捏着酒杯缓缓念了一首绝句:“不识寒夜冷,清清御宫门。总待千帆过,方知此情深。”
  便又想一想,捏着酒杯起身,立在窗前,口里默默再念一首七言:“春寒料峭孤燕回,空付三月柔光美。遍寻不见双飞翼,梁下空余昨年泪。”
  身后听着有人脚步声,回头看是小二送了酒菜来。何太师喜他衣袜整洁,打赏了一块碎银子,只喜得这小二千恩万谢的跪下磕头,又殷切道:“这位官人,这些酒菜是刚上的,您先用着,先前那些都已是剩下的冷食,或是不要了,或是小的再去给您热一热。”
  “热便罢了,你撤下去吧。”何太师微微一笑,摆手叫他下去。
  小二忙的收拾去了,何太师一个人行到酒楼二层窗边,望着天际那弯明月叹了口气。不由自主想起先前的事儿来。
  诸位看官,您道太师何故这般嗟叹,原也不为其他,还是为着栾哥儿。
  想太师这般精明老道之人,又怎会对个初出茅庐的愣头小子这般照应。按理说,便是对栾哥儿诱他一事儿耿耿于怀,这便对他多多留意着些。一打听,方知这个栾哥儿原是姑苏人,受教于当地白鹿书院院士白先生。可还有看官记得这白院士的来头?嗨,可不就是那位入过翰林、修过编丛,早些年还给皇帝做过几日老师的白院士。想当年他在翰林院主持时,何晙连中过进士,头一位上司便是这位白院士。他记得这位白院士是方位之人,并不以功名利禄为念,不过一心向学,颇有些大隐隐于朝之感。那时何太师也不过是个小小翰林院的庶吉士,这位白院士慧眼识才,对他多多照应。给他机会上位,也并不求甚麽劳什子的回报,反而对他为人立身多有提点。后来白院士因着年纪大了,上书先帝祈骸骨,先帝本事舍不得,但见他去意已决,这才恩准他去了。这一离京,何太师便再也没见过他。这些年见,何太师在官场上如鱼得水风生水起,自个儿有真才实料,又深谙官场要诀,累迁至当今地位。身边之人莫不是对他恭恭敬敬,或是有求于他,或是畏惧他,或是忌惮他,总而言之身边竟是很少有个体己的人了。
  再说原先对那杜翰林,原也是觉着此人行事方正,又不沾染甚麽官官相护的习气,这才另眼相看。谁知竟带个男子来拉拢他,这便心中不悦。更何况见了栾哥儿,再与栾哥儿一夜风流之后,自然不难想到栾哥儿与那杜翰林多半也是不清不楚的了,这就心里更添些不悦。不过见栾哥儿,一是自个儿也体念他一个少年人千里迢迢独自上京赶考,倒是颇有些像自个儿当年苦读没少受恶霸官宦子弟的欺辱,这便有些怜他了。想太师是何等人,又怎会是栾哥儿三言两语就糊弄过去了的,自然没少在后头儿查一查他。回报说的这栾哥儿进京之后确是因故结实了杜彦莘与花间甲,也凑巧认识了薛夔这呆霸王,且丽菊院上上下下人人认得栾哥儿,也都晓得他在丽菊院那些风流的韵事儿,这就更加信了栾哥儿那番鬼话。心中又是痛惜又是恼恨,竟想若是栾哥儿甫一入京便识得自个儿,只怕也要少受些苦楚。
  各位看官呐,说到此处,小老儿忍不住感慨,这天下之人,皆是以己之心推知他人,君子以心度人,便是人人可怜,人人不幸,心生怜悯之情,恨不能竭力相助。却不知,您求自个儿是君子不错,又怎能当天下人人皆是君子乎?
  咱们再接着说,那太师自打有了这个念头,便快马加鞭修书白院士,问那栾哥儿学业情形。白院士也是方正之士。虽说栾哥儿在书院里勾了同学无数,更兼搭了不少先生,撇开这人品一格另说,栾哥儿慧巧的心思不能抹煞。且何太师修书只问学业,故而白院士也照实而言,只是心中总不安,这便在末尾处添了一句。说这栾哥儿有些脾气秉性并非君子之道,劝他多提点后生。
  何太师收到这信,便认定了栾哥儿是真个儿有才,再说那“非君子之道”云云,便当白院士说的是他那龙阳之好了,因此心中感叹。栾哥儿如此率性天真一人,只怕因这缘故没少受书院同学欺辱,便自顾又将他离开书院的因由算在这上面了,心里更是痛惜不已。
  看官们都笑了不是?这世间的事儿,原也就是这般模样儿,结果还不是那一个,但人人心中有一个因由,不可逐一相同。
  咱们再说那太师心里既有了爱才惜才之意,但他又是律己之人,这才冥思苦想出如何帮那栾哥儿又不露痕迹,既是免得日后叫人寻着蛛丝马迹,也查无实据。待得应考时,自个儿虽是主考,但生员名字都是糊上的,也认不出来。但第三场有三篇文章,一者文辞优雅,字字珠玑,一者词律严谨,平仄工整,还有一篇言语颇见功力,言谈流畅自然,胸有丘壑,便猜着定有一篇是栾哥儿的了。这便于其他几位考官点定了前三者,上报皇上,再等皇上御笔钦定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以前年度损益调整 以前年度损益调整是什么性质的科目婚姻登记 婚姻登记的程序是什么?大王乌贼 大王乌贼的作用清科资本 北京清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怎么样?大华智能:珠海智诚、珠海智源所持公司股份解除司法冻结。埃斯顿:累计回购约46万股占0.05%。广达:累计回购约166万股占0.1395%。*ST外海:证监会调查仍在进行中。雄苏科技:股东简樊勇减持2.4万股。通达股份:累计回购约87万股占0.1653%。赵信股份:陈永迪约440万股待冻结。皮皮鲁总动员 湖北能源借壳三环股份(000883)上市,到是三环股份怎样转换成湖北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