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疏影在天苍 > 第29页

第29页

书籍名:《疏影在天苍》    作者:独舞夕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白疏影明亮的眼睛熠熠的看著他,小手侵入他的衣内。
[影…….]
古天苍哑声轻唤,翻身把他压在身下,堵住他总是吐出诱人话语的嘴。
[嗯……]
白疏影顺从的让他吻,小手依然在他的胸膛上游走。
激烈的吻一路延伸而下,衣服不知何时就不见踪影了,古天苍埋首在那有些单薄的胸膛上,含住一颗小东西吮吸拉扯著。
[嗯啊…..苍…….]
白疏影脸颊绯红,眼神迷离的呻吟著。
----------------------------------------

呼呼…….
小影儿真主动啊…….
脸红红……….




49、终章

一边亲吻著一边伸手从床头的暗箱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手指沾了透明的膏体伸向那已经开始张合的小穴,轻轻的旋转,抽插,按揉,曲指,搔弄…….
[嗯嗯……啊…..苍,苍,好热。]
白疏影勾著他的背,双脚缠上他劲瘦的腰肢。
[乖,等一下就好。]
古天苍喘息著,汗水滴落他赤裸的胸膛,加入第三根手指,继续开拓。
[啊….苍……]
敏感的内壁被搔刮著,引起一阵阵酥麻颤栗,让他无力的娇吟著。
[影,影,我要进去了。]
古天苍抽出手指,把他的腿分得更开,肿胀的炽热顶在穴口处。
白疏影眼神迷离而诱惑,古天苍挺腰就要攻城略池……
[等一下,苍。]
在这关键的时刻,白疏影却喊停了。
[怎麽了?]
古天苍忍得汗水直流,声音暗哑,眼中欲火横生。
白疏影没有回答他,伸手将他推下,翻身压住他。迷离的眼中有著灼灼的光彩,似呻吟的低语,蛊惑人心,[影要在上面。]
[啊…….]
古天苍愣了一下,看到他认真的眸子,随即想到他生产那天自己答应要让他在上面一次的,认命的点点头,颤声道,[嗯,影在上面。]
白疏影忽的一笑,吻了吻他的唇,然後撑著他的胸口直起腰,低头看著顶在股间怒胀的肉棒。
[好大。]
微微的喘息,带了点糯糯的软绵,那似乎只是在叙述事实的声音,让苍胸中一热,熊熊的烈火更加旺盛了,那被盯著赞叹的家夥颤了颤,更大了几分。
影到底要干什麽?他不是要,要……难道他只是单纯的想要在上面而已……想到影主动跨坐在自己的腰上摆动更加抑制不住的颤动著。
[影……]
苍哑声轻唤,大手攀上他细瘦柔韧的腰肢。
[又大了。]似乎有些好奇,伸手握住,那涨红的东西在手中颤了颤,似乎又增大了一分,[好热,好硬。]声音带著微微的诧异和惊奇,还夹著情欲未消的娇媚,无辜的引诱著。
[呃…..影…..]
苍额上汗水潺潺,大手滑到那挺翘圆润的臀瓣上急切的揉搓著,无言的催促
[嗯…..啊…..]
[嗯……]
影腿下一软,绵绵的坐了下去,握著那东西的手也松开了,“噗哧”一声,体内的空虚被烫热硬挺填满,一插到底。
两人惊呼出声。
影喘息著倒在苍身上,从没有过的直达的深度,让他浑身发软,从没有过的美妙感觉,让人觉得安心。
苍不动了,喘息著让他躺在自己身上,按在臀部的手却没有停下动作,轻柔的搓动著。
等影按捺不住扭动身体的时候,苍抓住他的腰,坐起来靠在床头上,移动时的摩擦又让两人忍不住呻吟出声。
[苍,痒。]
影涨红了脸,微微的扭动著臀部却不得章法,无助的看著苍。
[影自己动。]
苍扶著他腰上下移动著引导,影顺著他的力道移动腰部,似乎寻到了方法,一上一下的摆动著,慢慢的加快速度。
[嗯啊……呃…..苍…..]
影快速的摆动著腰肢,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上,媚眼如丝,面若红桃,豔唇微张,白皙的身体透著淡淡的粉粉的红,妖孽横生。
[影,好乖。呃…….]
苍一边粗喘著,目光灼灼的看著在自己身上扭动的人儿,声音嘶哑得听不真切。
摆动,抽插,撞击,颤抖,粗喘,呻吟著…….
[影,谁告诉你让你在上面的?]
苍吻了吻那潋滟的唇。
[嗯…..玉颜…嗯啊…….]
果然是那家夥,哼哼……想看本座被压倒的样子…..谁知到影理解错了,没有按他的意思做,还那麽主动…….
薄唇扬起一个邪魅的笑,大手扣住细腰,挺腰撞击著那令人销魂的小穴。
[嗯嗯….苍…..嗯…..]
忽然加剧的抽插,让影惊呼出声,呻吟连连。
苍凑过头去,堵住那娇媚的唇。
室内室外,春光无限好。
一个月後的某天晚上,床上。影和苍已经回古家堡去了。
其实有些人看起来很安静乖巧,但是骨子里却是有些任性的。
