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风流书生 > 第22页

第22页

书籍名:《风流书生》    作者:lyrelion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栾哥儿再是聪明,也想不出这些弯弯曲曲的来。只看薛夔躲他,眼神躲闪,便有些不悦。再听他说杜翰林云云,便又想到那惹人讨厌的杜彦莘,并着花间甲…提到花间甲,栾哥儿这心里便是又酸又甜,可不就借机发做起来。拿捏着这薛夔不敢对自个儿怎麽样,索性就上前拧了他耳朵,将夫子那“君子动口不动手”的教训搁在脑后了。
  栾哥儿贴着薛夔的脸就道:“大官人,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和杜翰林有甚麽了?”
  薛夔正要指,栾哥儿恶狠狠道:“这污蔑朝廷命官,该把你抄家问罪!便是你虚言惑众,眼睛也得挖出来!”
  薛夔这就吓得哆嗦起来,阿盛不服气,正要叫身边的护院上来打,栾哥儿只管哼了一声捏紧薛夔耳朵:“薛大官人,你的手下不老实啊!究竟你是老板啊,还是这个豆芽菜似的小娃儿是啊?”
  薛夔疼的吼起来:“干甚麽干甚麽?!都给我站好了!”
  那几个护院也就站住了,脸上俱是尴尬之极。栾哥儿哼笑了一声,贴着薛夔耳根子甜甜蜜蜜道:“薛大官人啊,这好几日不见,我可想念你得紧啊——”说着便伸手摸他胸膛。
  薛夔吓得一缩身,耳朵就又扯着疼出眼泪来:“诶呦呦——”
  “哎呀呀——可是疼啊?”栾哥儿呵呵笑着靠他近些,只管往他脸上吹气儿,“大官人啊,怎麽这麽不小心呢?”
  “是是是,我不小心,我不小心…”薛夔心里那个恨啊,偏又说不出口来。
  栾哥儿瞅他那张脸便知他此刻想甚麽,这就搂了他脖子低声笑道:“大官人啊,上次你到客栈找我,究竟是甚麽事儿啊?”
  薛夔哪儿敢说啊,只得连连摇头。这一摇头就又扯了耳朵,疼的眼前泛白。栾哥儿哈哈一笑,这才松手,却又紧紧勾了他脖子:“薛大官人呐,薛老板…你不找我,我也得找你啊。”
  “找,找找我干甚麽?”薛夔牙齿都在抖,栾哥儿越是笑得动人心魄,他越觉得两腿发寒。
  栾哥儿一只手拍着他胸口,一边儿轻声道:“上次大官人来客栈帮我一个大忙,我可想着定要好生报答你呢——”
  “这就不用了,不用了不用了——”薛夔连连摆手。
  栾哥儿眼睛一瞟,咬着唇角就笑:“当真不用?”就又咬他耳朵,“大官人难道真想叫府尹大人封了堂子不成?”
  其实看官们都晓得,栾哥儿哪儿认识甚麽府尹大人,不过是吓唬薛夔。可薛夔哪儿想得到这许多,只当是真的,这就怕了不敢再言语。
  栾哥儿这就笑了,低声道:“我可是当真要好好谢谢你啊。”
  薛夔脸上直抽抽,就觉着栾哥儿拍在自个儿胸前那只手仿佛施了甚麽法,自个儿竟是动弹不得,他拍一下,自个儿心跳一下似的。这就只能憋着笑了,真是笑比哭还难看。
  栾哥儿倒是不在意,只管再捏捏他的脸:“所谓相请不如偶遇,捡日不如撞日,这就今天吧。”
  “今今天?”薛夔真的快哭了。
  栾哥儿眨眨眼睛:“怎麽,大官人…身上不方便?”
  薛夔只觉得耳根子都烫了起来:“没,没…”
  “那就是很方便喽?”栾哥儿哈哈一笑,松开他走前一步摇着扇子就笑,“那咱们这就走吧。”
  薛夔哭笑不得,看着几个护院满眼惊奇看着自个儿,也就觉着丢人现眼了。栾哥儿搂了他肩膀拍两下:“几位大哥,不要介意啊。我和你们薛老板那是…好朋友啊,好朋友,哈哈哈——我可是受了薛大官人照顾,今儿是还他个人情儿。你们也就不用绷着了。”
  护院眨眨眼睛有些不明白,栾哥儿便又道:“其实咱们在丽菊院不也见过?只不过那是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你们可要把嘴巴都给我闭严实了,免得胡说八道起来害了你们薛老板。”就又转头看着薛夔的眼睛,“你说是不是,薛大官人?”
