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风流书生 > 第20页

第20页

书籍名:《风流书生》    作者:lyrelion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别说的我和甚麽似的。”栾哥儿打个呵欠,“你去替我泡壶好茶来,今儿晚上我睡得迟。”
  小童应了一声,这便去了。走了两步,回头望望灯下的自家公子,不知怎麽就想叹气了。

  一宿辰光匆匆过,天边几点晨星白。
  不知不觉竟就早上了,小童伺候着梳洗完毕,又细细收拾了笔墨砚台,李栾歪在榻上,慢慢咬着扇子。小童一边儿检点着什物,一边儿念佛。李栾听得好笑,便又摇着扇道:“求那个老头子有甚麽用,你倒不如求求我。”
  小童叹口气将书箱拿过来:“若是公子肯听我一句,也不至于到了临考前才温书。”
  李栾呵呵一笑:“怎麽就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我当真如此不成,倒叫你替我担心起来了?”
  小童叹口气:“公子,原不是我要说你。你若肯花那麽一分半分的心思在上头儿,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李栾哈哈一笑:“我这心思也不小,早已花在上头儿了,你当我果真不知好歹的麽?”
  小童叹口气:“罢了,如今我说甚麽都没用,公子,咱们这就走吧。”
  一时出了客栈,径直往贡院走。
  看官们皆知这会试由礼部主持,皇上任命了正、副总裁,各省的举人并着国子监的监生们可应考。往常会试考三场,每场三日。不过这恩科情况稍异,应试的句子少些,也不那般刻板。故此今年恩科只考一场,三日便罢了。只是举子们就惨了,得在那贡院里待上三天不能出来,入贡院前还得细细检查,免得携带私藏作弊的。
  栾哥儿走在前头儿,小童背了箱笼等物跟在后边儿。一路上便见各色人等,凡是入试的都往一个地儿去。有骑马乘轿的,亦有坐车的,更多的则是如栾哥儿一般安步当车的。栾哥儿一路行来,细细打量着这些举子脸貌。或是紧张着喃喃自语的,或是强作镇定,或是安之若素。栾哥儿只管把玩扇子,面上露着笑。
  便是要到贡院门口,小童正将箱子取下替栾哥儿背上时,就听身后有人赶着马车过来就避让的。栾哥儿这一回头也就愣了。
  您倒是谁?寻常马车罢了,上头下来的却是栾哥儿极熟之人。看那秋水为眼花为魂,玉山自倾满城香。不是花间甲又是谁呢。
  栾哥儿见是花间甲,不由自主露出笑来,一合扇子正要上前,却听马车里有人道:“方瑞,你小心些。”便又见一只手自车内伸出来托着花间甲右臂,扶了他下车才出来。栾哥儿只看一眼,便知是那杜彦莘了。
  花间甲亦是望见栾哥儿,眼中一愣,嘴角往下微微一咬,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儿。栾哥儿一皱眉便要上前说话,杜彦莘却也看见,伸手一栏道:“方瑞,咱们也别耽搁了,这就进去吧。”
  栾哥儿眉头一拧,便止了步子,只是冲花间甲微微颔首。花间甲眼角一瞟,略略点头算是还了礼。这就转身随杜彦莘去了。栾哥儿啧啧两声,便也不说甚麽,只管跟着其他举子往贡院大门去。
  小童不能再进去了,便在门口大声道:“公子,你可要好好儿的呦——”
  栾哥儿回身笑笑,拉了一下肩上的箱子,便不言语了。
  诸位看官,预知这栾哥儿应试如何,花间甲与杜彦莘又将怎样,咱们下回“一场试来何人留 几家欢喜几家愁”再说。


作者有话要说:人生啊。。。。就是用来炖鸡的,以上。小老儿退散。。。
第二十六回
  诗曰:
  三九多寒读,转眼又三伏。几时游春陌,无暇顾绣户。
  莫道读书苦,崎岖一条路。待得龙门跃,共饮酒一壶。