这天睡到半夜,白疏影睁开有些迷茫的双眼,推了推身边熟睡的男人。古天苍睁开眼,墨黑得发蓝的眼眸丝毫没有刚睡醒时的迷茫,吻了吻他柔软的唇角,声音低沈性感,[怎麽了?]丝毫没有因半夜被弄醒而不悦,眼里尽是宠溺而温柔。
[练剑。]
影丢下两个字,径自起身穿衣,提了剑就出去了。
古天苍无奈,只好穿上衣服拿剑跟了出去。
几天过後的某天晚上,地点不变。
半夜,白疏影睁开有些迷茫的双眼,推了推身边熟睡的男人。古天苍睁开眼,墨黑得发蓝的眼眸丝毫没有刚睡醒时的迷茫,吻了吻他柔软的唇角,声音低沈性感,[怎麽了?]丝毫没有因半夜被弄醒而不悦,眼里尽是宠溺而温柔。
[饿。]
影丢下两个字,径自起身穿衣,坐在外室的桌旁,等吃的。
古天苍无奈,只好穿上衣服,换来守夜的侍女,把厨师挖了起来给白疏影做吃的。
又是几天後的某个晚上。
夜半时分,白疏影又睁开了眼,推醒了身边的人。
古天苍睁著犯困的眼,无奈而宠溺的吻了吻他唇角,声音有些嘶哑,[怎麽了?]
[夜市。]
影丢下两个字,径自起身穿衣。
苍也起身穿衣,搂著他腰,足尖轻点,陪他逛夜市去了。以他们的速度,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繁华的京都了。只是这大半夜的夜市渐渐的已经散了,只有少数的人还在活动,但是影却非常满足。
还是几天後的晚上,床。
整个古家堡都在寂静中沈睡了。
白疏影又睁开了眼,推醒了身边的人。
古天苍睁著犯困的眼,无奈而宠溺的吻了吻他唇角,声音有些嘶哑,[怎麽了?]
[交欢。]
影丢下两个字,清亮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看著他
听到这两个字,刚刚那一点疲惫都消失无踪了,目光灼热狠狠的把人压倒。
室内传出暧昧淫靡的声音,经久不散。
第二天。
赵颜颜抱著孙子,看见走进来的儿子,问道,[小影儿呢?]
[还没醒。]
赵颜颜瞄了瞄他泛黑的眼圈,语重心长的道,[苍儿啊,娘是想再要个孙子,但是也不能操之过急啊。搞坏了身体那可不好。]
古天苍嘴角抽了抽,没有说话。
宝宝三岁的时候已经长成一个粉雕玉琢的俊俏小人儿了,人见人爱。
[爹爹。].
小湛洛见到爹爹就扑到爹爹的怀里。
[洛儿。]白疏影微笑著把儿子抱起。
小湛洛在爹爹的脸上吻了吻,留下一个湿湿的口水印。如果父亲在的话,肯定不会让自己吻爹爹的,所以趁父亲不在要多吻几下,“啵、啵、啵”的又连吻了三下。小脸上竟扬起了一个邪魅的笑。
[洛儿,坏。]
看到儿子的笑,白疏影指责他。
[洛儿不坏,洛儿乖,洛儿喜欢爹爹。]
小湛洛拉著爹爹的发丝撒娇。
[影。]
小湛洛的手还没收回,就听到父亲低沈的声音,包含深情的呼唤。
[父亲。]
小湛洛悻悻的放开手中的发丝。
[洛儿,这麽大了还要爹爹抱,快下来。]
古天苍板著脸教训儿子,不给他出声的机会,将他从影的怀里抱下,放到椅子上。
我才三岁,哪里大了?还是个小孩子呢。小湛洛撇了撇小嘴,父亲就是个霸道的醋桶,连儿子的醋都要吃。哼…….
古天苍对儿子的不满视而不见,声音却软了下来,[洛儿,父亲跟爹爹要去外面走走,大概……嗯,不知道什麽时候要回来。洛儿要不要一起去?]虽然是询问的语句,但是那语气那眼神告诉小湛洛如果他答“要去”的话,父亲肯定能找到其他的理由让他去不成的。
小湛洛看了看爹爹,又看了看貌似很温柔的父亲,低垂著头,闷闷的道,[父亲,洛儿很想去,但是洛儿要在家陪奶奶玩,洛儿就不去了,等洛儿长大了再去。]
[嗯。]
古天苍满意的点点头,摸了摸儿子低垂的头。转身揽住白疏影的腰,吻了吻他光洁额,柔声道,[你看,我说洛儿是不会介意的,他已经长大了,不需要整天跟在我们身边了。我们明日就出发。]
白疏影看了看好像很委屈的儿子,犹豫著,他是很想去外面看看的,听玉颜和哥哥说外面有什麽武林大会的,还有什麽门什麽派什麽楼的,那里的人武功都很好,而且那些人都很喜欢打架,他要看看他们的武功有多厉害。其实他是不喜欢打架的,更不喜欢杀人,他只是想看看不同的武功剑式而已。白疏影犹豫了一会,觉得武功的诱惑比较大,而且洛儿真的长大了又懂事又乖,没有他在身边也会长得又聪明又高大的。
如此想著,小湛洛就被爹爹抛弃了,眼睁睁的看著爹爹冲父亲点头,[嗯,我们明天就出发。]
小湛洛耷拉著嘴角,满肚子委屈无处诉说。
[洛儿,爹爹教你练剑。]
见儿子不是很快乐的样子,白疏影出声了,这是他们两个在一起时最喜欢做的事。
果然,小湛洛一听到爹爹要教自己练剑了,小脸发出光彩,黝黑明亮的眼睛扑闪扑闪的,跳下椅子,冲过去,拉住爹爹手,[好啊,爹爹我们快走。]
某苍盯著那相握的手,眼中隐隐可以看到一种叫做“醋”的东西。

