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疏影在天苍 > 第30页

第30页

书籍名:《疏影在天苍》    作者:独舞夕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薄唇轻扫过胸膛上那颤巍巍的挺立起来的可怜兮兮的小东西,然後一口含住,大掌却急转了个弯,一把握住那已经半抬头的肉芽。

“啊…..哦嗯…..宇…..嗯嗯……”




《疏影》番外1 小恶魔扰情事(2)(H)

赵宇忙碌的唇边还抽空扯出一个邪笑,一手拉扯著一边的小红豆,另一边则被含在嘴里时而轻舔,时而啃噬,偶尔向上拉扯著另一只手也没闲著,五指并拢,密密的困住那已经变得硬挺的玉柱,极富技巧的捋动搓揉磨蹭,大麽指光顾那可怜兮兮的流著泪的小嘴儿。身下的人哪能经得起他这样的挑逗,白皙的身体上泛起一层诱人的粉色,清明澄澈的双眼染上情欲的色彩,水雾迷蒙,波光潋滟,只那一眼就能让人血脉奋胀。

“啊……嗯嗯呃……宇,宇…..别….嗯嗯。”

口舌不停,大手不停,还一边用健壮滚烫的身体紧贴著身心修长的肉体,不停的磨蹭著,感受著身下人的温度,同时让他更加敏感的颤抖呻吟著。

赵宇最喜欢看他在自己身下意乱情迷的样子,最喜欢听他因自己而发出那样诱人呻吟和无助的求饶声,平时他都是一副清清冷冷,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虽然那样他也很喜欢,但是他更喜欢看他现在的样子。所以赵宇坏心的用嘴叼起那涨得圆润水泽的小红豆同时用麽指搔刮著那已经啜泣涟涟的小嘴儿,忍得白初逸尖叫出声。

“啊…嗯嗯……唔唔…..”

白初逸挺起腰紧紧的贴向他那健壮的身体,双手顺势搂住那宽厚的肩膀,双眼迷离的看著那双情欲和邪佞共存的眼,即使心里有怨言,此刻也无法诉说。

赵宇稍稍将身体向上移动一点吻住那微张著娇喘的红唇,一手依然握著那哭泣的玉柱搓弄,一手则改变攻势,快速的划过轻颤的腰肢,覆上挺翘的臀瓣急切的而用力的揉搓了几下,就耐不住滑入那神秘的缝隙,准确的找到密所的入口,在那害羞收缩著的密口出按揉浅插,想要叩开那秘穴的门口。

虽然已经半月没有接受那令他沈迷的粗大了,但是这娇羞的小菊花已经对这个男人的碰触很熟悉了,很快就在男人的手指下变得柔软,更加频繁的!合著,似乎请求那在门口轻叩的坏家夥快快进来。

“逸,逸,朕的逸。”赵宇稍稍离开那香甜的红唇,呢喃了一句,又狠狠的吻了上去。那薄薄的,粉嫩的,带著清香的唇瓣,无论吻多少次,吻多久都好像吻不够似的。

“哦……嗯嗯……哈哈嗯…….”

逸微微的扭动著身体,迎接那外来的侵入。

那总是徘徊逗弄的外敌终於破门而入,不过顾及那娇嫩的穴壁,只好忍住急进的欲望,轻轻的旋转著进入。外敌一进去就被不断蠕动的炽热穴壁包裹著不停的吮吸,似乎想用这种方法来让外敌投降,却不知这样反而让敌人更加兴奋侵略的势头更盛。

很快就进入了三指,赵宇抽动了几下,见那菊穴已经做好准备了,便猛的将手指抽出,在逸还没呻吟出声之前就把肿胀的硬挺狠狠的插了进去。

“啊…….”

“哦…..”
逸尖叫一声,在宇的手中泻了出来.。宇舒爽的叹了一声,在逸还沈浸在释放的余韵中海回不过神来时,就扣住那柔韧的腰肢,大力的顶撞起来。

“啊唔……嗯嗯……”

逸喘息未定就被那猛烈的攻击拉入令一番情欲的漩涡中,只能搂著那人的肩膀,配合著他的律动扭动腰肢,娇喘涟涟。

在娇嫩的洞穴里畅游的矫龙越战越勇,加大力度,加快速度,不停的钻进撤出,再狠狠的进入,只插得那穴壁颤抖不已。




《疏影》番外1 小恶魔扰情事(3)(H)

“嗯嗯……宇,宇……慢,慢点……”

逸被那猛烈的抽插弄得软绵绵的,根本就跟不上他的节奏。

“逸,朕的逸…..呼呼….喜欢吗?”

