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疏影在天苍 > 第27页

第27页

书籍名:《疏影在天苍》    作者:独舞夕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自从四十年前族长娶了那个男子後,才允许定下规矩,只要是能通过族长设下的考验就能出谷去。到谷外寻找自己的幸福或者看看外面的风光领略不同的风土人情。但是取得出谷资格後,必需向月神发誓绝不将司月族的所在地告诉任何人,不然必定会受到惩罚。他们族长可是很厉害的,族里的人都敬畏他,谁都不敢违背誓言的。他就是经过考验後才出谷的。
江玉颜听了有些难以置信,但是事实都摆在眼前了,就不得不相信了,虽然没有了可以生子的药,让他感到有些遗憾,不能让某人怀自己的孩子。但是跟白初逸畅谈了一个早上的医术,有了很多的收获,对白初逸更加敬佩了,跟白初逸聊过後,他这个纳罗国第一圣医自愿退居第二了,毫无怨言。直到赵宇来赶人了,他都不愿意走,最後赵宇不顾他在场要上演活春宫了,为了避免过多的刺激自己脆弱的心灵,才恋恋不舍的走了。
赵颜颜一收到儿子的信就仰天长笑三声,收拾衣物拉上古冷凡打算进宫常住了。
木玄哀嚎,古家堡的当家都走了,剩下他们这些做属下的在这里操劳,想要累死他们啊。杨凌霄什麽话也没说,看著他们远去的背影,转身回去干活去了。既然堡主让他们留在堡里处理事务,那麽他们就应该努力去做,这是他们的职责,有什麽好抱怨的。
纳罗国的初冬已是很寒冷的了,白疏影住的逸仙宫内却是暖融融的,龙涎香嫋嫋濯濯,飘荡在室内。
[影,不能再看了。]古天苍把他手中的书拿走放到一旁,吻了吻他因为不满而有些噘起的唇瓣,[看太久了对眼睛不好,对宝宝也不好。]
白疏影看著他,知道他是为自己好,也就不再生气了。
古天苍天天守在白疏影身边,但是白疏影还是被一堆不死心的人缠著,那些人知道影喜欢武功秘笈後就想方设法的找来各种各样的武功秘笈贿赂白疏影,让他答应他们各种各样奇怪的条件,那些人当中包括他那位令人头痛的娘。
皇帝赵宇最长提的要求是,让影去他爹爹那给他说情,让白初逸原谅他,原因多半是皇帝又精虫冲脑了,毫不节制的把白初逸做得下不了床了。
江玉颜的要求是,叫影在君如岚面前说说好话,因为他不小心(夕颜:某人撒谎,明明是存心的。 江美男:怒…….)对某人下了….咳…..有些猛的春药,将人家吃干抹净了,现在人家生气不理他了,他想要讨好人家,所以就派白疏影去当说客了。
赵景尘的要求是,要白疏影叫古天苍帮他处理政事,让他好偷空去古家堡诱拐某人。
赵颜颜的要求则是多种多样的,比如,要古天苍抱著她撒娇,满足她一直以来做娘的愿望。这时古天苍的脸色是又青又白又黑的。再比如,要看白疏影和古天苍的现场吻秀,说是看两个这麽俊的孩子在一起接吻是一种享受。这时,古天苍的脸也是五颜六色的,而白疏影则丝毫不犹豫,攀上古天苍的脖子,送上红唇,激烈的热吻起来。看到赵颜颜直拍手叫好。
[饿吗?]古天苍搂著他,伸手抚摸他那又隆起不少的腹部。
[饿。]白疏影点了点头。
古天苍刚想唤人送餐来,外面就传来他最不想听到的声音了。
[影儿。]
赵景尘一把把门推开,手中拿著一本小册子,无比兴奋的冲了进来。
[哥哥。]
白疏影盯著他手中的册子看。
[你看哥哥给你带什麽好东西来了。]
赵景尘不顾古天苍吃人的目光,挨近白疏影献宝似的把手中的册子递到白疏影手中。
白疏影微笑著接过了。
[赵景尘。]
古天苍声音冰寒。他好不容易才哄得影把书放下的,他竟然又拿书来引诱他。
赵景尘缩了缩肩膀,顶著压力,拉住白疏影的手,[影儿,记得帮哥哥的忙哦。跟以前一样,知道吗?]
白疏影看了看满脸寒霜的苍,知道他不会生自己的气,朝赵景尘点了点头。
古天苍气得脸都绿了。
赵景尘迅速的在白疏影的脸上印下一吻,[影儿真好。]在古天苍的咆哮声中成功的逃走了。
[以後不准让苍意外的人吻影,即使是脸颊也不行,知道吗?]
某人吃酸了。
[嗯。只能苍吻。]
白疏影乖乖的点头,手中翻书的动作却不停。
[影,真乖。]
某人趁机偷了个热吻。