--------------------------------------------------------------
呼呼…….《影苍》终於结束了…..如果写得不好的话请亲们多多包涵……如果觉得还可以的话,请继续支持夕颜,谢谢!!!




《疏影》番外1 小恶魔扰情事(1)(H)

“小皇孙,皇上和白主子现在不方便,请小皇孙稍後再来。”

黄公公微笑的看著眼前小小年纪就已经显示出非凡气质的人儿,心中很是欣慰,这可是皇上的孙子,纳罗国的长皇孙啊,果然非同一般。

“不方便?”古湛洛骨碌碌的黑眸在泛黄的宫灯下熠熠生辉,眉眼上翘瞥了一眼那紧闭的房门,再看向笑得和善的黄公公,眨巴了一下黝黑的双眸,,很是无辜的问道,“为什麽不方便,可是,湛洛睡不著,想跟外公一起睡。”那模样,很是可怜,让人怎忍心至他的要求於不顾。

黄公公一看到他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原本微笑著的老脸马上变得苦不堪言,不认识的人还好,肯定会被他天真的样子骗了,可是黄公公是谁,是皇上最信任的公公,是被这小主子骗了无数次,捉弄了无数次的老公公一枚,一见他那样子就知道情形不妙,可毕竟人家是主子,虽然只有三岁,但也不能在他面前放肆的。

黄公公脸上的皱纹颤了颤,夹著昏黄的灯光,似乎有千言万语却不能诉说,“小皇孙,皇上和白主子已经睡著了,要不奴才带你去大皇子哪里?”