  诸位看官,世人多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颜如玉,奈何几多士子宦海沉浮赶不及,全在科举考场上折腰。由此可见,这科考一场便是不一般。当真说起来,倒也不是那麽难,前代历朝科考主要就靠墨义、帖经、策问、诗赋并着经义五类罢了。
  这墨义,便是要举子们围绕经义及注疏所出题,论起来算是较为容易的。一张卷子里头儿,这类题目可达三十至五十道。有时候儿,这部分也会以口试来做。
  再说这帖经,便是考官自那经书中任选一页,摘录其中一行印在那试卷上。举子们便由这一行文字,填写出与之相联系的上下文来。看官们要说了,这便是极简单的背诵嘛,可不就是?偏生不少考生一上考场便两眼昏昏然,只管望着那卷子就发昏,也是莫奈何之事儿。
  第三就是策问。考官会提些有关经义或政事的题,考生据此可各抒己见,或是发表见解,或是提出对策。策问所及范围极广,诸如官制、行事、律法、书院教育、农事生产、商人管理等等,比起帖经、墨义可谓难度加大。不过朝廷本着学而优则仕的原则,这也是必须的。想你一朝得登金銮殿,便是有可能封侯拜相成那栋梁之才的,再不济,也有可能做个地方父母官儿,这些便也是少不得的了。
  此外有时也考诗赋。据说是唐高宗永隆二年间,有人以为明经科多抄义条,论述也只谈旧策,无法令举子们展现真才实学,故而加试杂文两篇,制为一诗一赋,便就有了诗赋一项。只是并非每朝每年科举都有此项罢了,端看那一场主考大人的设计了。
  最末一项便是经义。所谓经义,便是要举子们是围绕经典义理展开评论。若说那策问举子们尚有发挥余地,经义便无所谓个人了,皆是惟朝廷指定的“圣贤书”是遵。打宋朝开始,经义已是取代帖经、墨义,前朝时干脆只考经义,读书人免不得叫苦连天了。
  咱们说了这麽多,也不过是前朝旧历,恩科考试略有不同,形式不定,便看皇上的意思,与主考的思量了。
  这栾哥儿排队候着入贡院,心里便有些自得。想着那何太师早已将题目告知,自个儿便是胜券在握了。却又转念一想,何太师是何样人?堂堂当朝一品大员,甚麽风浪没见过?自个儿不过是个小小举子,他又何必卖自个儿这个情面?一副画儿罢了,上午提款下午印章,便是日后有人望见了,也做不得实。既是做不得实,那便是真的题目了?栾哥儿如此一想,心里便紧了几分。再一想,即便是何太师当真将题目含在那画儿里了,自个儿猜的,便又真对麽?
  如此反复思量,竟有些愣神儿。脚步也忘了往前迈,身后举子等候不及,便纷纷越他而先上了。栾哥儿只管想着,心里一阵热一阵冷,竟就呆住了的模样。
  突然觉着有人在身后一拉袖子,栾哥儿才惊觉回身,却又愣了:“方瑞…”
  花间甲叹口气轻道:“大白天的,就又出魂了不成?”
  栾哥儿呵呵一笑,碍着有人便也不能太过放肆,只能和他离了队伍站到一边儿去小声道:“我听说你不大好,可是?”
  花间甲一听这话眼圈儿这就一红,却又举了袖子一拭:“你还是顾好自个儿吧。”
  栾哥儿暗中握了他手:“你也说这话来挤兑我不成?别人不明白我也就罢了,你当知晓的。”
  花间甲叹口气:“我原以为我是知道你的,可是…”
  栾哥儿一皱眉:“你又听了谁撺掇不成?我便说在这里了,举头三尺有神明,我李栾家中有父母兄长,万不敢欺瞒甚麽。方瑞你是何样人也许我说不明白,但我是何样人,却也是愿将这一颗心捧给你的。”
  花间甲叹口气收回手来:“那你怎麽又…罢了,原也没甚麽。”
  “你又这样。”栾哥儿叹口气,低头凑近他耳边道,“你可晓得,我与杜公子打了个赌。”
  “嗯?”花间甲一愣。
  栾哥儿紧紧拉了他手道:“我与他做赌,若是我今科落第,便不可见你。”
  “甚麽?”花间甲一愣,瞪大了眼睛望着他。
  栾哥儿幽幽叹口气,将那扇子塞进他掌中:“方瑞,我本就是个皮赖人,难为你不介怀看得上我…我不过是寻常人家,你是官宦子弟,我能如何?便是这恩科一途,我方能离你近些…”
  “可你怎能以自个儿前途做赌?”花间甲又是感慨又是着急,“你又不肯早些告知我,我——”
  “告知你又能如何?”栾哥儿趁人不备,伸手在他掌中画圈儿,“总不成我还到你附上去,一辈子给你当个下人不成?便是我肯,只怕你令尊令堂两位大人都不会准的…待到日后,你家娘子又会准?”
  花间甲心里只听得绞起来,急急拉了他手道:“栾哥儿,我自爱你,与旁人无关。”
  栾哥儿淡淡一笑,抬头见杜彦莘打角门儿过来了,这就拉紧他手轻声附耳道:“既如此,那你更要用心去考,好生扬眉吐气一番,自个儿能做得主了,方是正理。”说着便要松开手来。
  花间甲紧紧拉住他,眼中万分不舍:“你…便如何?”
  栾哥儿只一笑,轻轻一舔他耳根呢喃道:“我自亦是朝夕渴慕你,只盼此次恩科一结,你我便能再近些。”
  花间甲心神一荡,几乎不能自持便要埋首他怀中,栾哥儿眼见着杜彦莘望见他们已然色变,正快步赶来,只得叹气推开花间甲道:“方瑞,你且保重!”这便先行离去了。
  花间甲定定望着他背影,不免神伤。杜彦莘过来时打量了一眼栾哥儿背影,见他已领了号牌入贡院去了,这就低头再看花间甲。见他双目微红,料得他定又是伤心了,只能温言劝慰道:“方瑞…莫要忘了在家时你我说过的话儿。”
  花间甲抬头看他一眼,默默不语,只是将栾哥儿那扇子收了,昂首往门口官员处报备。杜彦莘叹口气,便也跟了过去。

