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疏影在天苍 > 第28页

第28页

书籍名:《疏影在天苍》    作者:独舞夕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众人不出声,愣愣的看著两人。寂静的室内只有唇舌碰撞出来的暧昧而黏腻的“啧啧”声。
良久。
[嗯……呃…..]
白疏影手放在肚子上,痛苦的呻吟出声。
[影…….]
古天苍慌忙放开他的唇,手足无措。
[影儿。]
白初逸从愣窘中回过神来,冲过去,拉住他的手把脉,[没事的,影儿,爹爹在这里呢。]摸摸他苍白的脸,安慰道。
[爹爹。]
[嗯,爹爹在,没事的。]
白疏影苍白著脸点头。
江玉颜吩咐身旁的宫女准备热水和洁净的布巾等物品才过去帮忙。
赵颜颜知道自己帮不上忙,在一旁焦急的看著,指甲陷进丈夫的手心都没有察觉。
赵宇站在一旁,手足无措。
白初逸让古天苍上床坐著让白疏影靠在他怀里,看著他不让他咬伤自己。
古天苍苍白著脸上了床,小心翼翼的将人搂进怀里,一手握紧他的手,一手擦著他额上不断冒出的汗。
白初逸让古天苍把他裹得严严的裘衣脱了,留下内衬个秋衣,自己则把他的裤子褪了下来。
分开他的腿,摸了摸不断蠕动的肚子,赵宇上前帮他擦了额头上的汗,就退到一边去了。
江玉颜在一旁打下手。
[嗯……]
白疏影终於忍不住腹中的绞痛,低低的呻吟出声。下意识的咬住嘴唇。
[影,不要咬嘴唇,咬我的手。]
把颤抖的手放到他嘴里。
白疏影轻轻的咬著,没有用力。
等羊水破,白初逸就开始推揉他的腹部。
[影儿,现在爹爹要摸摸小宝宝,有点痛,你忍忍。]
说完咬著牙,伸手压了上去。
[啊…….嗯……..]
[影……]
[小影儿……]
古天苍和赵颜颜同时惊叫出声。
双脚微颤,腰部挺起又迅速落下,口腔里有淡淡的血腥味,汗水粘湿了额间的发丝,眼神迷蒙,仰头努力张开双眼让视线更清晰些,映入眼帘的是那张熟悉的脸,不过那种天性的冰冷霸气已经不在,而是无措慌乱,那双黝黑锐利的眼里溢满了担忧心痛。
[苍。]
白疏影将他流著血的手掌拉离自己的口,喘息著唤他。
[影……影…….]
古天苍颤抖著轻抚他的泛白的脸,低头对上他的眼,让他能更方便的看到自己。他是个冷酷寡情的人,杀人,鲜血,他见得多了。但是,现在,他却不敢将目光放到他的下体,那掺杂著鲜血的液体,是那麽触目惊心,一看就让他的心颤抖个不停,再也不敢看第二次了。
[影儿,不要停,再用一次力。]
白初逸在旁边鼓励。
[小影儿加油,宝宝就要出来了。]
江玉颜也给他鼓劲。
旁边不愿出房间去等的赵颜颜和赵宇也出声鼓励,不过两人都带了点颤音,似乎比本人更加紧张。
古冷凡在一旁静静的任妻子攥著自己的手,面无表情,不说话,不过仔细看的话可以在眉宇间找到一丝丝担忧。
白疏影听到爹爹的话了,一边用力,一边看著古天苍,也不愿再咬他的手,微张著唇喘息。
[嗯啊…..苍……生了宝宝後,嗯….影要苍陪练武。]
白疏影一边痛苦的低吟著一边向古天苍提出要求。
[好,好。苍陪影练武,天天陪。]
古天苍吻住他额上的汗,郑重的承诺。
[要…嗯….要看秘笈。]
他还没忘记他整天盯著自己,只要一到一个时辰就将自己手中的书拿走,不让自己看。
古天苍犹豫了一瞬,听到他低低的痛吟声,马上答道,[是,你要看多久都行。]
白疏影抿著嘴笑了笑,但是笑容却被一阵剧痛截住了。
[啊…..嗯…..]