“可是,我只想跟外公睡。”古湛洛眼神更无辜了,“我不会吵醒他们的,我会很小心的。”说就往紧闭的房门走去。

“小皇孙。”黄公公忙叫住他,要是让他这样闯进去,皇上不扒了自己的皮才怪,“其实,皇上和白主子正在忙呢,小皇孙先下去休息一下,等主子门忙完了,奴才再去接你过来。”黄公公陪著小脸,小心翼翼的道。

忙什麽?古湛洛略一思索,露出一个不符年龄的诡异的笑,还没等黄公公才那抹笑中回过神来,古湛洛就如兔子一般轻灵的推开门撞了进去,徒留黄公公那张像吃了大便的老脸。

“忙什麽?本宫去帮忙。”古湛洛蹿进去的时候轻飘飘的留给黄公公一句话,这话震得黄公公脑袋空白,脸黑线。帮,帮忙?你,你去帮什麽忙啊?黄公公欲哭无泪。

到底皇上赵宇和爱人白初逸在忙些什麽呢?

明黄的床帐,摇曳的流苏。欲遮还羞,欲语不成音。薄纱朦胧,芙蓉暖帐,遮不住这一室的旖旎,满屋的激情。

宽大的龙床上,皇帝赵宇像个欲求不满的怨夫,猴急的将爱人压在明黄的床锦上,一把撕开那碍眼的衣物,“嘶啦”一声,一件名贵的进贡绸衣就这样“香消玉损”了。

“宇,你急什麽,慢点。哎呀,你,你怎麽能这样?”

白初逸看著那碎成几片可怜兮兮的被扔下床的衣服,心痛啊,这可是自己最喜欢的一件衣服,就这样被他毁了。白初逸脸上隐隐有些怒气。

赵宇没有看到他眼中的不悦,忙著在他身上开垦,模模糊糊口带怨言,“朕已经半月没碰你了。”能不急吗?明明自己心爱的人就在身边的,却被儿子跟孙子霸占著,看得到吃不到的痛苦,是个男人就不能忍受。哼哼,好不容易把他从儿子和孙子的身边抢过来了,怎麽能不抓紧时间好好享受一番,把之前的份都赚回来。

“你…..”白初逸气结,他脑子里整天就想著这个吗》哪有一个明君该有的样子,简直就是一个色欲熏心的无赖,连自己儿子和孙子的醋都要吃。

可是白初逸说了一个“你”字以後就再也说不出其他话了,到了嘴边的话都成了低缓诱人的呻吟和盛满情欲的喘息。

“啊…..嗯嗯……”

赵宇见形势可观,那人已经开始情迷了,更加卖力的在他白皙纤韧的身体上开垦。

在脖颈上和锁骨上吮吸舔弄,留下一朵朵豔红的梅花。炽热的大手抚上柔韧的腰肢,几句情色的搓揉,按抚,撩拨。身下被勾起情欲的身子,不停的随著他的动作轻颤软化,赵宇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城地香江09月29日被沪股通减持17.06万股城地香江10月20日被沪股通减持3.52万股城地香江10月08日获沪股通增持31.69万股俄克拉荷马州 从芝加哥开车到俄克拉荷马州要几个小时?b股开户 我要炒B股,请问开户需要什么程序工商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有什么基本业务开源控股 中国哪些行业被外资垄断车身广告 什么是车身广告工行基金定投推荐 工行的哪个基金定投比较好高瓴资本 高瓴资本股票代码ST皇台 请教各位大神,因写论文要急用!1,如何查找某年被ST的股票。2,或者请各位大神告诉我2009年或者2010年量化金融分析师 量化招聘 | 量化分析师-风险量化模型开发-底薪25-40万 奖金 期权-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