  薛夔只觉着肩膀叫他捏得又酸又痒,只得拼命点头不敢说话。栾哥儿这就满意一笑,再拍两下方松了手,与薛夔并肩往回走。
  可怜这薛大官人,好好儿的上香没上成,先是叫人骂了个狗血淋头。虽说他不介意吧,可总是生气。好家伙的这气儿没出,又遇见栾哥儿这煞星。诸位看官,预知这栾哥儿三入丽菊院又是为何,他当真是报恩麽?又将是怎麽个报恩法,咱们呐,下回“妙李栾笑赏取月亭 呆霸王糊涂献菊花”再说!


作者有话要说:小老儿今日困累至极,诸位看官,明日请早~~~~~~~~~
第二十九回
  诸位看官,咱们上回书说到栾哥儿候着放榜浑是没趣儿,这便出去闲逛,一路到个道观看热闹。巧的是又遇见呆霸王薛夔,不由分说便拉了往回走。这可急坏了薛大官人,要说是他心甘情愿,那是一万个不能;若他不答应,便有一万个胆子不敢。咱们有句话叫“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可今儿得将这话反过来说,呆子遇秀才,说不清方是正理儿。
  闲话少说,这薛夔一路愁眉苦脸和栾哥儿就回丽菊院。栾哥儿倒是神清气爽意兴盎然,连连点头拍手,也不知他高兴些甚麽。
  进了丽菊院,看着前头两个娇丽小娘儿,便是一叠声的招呼:“粉桃姐姐,翠花妹妹,几日不见,你们可好?”
  两个女子唬了一跳正要啐他,又见薛大官人跟在后面,这便不好言语了。只斜斜打量了一眼,都有些好奇,又有些疑心,这就也不敢问了。
  薛夔咳嗽一声:“在路上遇见,也是,也是——”
  “也是相熟之人,这便来看看就是。”栾哥儿接过口去,哈哈大笑。
  薛夔一皱眉:“这也来了,你要说甚麽便只管说吧。”
  栾哥儿上下打量他一眼笑道:“我便是那吃人的猛兽不成?这般怕我,连杯水酒都不请我喝?”
  一听喝酒,薛夔吓得脸色都变了,连连摆手道:“不喝不喝就不喝。”
  栾哥儿笑弯了腰:“怕我做甚麽?只是请我喝,又没说你陪我喝。”却又媚眼一嫖,“大官人要陪我喝,那可是求之不得啊。”
  薛夔吓得退了一步,看着栾哥儿大笑着自入了后院儿,愣了半晌方提了衫子追进去。
  栾哥儿大刺刺在薛夔榻上躺了,将鞋袜一脱,露出双白嫩嫩的脚来,虽不像那些女子三寸金莲摇曳生姿,却也是勾人去看。就又除了外衫,口中便一叠声唤着冷了。
  薛夔一进屋便见这景致,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栾哥儿咬着嘴角一笑:“怎麽的,薛大官人莫非这几日手头紧,连炭火都买不起了?”
  阿盛忍不住道:“看你乌鸦嘴!咱们大官人是有财有势,谁跟你似的?一个穷秀才也敢嚷嚷。”
  栾哥儿摇着扇子直点头:“可不是?我便是那受穷受气的命,薛大官人就是又暖又热的身——”
  薛夔不觉红了脸,忙的转头吩咐:“瞎说甚麽?这就点了炭火盘来吧。”
  阿盛一跺脚:“大官人,这都开春多久了还用炭?”
  薛夔只一瞪眼:“叫你去你就去,啰嗦甚麽?”
  阿盛一捏衣角,哼哼着去了。少时果真拿了两个黄铜雕花的炭盆来点上,顿时屋里暖烘烘的叫人身子酥软。薛夔挥挥手叫拿些吃食来,栾哥儿补了一句:“要新鲜的——”就又挥挥手,“愣着做甚麽,快去啊——”
  阿盛又是委屈又是生气:“大官人,凭啥这麽惯着他?”