-----------------------------------------------
他总说他的毛衣会被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穿走,那个人就是他的男朋友。
                        -----网文




46、偷窥

[苍。]
白疏影抬头看著闭著眼的古天苍。
[嗯。]古天苍睁开眼看著怀中人,[不困?]吻了吻他狭长明亮的凤眸。
白疏影眨眨明亮的眼,一点困意都没有,白皙修长的手在被窝里伸进古天苍衣内,在他结实光滑的胸膛上抚摸,手指好奇的按压揉捏著无意中碰到的小突起。
[影……..]
古天苍声音沙哑,想要抓住他乱摸的手,但又怕他怀疑自己不喜欢他了,一股股热气冲上头脑,涨红了那张冰冷的脸。
[苍,想要,交欢。]
白疏影明亮的眼中蒙上一层迷离的色彩,凑唇上去吻上他的薄唇。
天,这到底是谁教他的,交欢?哦……直白得让人毫无抵抗力。
古天苍懊恼的低吼一声,吻住那磨人的唇瓣。
逸仙宫的主房内萦绕著令人血脉奋胀的的声音。
[哎呀,小影儿真是主动。]赵颜颜脸贴到琉璃瓦上,美眸熠熠生辉,无意识的吸了吸口水。
古冷凡岿然站立,面无表情,冷若冰霜,对妻子的话不置一词。
[哇,苍儿的吻功不错啊。]赵颜颜瞪大双眼,[哇,小影儿身材好好啊!]原本压低的声音不小心高了上来,连忙捂住了嘴,随即又控制不住遗憾的抱怨,[苍儿真坏,人家还没看清楚呢,盖什麽被子啊,在被子里面做,闷坏了怎麽办。]
古冷凡嘴角动了动,又恢复硬冷的线条。
[开始了,开始了。哎呀,活春宫就是比那些没生气的图好看。]
一绝色容颜上露出色狼的表情,两眼放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光芒。
[小声点,那两人的武功可是厉害得很的,被发现了就没得看了。]
赵景尘瞥了他一眼就将目光调回到屋内,被这麽早发现可不好,他还要看看小影儿是怎麽对付那个冷冰冰的古天苍的呢,能让他那麽听话。要是能学两招,嘿嘿……..到时候自己就可以………
[你说,为什麽每次都是小影儿在下面啊。好想看看小影儿发威的样子哦。]某美男幻想起来,[改天找个机会教教他,让他把古天苍压住。嘿嘿……那时古天苍的脸色定会很精彩的。]
[哦。这个主意不错。]
某人极其赞同。
砰砰……..
唉哟……..
啊…………
有什麽东西掉到地上了,随後是哀叫声。
那声“啊”是赵颜颜发出的,不是惊慌的叫声,而是不满的声音。
古冷凡一直在想儿子到底能忍到什麽时候,以儿子的功力,他们一到这里的时候他就已经发觉了的,只是他不出声而已,这次忍得比较久一点。还好他早有准备,不然儿子是连亲娘都不会手下留情的,不把她打落屋顶才怪。
古冷凡搂著不停挣扎抱怨的妻子,脚尖轻点,飘飘然的走了。
[苍?]
白疏影双颊绯红,如花的唇瓣微微的张合喘息著,疑惑的看著一脸冰霜的古天苍。他也知道娘,哥哥,玉颜在屋顶上看他们的,但是他并不在意,他不知道苍为什麽会这麽生气。
[没事。]
古天苍脸上的寒冰褪去,眼神灼热,低头吻住他。
屋内又荡漾起暧昧的喘息呻吟肉体撞击发出的黏腻的水声。
锦帐摇曳,芙蓉春光暖。