[影儿,看到宝宝的头了,再用力,很快就要出来了。]
白初逸脸色苍白,胸口闷闷的,血腥味让他胃中翻腾,头也昏眩起来,但是影儿还没有生呢,他可不能倒下,强忍著鼓励床上的人。
旁边的人屏住呼吸,两眼发直,绷著身体直挺挺的站著。
[影……]
古天苍不断的吻著他因痛苦而汗湿泛白的脸,颤声唤他。
[苍,交欢……嗯…….影要在上面。]
古天苍愣住了,停下嘴上的动作,嘴唇贴在他的右脸上。
众人石化了,小影儿果然与众不同,这种时候还不忘了自己今後的“性”福。
[苍…….啊……..]
白疏影尖叫一声,腰身上抬又缓缓的倒回古天苍的怀中。
[好,苍让影在上面。]
那拔高的痛呼声让古天苍一震,承诺脱口而出。
[啊……]
赵颜颜昏倒在丈夫的怀里。
[初逸。]
赵宇疾呼一声,接住软软倒下的白初逸。
[哇哇…….]
婴儿响亮的声音回荡在乱成一锅粥的房间里。
[影儿,哥哥来了。]
赵景尘一身淡紫锦衣风尘仆仆的冲了进来,刚进门就听到此起彼伏的叫声杂著婴儿的哭声。生了?怎麽这麽快…..他,才刚刚得知消息赶过来啊。
古天苍大声承诺完将软绵绵的倒在自己怀中的人搂住,见他闭上了眼,忙轻拍著他苍白的脸,焦急的唤道,[影,影,你怎麽了?快睁开眼。]
白疏影长长的挂著水珠的睫毛颤了颤,努力的张开眼,对他淡淡一笑,[苍,我,我没事。只是有些累。]说完就晕了过去。
[影,影,你怎麽了?]
古天苍慌慌张张的唤道。
江玉颜看著房中乱糟糟的情况,满脸铁青。抱起婴儿交到一旁的嬷嬷手中,让她给孩子洗澡。没好气的冲古天苍喊,[别叫了,只是累了晕过去而已,鬼叫什麽。]
圣医美人发火了,古天苍放心的闭了嘴。
江玉颜帮白疏影处理了下体的裂伤,让宫女换上干净的床单,让古天苍帮白疏影擦了身换上干净的衣服,把人放到床上躺好。
做完这些走过去帮白初逸把脉。
古冷凡已经抱著赵颜颜回自己的房间了。
赵宇接住白初逸後就将他放到一旁平时给白疏影准备的暖融融的大躺椅上,让宫女拧了热布巾帮他擦拭额头上的汗。
见江玉颜空下来了,忙唤道,[江圣医,快过来帮初逸看一看,他身体一向都很好的,不至於累倒的啊。快看看他到底怎麽了?]
[皇上别急,让我看看。]
江玉颜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帮他把脉,很快就把手收回来了。随身摸出一瓶药,交到赵宇手中,笑眯眯的对赵宇道,[先给他吃一颗。]
赵宇接过药,见他笑得古怪,犹豫了一下,就倒出药丸喂白初逸吃了一颗。望著江玉颜问道,[他,到底怎麽了?有没有事?]
江玉颜又暧昧的笑了笑,[呵呵……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皇上又要做父亲了。]
[什麽?你,你是说…..初逸,他,他…….]
赵宇激动的吻了吻白初逸苍白的唇,随即想到影儿刚才生产时所受的那种痛,又担忧的皱起了眉,虽然他很高兴又快有自己跟初逸的孩子了,但同时又不想他受苦。又想到他生影儿那时自己不在他身边,不知他心中有多苦,种种情绪参杂著,更加懊恼自己当初的做法。以後,一定不会让他受苦了。
[嗯,他有了一个月身孕了。]
江玉颜含笑道。以白初逸的医术若是平时,他定会擦觉自己身体的变化的,可是白疏影就要临盆了,担忧之下就没有注意自己的身体情况了。
[什麽?谁,谁怀孕了。]
赵景尘一进到房中见乱糟糟的,自己根本就插不上手,见嬷嬷抱著侄子去洗澡了,就蹲在一旁看。
那有些皱皱的小脸,黝黑的发丝,紧闭的小眼,挺直的小小的鼻子,粉嫩的小小的嘴唇,小小的软软的身子,小小的胳膊和腿,小小的粉粉的软软的一个小人儿,可爱得要命。

--------------------------------------------
呼呼………
小影儿终於生了,宝宝真可爱!