宇的动作是慢下来了,但是力度却增加了,慢慢的抽出,再猛烈快速的顶进,弄得小穴中的蜜汁都溢了出来,发出“啧啧”的水声。

“嗯哈…..喜…..喜欢……啊嗯嗯……”

“舒服,嗯?”

“呃….舒….哈嗯…..舒服….嗯嗯…..”

宇低头含住那在自己面前颤抖的小红点,逸挺身送了进去,祈求更多的爱抚。


宇凶猛的顶了几下,得到更多的尖叫娇吟之後,又加快速度,顶弄起来。逸软下去的玉柱很快又哭泣起来,颤巍巍的挺立著,好不可怜。

明黄的床帐动荡得越加厉害,结实宽大的龙床也被摇晃得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再看看我们被冷落多时的小湛洛。此时小湛洛已经成功的越过黄公公顺利的破门而入,迈著轻快小短腿,那俊逸的小脸上竟隐隐可以看出一抹邪笑,呵,好小子。

穿过宽大的外室,靠近内室的入口,那软糯的娇喘沈吟,低沈的粗喘,激烈 的撞击声再也掩饰不住,毫无遮拦的飘进小湛洛的耳朵里。小湛洛嘴边的笑更大更邪恶了。

嘻嘻,他古湛洛果然没猜错,皇爷爷又撇下小皇叔拉著外公躲在这里做羞人的事了。

小湛洛脚步不停,终於穿过外室,进入内室,对那越来越大声的激情交欢声丝毫不感到好奇和疑惑,只有满脸的坏笑。

“嗯嗯……宇……唔唔……不,快…..不行了….嗯…..”

“逸,逸…..嗯哦…..朕,朕也快了……”

宇一手搂住逸的腰肢,一手托著他的翘臀狠狠的压向自己,下身疯狂的摆动撞击著。

菊穴中强烈的颤抖著收缩著,内壁紧紧的缠住那烫热的粗大,啜泣的吮吸包裹纠缠著。滚烫的柱体不停的磨蹭著,狠狠的顶弄,把娇羞的秘穴弄得水波荡漾。

“啊…….宇,宇…..嗯嗯….”

“逸….逸…..你太棒了…..”

两人都快达到临界点了,彼此忘情呐喊著对方的名字,粗喘不停,娇吟练练。

这时…….

一道怒吼,噢,不,是一声天真的,无辜的,甜甜的清亮的童音,在这情欲满溢的室内响起,但对於那两个人来说却不亚於一道惊雷……劈下……

“外公,皇爷爷,小湛洛来看你们了。”

那声音仿佛就在耳边,清晰得不容质疑。小湛洛,他们的宝贝孙子!

挺腰狠压的两人正想攀上高峰,却被这一声喊,硬生生的软倒在床上,那两根硬挺的玉柱也软了一半。

逸软绵绵的倒在龙床上,也顾不得全身无力,伸手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拉过被揉得皱巴巴的明黄锦被裹在身上,岂料那锦被质量实在是太好了,他裹了这边那边就掉了裹了那边这边又掉了,手忙脚乱,好不狼狈。

赵宇欲求不满,做到最後关头却停了下来还要不要人活了?赵宇满脸不爽,却还是舍不得看那人慌乱的样子,迅速的拉著他躺下,一把扯过锦被把两人紧紧的裹住。

刚裹好,那天真的声音又传来了,“皇爷爷,外公,你们在吗?”小湛洛的声音里参了失落,听著让人心痛。

白初逸闻言,忙答道,“小湛洛…….”刚出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得很,轻咳了一下才继续道,“外公在,你进来吧。”

话音没落,明黄的床帐就被撩开了,小湛洛俊逸的小脸就出现在两人面前。

“皇爷爷,外公?”小湛洛无辜的眨眨明亮的黑眸,天真的问,“我可以在这里睡吗?我一个人睡不著。”哼,父亲把爹爹抢走了,带著爹爹却游山玩水了,留自己一个人在京都,他心里很不爽,所以他也要别人跟著他不爽,哼哼。

白初逸只露了脸出来,他和赵宇全身上下什麽都没穿,身上还布满情欲的痕迹,白初逸脸上一阵白一阵红,又羞有怒,要不是这个大色狼拉著他做这种事,就不会,就不会…..