赵宇为了讨好白初逸不顾满朝大臣的反对把後宫遣散了,其实他一点都不委屈,他对後宫的那些女子都不感兴趣,遣散了他还乐得轻松。他想要封白初逸为後,被白初逸一个淡淡的眼神一句淡淡的话语给堵回去了。
白初逸目光幽幽的看著他,说道,[原来你一直都把我当女子看待。]虽然是极淡的语气,但是却把赵宇吓得心惊胆颤。
赵宇忙道,[没,我从来都没这麽想过,我知道你是个男子,而且是一个很强的男子。我只是想要,想要用这个,让你永远留在我身边而已。我怕…….]他怕他又会一声不哼的走了,一走就是十几年,他们可没有多少个十几年可以等待的了。所以他想要用这个责任把他绑在身边。
白初逸轻叹一口气,明眸中有著坚定的柔情,那温润如潭的清辉,仿佛能将人溺毙,[我相信你,我不会再离开了。皇後什麽的就免了,我不要那些虚名。]
虽然白初逸不肯挂上那个名分,但是在赵宇的大肆宣扬下,纳罗国的国民都知道他们的国君爱的是一个男子而那个男子是神一般的人,不但长得飘逸如仙,而且还能以男子之身生育。十七年前他已经给皇上生了个儿子了。一时之间街头巷尾,酒楼茶肆,谈论的都是这个话题。有人对男子生子一事抱怀疑的态度,对皇帝遣散後宫只为了跟一个男子在一起的做法很是不予赞同,但大多数人都相信这是真的,想要一睹那个神仙一般的人的风采,而那些人暗中已经将他传成纳罗国的皇後了,即使是个男的。
白初逸懊恼,即使他不承认,但是赵宇的种种做法,在人们的心中他就已经是皇後了。因此赵宇又被冷落了几天,而白疏影又多了两本武功秘笈。
冬雪初溶,空气中飘荡著冷冽的气息,比下雪的时候还要寒上几分。
逸仙宫的院子里,梅花已经谢了,不知名的藤蔓仿佛不知道这初春的寒,密密的冒出鲜嫩翠绿的芽苞,活泼欢快。
[影。]古天苍一进门就看到那个裹著白裘的人儿,不顾已经八个多月大的肚子,手里拿著把剑,挺直腰杆站在院子里的那一架藤蔓前,目光清明纯净。古天苍皱了皱眉,还好只是拿剑站著而已,要是他舞起剑来……..心中一寒,掠过去把裹得严实的人抱在怀里,顺手拿走他手中的剑交给站在一旁满脸苦楚的宫女。
旁边四个宫女太监低垂著头,不敢出声,这个二皇子没有什麽不好的,不多话,要求不多,从来都会差使藤蔓做事情,只要尽责的跟他身边就好了,但是跟在他身边也不是那麽容易的事,单说这一样就够头痛的了。二皇子对武功极其热爱,即使现在因为怀孕不能舞刀弄枪的,但是他还是每天趁古堡主和皇後(私下叫的)不在的时候就拿著剑站在院子里,直挺挺的,也不会受到那个大肚子的影响。她们劝过几次了,但是每次都无疾而终,虽然他不会凶人,但是他很任性,只有古堡主和皇後的话他才听,其他人,即使是皇上的话,只要他不愿,理都不理皇上。
宫女太监们一见古天苍进来就暗暗松了口气,见古天苍将剑拿走了,就忙移步上前恭敬的接过。
[苍。]
白疏影转过身,顺从的让他把手中的剑拿走,将冰凉的手伸进他的衣襟中取暖,脸颊在他的脖颈处蹭了蹭。
本来想要说他几句的,但是一看到他这麽顺从讨好的样子,就什麽责备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只好将他搂紧,轻易的将人横抱起来。
[外面冷,我们进屋去。]
低头吻了吻那双无辜的带点小小得意的笑意的眼。