夕颜忍不住吻了又吻,羞……
嘿嘿……原来爹爹也怀孕了!
爹爹表打夕颜啊……..
嗷嗷…………….




48、我也要生一个

赵景尘在一旁不时的伸手轻轻的戳戳孩子的小脸,小胳膊小腿,爱不释手。
等嬷嬷洗完了,把小人儿裹好了,他就笨手笨脚的要把小侄子抱在怀里,逗弄著了,看到他张开水灵灵的眼睛好奇的看著自己,更是惊奇欢喜的在他的小脸上“啵”了一口。当听到江玉颜说怀孕了,就忙抱著小人儿从屏风後走出,见父皇一脸又喜又忧的看著躺椅上昏迷的男子,出口问道。
[白前辈。]江玉颜指指白初逸,对赵景尘道,[皇子殿下,你很快就又有一个弟弟或妹妹了。]
[真的?]赵景尘欢喜的又在小侄子的脸上“啵”了一口,咧著嘴,[再多几个弟弟妹妹也没关系。]要是其中有一个有点野心想要当皇帝就好了,赵景尘幻想著随即感慨道,[宝宝就快要有小皇叔了,呵呵。]
[哎呀,真可爱。]
江玉颜用修长白皙的手拨弄孩子的小手,小家夥眨眨黝黑明亮的眼,竟然冲他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惹得江大美男出声惊叹。
[那当然,这可是本宫的侄子,能不可爱吗?你看那小脸,那小鼻子,还有那粉嫩的唇瓣…..哎呀,真是可爱得要命。]
赵景尘满脸骄傲。
[是啊,真可爱,给我摸摸。]
[你别弄哭他。]
[你看他多乖,哪会哭。你看他笑了,哎呀,小酒窝真可爱。]
[不行我也要生一个。]
[我也要生一个。]
[你能生吗?]
[呃…….你能吗?]
[哦……你的那个能生吗?]
[啊……不知道。你的那个呢?]
[唉…..我也不知道。]
[………..]
[………..]
一个时辰後白初逸就醒了,得知自己怀孕了,有些不相信,给自己把了脉,确认过後,一句话也不说,脸上也是淡淡的看不出什麽情绪,起身就要往外走。
[初逸,初逸你不高兴吗?你要去哪里?]
赵宇忙搂住他腰不让他走。
白初逸回头看他,覆住他的手,[我没事,我要去看看影儿。]
[影儿睡著了,宝宝有嬷嬷和尘儿照顾。你累了,先休息一下,等影儿醒了你再去看他。]
赵宇恳求的看著他,伸手摸了摸他平坦的小腹。
白初逸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叫他晚上节制一点,可是每次,不把自己做到直不起腰就不会罢休。现在好了,孙子都有了还怀孕,不让人家笑掉大牙才怪。
[初逸,不想有朕的孩子吗?]
赵宇小心翼翼的看著他,生怕他说不喜欢。
[谁叫你每天晚上都那麽放肆的,都一把年纪了,孙子都有了,还怀孕,你不知羞,我还要面子呢?]
白初逸难得的露出这样别扭的神情。
赵宇见他不是生气,更贴近的搂著他,典著脸道,[我们哪里老,朕才三十八,你才三十六,正直壮年,哪里老了。是他们羡慕朕的精力好才是,有什麽好羞的。再说了,朕的孩子,应该普天同庆的,有谁敢笑。]说著说著就一脸倨傲的神色了。
[就你脸皮最厚,歪理最多。]
白初逸软化了,他本来就不是真的生气,怀都怀了他还能怎麽样?