  薛夔也是一愣,可不是?从啥时候儿起,自个儿这麽怕他了?想来想去还是自个儿头疼,便又罢了,贴着阿盛耳朵悄悄说:“算了,宁得罪那个甚麽君子,不要得罪了小人啊。你看这个栾哥儿,像是君子麽?”
  阿盛连连摇头,薛夔又道:“那你是君子麽?”
  阿盛咧嘴嘿嘿一笑,不好意思抓抓头。薛夔这就一拍大腿:“可不是?所以我宁可得罪你,也别得罪他。去吧,去吧——”
  阿盛美滋滋儿的出了门,半晌回过味儿来:“大官人,感情您是逗着我玩儿呐?!”

  词曰:
  绣屏落账,鸾凤鸳鸯。一种风流万般意:见香肌丰盈,玉箫暗品,樱舌偷尝。
  袖掩红唇贝齿,回娇眼,盼情郎。道千金一刻须怜惜,铜壶夜夜空阶响,云山涌浪,月转回廊。

  这边儿说着话儿的功夫,天就黑将下来。本就是暖天儿,屋里头儿又点着旺火,可不把人热了?便有一词又单表这热:
  祝融殷勤舞火龙,烈香焰焰烧屋中。月如日轮凝不去,此身如在红炉中。
  后羿一朝忘箭矢,阳侯海底愁雨师。雷公何日重抖擞,为君一声雨隆隆。

  这栾哥儿嘴里头儿不说,只管拔了簪子撒下发来,撩开襟子捏了扇儿摇着。在那榻上侧身卧着,似笑非笑捏了一颗果子咬在嘴里,红红的果肉贴着那白森森的牙,小舌头伸出来舔舔嘴角的汁,两只眼睛微微一瞟,就又转过脸去躺着,倒把半个脊背露了出来。隔一阵方道:“大官人,前头儿老说给你这儿改名儿,我想了许久,这丽菊院总归是不雅,以后免不得我常来…不如叫了取月亭,听着到雅些,你说如何?”
  薛夔抬头要应,却见栾哥儿唇红齿白的笑着看过来,不知怎麽的,只觉着全身一颤。忙的扭开头胡乱点了一下,就见斜对面桌上放了一盆瑞香花,开得甚是烂漫。这就咳嗽一声叫阿盛拿了小喷壶儿来自个儿浇水,其实这心里也不知怎的就燥热难当,恨不能将水淋在自个儿头上了。阿盛见着怪异,却又说不出甚麽来,一转头看见外头两姑娘正巧打对院儿走过,忙的出去拉了进来。
  栾哥儿斜眼一看,两个小娘儿都穿着白银条纱衫儿,密合色纱挑线缕金拖泥裙子。左边儿那个是大红焦布比甲,金莲是银红比甲。惟右边儿那个不戴冠儿,拖着一窝子杭州撵翠云子网儿,露着四髩,额上贴着三个翠面花儿,越显出粉面油头,朱唇皓齿。两人携着手儿,笑嘻嘻蓦地走来。
  薛夔看见她们进来有些傻:“小桃红,翠兰儿,你俩怎麽来了?”
  两人摆摆手:“可不是阿盛说您叫麽?”
  薛夔转头一看阿盛,阿盛正待回话,却见栾哥儿两只眼睛一眯,不晓得是哪里的寒光一闪,阿盛只觉得双腿就哆嗦了:“那那个…大大大大官人,我,我看你和,和李公子就,就那麽坐着,挺没趣儿的,就叫,就叫——”
  “就叫两位姐姐来给我们唱曲儿的是不是?”栾哥儿一笑,扇子遮了半张脸,“那倒好,省得我还琢磨,薛大官人这是怎的了?今儿倒老老实实的不言语呢。”
  薛夔干笑两声:“那,那就唱吧。”
  小桃红不明就里有些愣,翠兰儿一拉她袖子:“大官人叫唱,你唱就是了。”
  小桃红不肯,说道:“姐姐,谁养的你恁乖!我每唱呢,倒是便宜了你两人,还有那个栾三儿。你们且风流快活了,却拿我受用快活,我不!除非姐姐也拿了椿乐器儿。”
  薛夔道:“不就是个曲儿麽?有这麽难?”