“小湛洛都三岁了,是个小男子汉了,怎麽还要跟皇爷爷和外公一起睡,会被人笑话的,你小皇叔都自己睡了。”赵宇心中憋闷,很想把这小家夥仍出去,但是有身边这个人在,借了一百个胆他也不敢。

“可是,”小湛洛委屈的扁著小嘴,明亮的黑眸中蒙上一层水汽,“小湛洛一个人真的睡不著。”小湛洛眨了眨眼,努力的压抑著眼中的泪水,悲戚戚的一声轻唤,“外公。”哼,哼,皇爷爷,您不想让我在这过夜我偏要在,看你能把我怎麽样。

白初逸原本因被孙子撞破这激情的时刻,已经羞得无地自容了,可是一看到孙子那可怜兮兮无限委屈想哭又极力压抑的小脸,就把什麽都忘了,赶紧松口, “小湛洛,乖,上来吧。”某人完全忘了自己此时是啥都没穿滴。

没给白初逸後悔的机会,小湛洛就跃上床(手脚利落,身手轻灵,看来武功不错),一下就钻进了被子,躺在两人之间。

赵宇臭著一张霸气的脸,哪还有一点九五之尊的威严,简直就是一个欲求不满的怨夫。哼,这臭小子,他刚才明明看到那小家夥嘴角边得意的笑,还有,他竟得意的瞥了自己一眼,简直就要把他气死了。他真想不明白,古天苍那麽冰冷,小影儿这麽乖,怎麽会生出这麽个恶劣邪气的小家夥,真的冤孽。(夕颜:喂,他的脾性既不像父亲也不像爹爹,是像皇爷爷吧。 某宇(怒瞪某颜):拉出去斩了…..)

“小湛洛,乖,快睡吧,很晚了。”白初逸拍拍孙子的小脑袋,顾不得自己赤身裸体,只记得尽一个好外公的义务。

“嗯。”

小湛洛轻哼一声,满足的往白初逸的身上蹭了蹭,整个小身子几乎都趴他赤裸的身上,白初逸终於记起自己没穿衣服了,涨红了脸。

“外公,我怎麽闻到怪怪的味道啊?”

沈默。两个大人涨红脸。

没得到回应,再接再厉,“外公你怎麽不穿衣服啊?”

沈默。某逸脸红得要滴血了,某宇怒红了眼。

某小孩继续装天真,“外公,你的皮肤好滑哦!”某只小手在被子里乱摸。

寂静,寂静,沈默,沈默。

某逸脸颊爆红外加满脸黑线,某宇双眼怒红外加浑身颤抖,这臭小子,连外公的豆腐也吃,这小色魔。

赵宇嘴角不停的抽搐,要不是白初逸及时发现他的怒气,按住了他的手,小湛洛就要遭殃了。

第二天早上白初逸眼圈黑黑的,羞恼的一夜没睡。赵宇的黑眼圈也没比他差,主要是愤怒外加欲求不满,熬的。某小孩神清气爽,奸计得逞後睡得很香甜,蹦跳著去找比自己小了快一年的小皇叔,玩儿了。

黄公公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这以後的一个月都是头埋到胸膛里的,哪敢抬头,不被皇上的怒气杀死才怪。




《疏影》番外2 初遇的天堂(1)(H)

夜色迷离,繁星点点。

密林在这夜色中,退了一分森冷,增了几分神秘;在夏虫的夜吟中,诱惑著人们去探索。

星光被揉碎了撒在湛蓝的湖水中,动荡出一层层美丽的磷光。

一阵疾风掠过,白影一闪,湖边多了两道白色的身影。

修长优美的身影,一个高一点,一个矮一点,高的那个散发著冷冷的气息,矮一点的那个清清灵灵的,好一股飘逸的气质。

“这里。”

高的那个开口,声音低沈好听,胜过那夏夜的歌唱家。

“嗯。”

只轻轻的一声,就能想象那声音的清爽灵动,流水淙淙,小泉浣石了。

原来这两人就是撇下儿子携手出游的古大堡主古天苍和他的爱人纳罗国的二皇子白疏影。此地是他们初遇的地方,虽然古天苍不太记得了,但是白疏影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此番两人故地重游,是重温一下那是的激情?