  少时坐定,时辰已到。主考副主考大人先后入场,众举子起身恭迎。李栾斜眼看时,领头那人穿着大红麒麟袍。麒麟袍本是官吏朝服,此刻着了以示代天子行恩科之慎重。大襟、斜领、宽袖儿,前襟的腰际横有一下打满裥。后襟不断,庄重崇敬;两旁有摆,潇洒自如;前襟两截,而下有马面褶,端的气派。从两旁起,胸前、后背,肩袖上端、腰下并着左右肋下,各缝一条大红宽边儿的摆。胸前所绣纹样是斗牛,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若说模样如何?便见身躯颀长,仪表堂堂。清须数根,便是官服在身亦是难掩神仙风流气度。挺鼻薄唇,双目炯炯。不是那何太师又是何人?
  栾哥儿只是深深望他一眼,便跪下磕头。何太师答礼时环视一圈见着他了,不动声色便也只是望他一眼,波澜不惊,如同与其他举子并无二致。
  不一刻跪坐,发下卷来。栾哥儿深吸口气,收敛心神看那卷子。
  头一道,便是墨义,这回子恩科是以口试来答。考生按着号牌上的数儿,等着到叫时,自有贡院官役来带路。无事的考生只能在自个儿的小隔间里等着,既不能随意离开,也不能交头接耳。入贡院前都是细细搜查过的,自然也不可能拿出书来再看一看。到栾哥儿时亦是近晌午,考他的并非何太师,而是副主考,栾哥儿也无心在此,胡乱叫声大人便罢。这也便非极难,只是量多,答完出来时,便该吃中饭了。
  栾哥儿字箱里取了食物默默吃着,便又挂念起花间甲来,不知他如何了。
  这一日过了,方将所有考生过得一遍。当夜举子便在贡院中安寝,不得离开。
  到第二日,发下卷来,栾哥儿才看一眼便暗自叫苦,果是有帖经一项。想栾哥儿这般皮赖人物,平日里怎肯好生背书?还算昨儿夜里临阵磨枪一番,不快也光罢了。好些认识,便是到了笔下,又踌躇了。栾哥儿心里叹气便暗自思量,横竖会写的写了,当真写不出的,就胡乱杜撰些上去,指不定蒙对了呢?
  翻看后首儿,倒是不见策问之题。这原也在理儿,皇上开恩科,自然不与俗例同。倒是有考诗赋。诗求五言一则,赋则以当下之境而题。栾哥儿静下心来,好好儿答罢了再看一遍,自个儿也觉着颇为满意,便提前交了卷。
  第三日一早发下的卷子果是考经义。栾哥儿打开一看,忍不住心中暗赞一声,笑容隐隐浮上嘴角,当中那题,可不就是“出乎尔者反乎尔”麽?
  栾哥儿心里又是感念又是叹息,心道这何太师对自个儿还真是不错的。若是日后有机会,定是要还了这个人情。不免又想这太师风流姿态,不免情思荡漾,难以自制。待回过神来,早过了不少时辰。栾哥儿忙的收敛心神,好生作答不提。
  三日科考终散,举子们收拾各自物件,待主考点过试卷无误之后方打开贡院大门。栾哥儿一脚踏出门去,望着门外候着的小童笑笑,再回过头去,便见:
  斜阳撒金贡院墙,几番辛苦费思量。待得一朝登穹顶,满堂皆是杏花黄。