[是,是朕的脸皮比墙壁还厚,歪理比海水还多。]赵宇脸都不红,微笑著吻了吻他的唇,[我们回去,你再躺下来休息一会。]
赵颜颜比白初逸还要早醒,她这完全是惊吓担忧过度而昏的,根本就没事。一醒来就蹦躂著要去看产夫了,可惜产夫睡著了,只好转移阵地去看自己的宝贝孙子了。
赵景尘和江玉颜还在围著小人儿转,现在又多了个赵颜颜,刚出生的小婴儿不得安宁,最後小家夥干脆闭上眼,甜甜的睡过去了,害那三人悻悻的都不敢出声,但还不愿走,在一旁傻傻的看著。
半个月後,逸仙宫,床上。
[苍。]
某影,清亮的声音。
[嗯。]某苍,温柔低沈的声音,[怎麽了,睡不著吗?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某苍有些紧张了。
[不是。]某影在他的胸口处摇头,白皙修长的手伸进他的衣内,在胸膛处乱摸,声音低低的,带著无言的诱惑,[苍。]
某苍浑身僵硬,忙抓住他的手,哑声道,[影,你那里还没好呢,再等等,好了以後苍一定给你。]
[好了,不痛了。]
白疏影不以为意,小手挣动著又想要开始乱摸了。
古天苍暗暗运功,压住体内的欲火,哑声再劝道,[不痛是不痛了,但是还没好完呢。还不能做,不然又会伤到的。]吻了吻他的眼,柔声道,[乖,睡吧,下次苍一定答应你。]
白疏影恋恋不舍的看了看他,低低的“嗯”了一声,双手抱著他的腰,脸颊在他的胸口蹭了蹭就没动静了。
古天苍低头看著怀中很快就睡著的人儿,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又爱怜的吻了吻他的额头,闭上双眼,希望能尽快入睡。
小宝宝叫古湛洛,是古天苍取的名,众人问是何意义或者是出自於哪个名家的名句?
古天苍冷硬硬的丢下一句话,[本座喜欢,影喜欢。]
宝宝是他跟影的儿子,只要他们两个喜欢就好,管他是什麽意思出自哪句名言。
众人被他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宝宝的名字就这样定了,就因为古湛洛是爹爹和父亲喜欢的名字。
江玉颜和赵景尘都去忙自己的事了(至於什麽事,夕颜在这里就不用说了,大家都知道的吧),只剩下赵颜颜,白初逸和赵宇抢小湛洛了。不过通常都是赵颜颜取胜的。因为赵颜颜通常都会语气关心的对白初逸道,[亲家,你现在身子不同以往,不能过於操劳,小湛洛还是我来照顾吧。]
弄得白初逸都不知道该怎麽答她,加上自己是个男子,怎麽好意思跟女子计较,跟女子抢呢。只好红著脸应声,感谢她的关心。
赵宇是站在白初逸这边的,自己也想抱可爱的孙子,但同时又怕白初逸累到了,所以也就不再跟赵颜颜抢了。
不过白疏影一来,想要抱宝宝的时候,赵颜颜就会乖乖的把他放到他怀里,还细心的教他怎麽抱,从来都不跟他抢。
继那晚小影儿求欢不成的五天後。
晚上,逸仙宫,床上。
[玉颜说已经好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北方资本净卖出25.72亿股,买入13.78亿股伊利股份。GDP十强城市能耗报告:上海、江苏、重庆用电量位居前三,北京、深圳、武汉每千瓦时GDP产出最高。生鸡蛋赛道升温。产业供应链亟待升级。中安科技国际和蒙泰人寿共同进入泰国保险市场。比亚迪王传福:我们的年度愿景成为了当前的出路。11月上海中国零售博览会“新消费升级”的多重亮点释放出新活力。当核心缺失:福特日产等四家车企宣布将在10月减产。alte 8亿元增资,本田、摩根等11家投资者成功配股。丰田参与大规模召回的市场份额将“悄然流失”。公用事业行业周报:聚焦高景气板块。2021年有色金属行业稀土总量控制指标点评:稀土总量指标有序增长集中在北方稀土。化工周刊:板块内部表现将分化,继续关注新能源上游化工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