  翠兰儿一听小桃红的话便有些薄怒,再见薛夔这般说故作了个揖道:“她真不会,昨儿给章金街的罗大爷唱了一宿,这回子嗓子还没倒过来。就怕败了大官人的兴儿。”说着便福了一福,拉了小桃红就走。
  薛夔大为恼火道:“这小淫妇单管咬蛆儿,也不看是谁养了她的!”
  栾哥儿却伸脚踢踢他手道:“也别生气,她们不唱,我给大官人唱一个如何?”
  薛夔低头便看见一双脚,心里扑腾一下。要说这薛大官人调戏小娘子那也不少,金莲便是见过无数。瘦、小、尖、弯、香、软、正七字诀是有理,近来那香莲又端有三贵,便是肥、秀、软。更有雅士列了金莲三十六格,道是:平正圆直,曲窄纤锐,稳称轻薄,安闲妍媚,韵艳弱瘦,腴润隽整,柔劲文武,爽雅超逸,洁静朴巧。不管怎地,这金莲便是女子之极密,亦是把玩的要诀。
  可栾哥儿这双脚,瘦不瘦,肥不肥,香滑柔腻,竟比他那张脸还要白上几分。虽不小,却是筋骨分明;方才那一踢,更是点着薛夔心上似的,酥酥麻麻说不出话来。
  栾哥儿见他这样,便心里一笑,起身自拿了一副红牙象板来就道:“方才有些热,只这春捂秋冻还是有些道理。且那两个小娘儿不知好歹,我就唱个凉快点儿的,解解你心里的火气。”说着一扬手,袖子落下露出半截胳膊,另一手一拉衣襟,斜斜露大半个胸膛就唱,“柳阴中忽噪新蝉,见流萤飞来庭院。听菱歌何处?画船归晚。只见玉绳低度,朱户无声,此景犹堪羡。起来携素手,整云鬟。月照纱厨人未眠。”
  薛夔听得神思恍惚,两眼一转不是栾哥儿的手就是他的脸,再一低头却又看着他的胸膛,两颗红嫩嫩的乳子若隐若现。薛夔一时慌乱,不知眼儿该往哪儿去,手该往哪儿摆,
  栾哥儿只是笑,唱罢了过来挨着他道:“大官人,怎麽,我这梁州序唱得不好?”
  “没,我…”
  “那你怎的不看我?”栾哥儿伸手一拉,就将薛夔拖到了榻上,定定压着自个儿,口里往他脸上吹气儿。
  薛夔只觉得心里跳得咚咚直响,浑身燥热难当,正想推开他,栾哥儿却一手往下摸进他裤裆里去:“好家伙,这可也精神着呢。”
  薛夔只觉得身子一软:“好,好栾哥儿,这次便饶了我吧…”
  “饶了你?”栾哥儿贴近咬他耳朵,“我可不愿意。”说着便用脚勾了他腰拉上榻来,手上捏着他那活儿挑弄不休,逗得那阳物淫精流出。
  趁薛大官人喘气儿的当儿,三下五除二将他衣裳脱个精光。又将他鞋摘取下来,一拉裤袋拴了他双足,吊在榻两边架儿上,只一看,顺手抹了那淫液涂在后穴上,直如金龙探爪似的抽弄起来。不一刻,就见小小穴口一张一合,红肉赤露,白精内吐。栾哥儿这就先倒覆着身子,执麈柄抵穴口,卖了个倒入翎花,一手据枕,极力而提之,只觉着里头淫气连绵,如数鳅行泥淖中相似。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亚伦国际(00684)于10月8日以8.43万港元回购5万股股份。本所股东拟减持不超过1.57%的股份。中铁间接控股子公司因环境违法被罚款1326.1万元。埃斯顿:除了公司2015年左右研发的双曲面齿轮减速器外,公司机器人使用的RV减速器和谐波减速器主要是外包的。曲美家居:控股股东赵终止减持计划。5亿元投资浙江乡村振兴工程滨江集团奏响共同富裕三部曲。威宁健康:第三季度,279只“威宁转债”转换为公司股份1562股。君达股份:“君达转债”三季度转股231万股。梁海股票:“梁海可转换债券”在第三季度被转换为约1.01万股。山东大卫:证监会核准公司非公开发行不超过约1750万股新股。韩国人在占领印度汽车市场上能教给美国人和欧洲人什么?在第三季度报告中,预喜股票下跌,但恩杰股票被四家机构以超过2亿元的价格出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