  诸位看官,预知这恩科之后放榜之前,栾哥儿又会生出些甚麽事儿来,他与那杜彦莘花间甲和薛霸王众人又如何,咱们下回“清虚观里清虚道人话前因 糊涂心中糊涂李栾悟后果”再说。


作者有话要说:看官们呐,小老儿躬身致歉,这故事改了名字,原也是万不得已。看官们若是体谅小老儿一把年纪,兼之大冬天儿的每日说书,便有钱的捧个钱场,有人的捧个人场,小老儿谢过啦~~~~~~~~
第二十七回
  诗曰:
  最是春光好,窗前茵茵草。争弄踏青雨,俊马画舫绕。
  最是春娘好,娇情入眉梢。留宾乍拂弦,把臂怀中靠。

  诸位看官啊,上回书说到那栾哥儿等人好容易熬过三日恩科,这便卸下了肩头的担子,只消一心一意候着发榜就是。这几日浑是无趣,又正当春光明媚,一派莺飞草长之际。但见杨柳依依杨絮漫天,各色花开不迭都把春来报。樱草春兰娇羞宜人,四季海棠正含苞。君子兰,蟹爪莲,分不出究竟谁更俏。佛手花长抽芽,香橼花已展颜,碧桃丁香闹开一数,连翘春鹃眼儿媚,倒挂金钟笑语盈盈暗香来,令箭荷花更是争丽一端。还有那蕙兰瓜叶菊,忘了说,蒲包花可不也开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中国人民银行:9月,为金融机构开展常备贷款24.6亿元。9月份,中国移动游戏发行商的收入超过25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茂业国际(00848):成都茅野房地产与上海银行就其房地产销售订立担保协议。赌氢领域的发展!EQNR。美国)计划到2035年投资超过100亿美元。Wkintl (hold) (00532):台湾省港口前9个月营业净收入同比增长43.81%至15.49亿新台币。联发科:9月销售额479.1亿新台币。中国生物制药(01177)10月8日以1948.91万港元回购330万股。中国生物制药(01177。HK)于10月8日购回330万股股份,代价为1948.91万港元。戴尔灵越14R 戴尔笔记本灵越14R怎么样太极计算机 什么是CMCC彼得·德鲁克 微观管理的彼得·德鲁克目标管理国家林草局发布《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白皮书:中国已建立近万个自然保护区,约占国土面积的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