“洗澡。”

燥热的夏天,赶了几个时辰的路,身上早就出了汗,黏黏腻腻的很难受,现在看到这麽清澈的在月光下摇曳出美丽波纹的湖水,身上就更难受了。影松开苍的手径自开始脱衣服。

苍没有说话,侧身亲自动手帮他。影放弃了帮自己脱而是伸手过去脱苍的衣服。不一会俩个人都是光溜溜的了。

苍一把抱起赤裸诱人的影,向湖中迈去。走到湖水及腰湖底平躺的地方,苍将影小心翼翼的放下,等他站稳了脚才稍稍松了手。

“嗯。”

夜凉的湖水浸泡在身上,让影忍不住舒服的呻吟出声。听到那无意识的熟悉的呻吟声,苍墨黑的双眸有幽光闪过。

苍解开影的发冠,墨黑的发丝披散出一道银光。苍走到影身後一手拘起一捧发丝一手撩起水将头发打湿,然後轻轻的揉搓清洗。影任由了帮自己搓洗满头黑发,自己撩起水到脖子上,肩上。

星光下,俊逸出尘的男子站在及腰的湖水中,闭著双眼微仰著头,水珠滑过白皙结实的肌肤,划出优美的弧度,闪动出迷人的光耀,特别是那被水半遮半掩的纤长细瘦的腰肢,更加引人遐思。

“舒服?”

苍已经帮他清洗完头发了,在上面落下轻柔的一吻,低哑的问了一声,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而是改道揉搓著那白皙修长的脖颈,力道适中,按揉,缓解影的疲累。

“嗯。”

影享受的眯著眼,轻哼出声。

“影。”

苍声音低沈沙哑,在脖颈上的双手滑过肩膀,在白皙的胸膛上轻抚著,掌心偶尔磨蹭一下那两颗小小的乳珠,同时低头亲吻那可口的脖颈。

“嗯呃…..苍…..嗯……”

白苍轻柔的撩拨,影闭著眼靠在那温热鼓动的胸膛上舒服的呻吟著。

苍仍然保持著不紧不慢的速度轻抚撩拨亲吻,影似乎有些不满了,微微的扭动著身体,後背磨蹭著那炽热的胸膛,无声的催促。苍不再使坏,让他微转过头,狠狠的吻上那红润的唇瓣,双手用力的揉搓著那挺立起来的小珠子。

“嗯唔……”

影背靠在藏身上,扭过头承接他热烈的亲吻,双手在湖水中胡乱的动著,划出一道道水波。

“嗯嗯……苍……”

影推开他的亲吻,转过身,搂住苍的腰,胸膛紧贴著胸膛,下身紧贴著下身,磨蹭了几下,如愿的听到苍低沈沙哑的呻吟後,微仰起脖子将胸膛上那娇嫩的两点送到苍嘴里。那里被苍的手弄得好痒,要苍亲吻吮吸。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CSSC紧急情况:“紧急可转换债券”在第三季度被转换为约1.84万股。蓝海:傅莹于2021年7月6日至2021年7月8日减持股份29万股,蒋于2021年7月6日至2021年7月8日减持股份33.17万股。李德曼:公司董事因病在秦江去世。程新才:“桐城转债”三季度转股806万股。欢瑞世纪:电影《长津湖之战》收入约180万元。均瑶健康去年的年报与很多数据不符,董秦被监督警告。先进数据通信自我曝光NFT理念:股东持续减持。新北洋:“新北转债”三季度转股174股。创维数字:“创维可转换债券”在第三季度转换为265股。曲美家居:控股股东赵终止减持计划。5亿元投资浙江乡村振兴工程滨江集团奏响共同富裕三部曲。威宁健康:第三季度,279只“威宁转债”转换为公司股份1562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