将人放到椅子上坐下,拿下他的手在捂在手里搓了搓,接过宫女递上来的冒著热气的参茶凑到他的嘴边让他喝了几口。
[还冷吗?]
见他白皙的脸上有了些红晕,把茶杯放到矮桌上。
[不冷。]
白疏影说完,忽然皱了皱眉,似乎是不舒服的样子。
[怎麽了?哪里不舒服?]
古天苍忙拉住他的手问。
白疏影不出声,眉头皱得更紧了,额上冒出细小的汗珠。
[影快告诉我,哪里不舒服?]古天苍帮他擦了擦额头的汗,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麽,看看他隆起的肚子,想要摸上去,却又不敢,只能握紧他的手,颤抖著声音问,[是不是肚子痛?]
[嗯……..]
白疏影苍白著小脸,点了点头。
[还不快去请皇後和江圣医来。]
古天苍冲一旁傻愣住的宫女太监寒声怒吼。
[是,是。]
宫女太监醒悟过来,急急忙忙的奔了出去。
[影,没事的,有苍在呢。等一下爹爹就来了,没事的。]
颤著手把人抱到床上,一边说著话,不知道是安慰怀中的人儿还是在安慰自己。
[苍。]
白疏影声音虚弱,紧紧的拉著他的手。
[很痛吗?]
古天苍一边帮他擦汗,一边想要伸手帮他揉肚子,却又不敢下手,脸色不比白疏影好。
[痛。]
[忍一下,爹爹很快就来了,爹爹来了就没事了。]
低头吻他的额头,他的鼻尖,脸颊,唇角。
白疏影蹙著眉头,小脸皱在一起,也不呻吟出声,似乎那些细碎的吻很有魔力,肚子没有那麽痛了。他微微侧头,让原本落在唇角的吻印在唇上。
古天苍愣了一下,随即像是感受到他的需求,牢牢的吻住了,辗转舔舐。
[嗯…….]
激烈的唇舌相交,让他忘了腹中的疼痛。积极的回应著。
古天苍一边吻他,一边注意著他的神色,见他似乎很投入,脸上的表情也没有那麽痛苦了,吻得更加激烈缠绵。
------------------------------------------------------
长久之後,我单独一个人的时候,就不知道春夏秋冬的轮回,
不知道冷,不知道热,不知道一切的一切。
我要忘掉我自己了。
               -------网文




47、要在上面

[影儿。]
[小影儿。]
………….
…………
一干人等火急火燎的冲进来,刚出声就被眼前撩火的场面给咽住了。不是要生了吗,怎麽两人却在激烈的拥吻,而且,似乎有更进一步的趋势。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殷诚国际控股(01902.HK)前9个月合同销售总额达213.33亿元,同比增长77.34%。附属气味困扰着人们,经常被报道。鲁抗制药计划全资拥有它。福特-150闪电号将在海外开放预订。君信环保已经走向创业板,90%以上的营收来自前两大客户。特斯拉:中国超级工厂14亿美元贷款提前还清。支付方式 常见的移动支付方式有哪些课外活动 什么是最好的课外活动?恒逸石化:“恒逸转债”三季度转股5196股。touch5 ipod touch5现在最高是什么版本松辽汽车 汽车股票有哪些房屋产权 房屋产权要怎么处理?电压力锅 高压锅和电压力锅有什么区别?那种更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