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疏影在天苍 > 第26页

第26页

书籍名:《疏影在天苍》    作者:独舞夕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古天苍,你要干什麽?]
赵宇看著面前满脸冰霜的人,想到要将才刚相认的宝贝儿子交给他,真的是不甘心。要不是怕初逸生气,哼哼…….
[天苍见过皇上。]嘴上是这麽说,可是丝毫没有把皇上放在眼里,还是那麽直挺挺的站著,冷著脸,语气冰寒,[影在哪?]
[你还有脸问他在哪?你知不知道你害他吃不下饭睡不著觉的,而且一吃就吐,瘦得……..一看就叫人心痛。]赵宇狠狠的指责他。
古天苍脸色更加难看,冰冻千尺,声音凛冽,[告诉我他在哪?]
[你…….]赵宇见他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气得说不出话来,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胸中的怒气,他知道古家男人的脾性,只好忍了,[影儿睡著了,你不要去打扰他。]眼神瞬间变得凌厉,霸主的气势又回来了,[他是朕的儿子,要是你再敢伤他一分一毫,我绝不会放过你。即使你是古家堡堡主。]
古天苍定定的看了他一会,缓缓的开口,语气里没有了寒冰,[影是我的人,我不会让他受到丝毫的伤害的。]
赵宇哼了一声。
赵宇将他带到白疏影住的那间房里。
两人在白疏影住的那间房的外室里坐著,偶尔大眼瞪小眼,更多是时间是看著内室的方向,目光灼灼。
一个时辰後,内室传来细小的声音。
两人活的站了起来,风一般的刮了进去。
白初逸披了衣服,正想下床,一抬头就看到两个男人奔了进来。
[初逸。]
赵宇见他只著了内衬,清逸的脸上因刚刚醒来还带著些迷茫的神色,无比的诱人。赵宇眸光大盛,哑声喊了一声奔过去把他搂在怀里。
白初逸红著脸挣了挣,见他没有松手的意思就懒得理他了,看向一旁神色有些焦急的看著他们的古天苍,[古天苍?]
[是。]
白初逸还想说什麽,那边床上刚刚醒来的白疏影听到古天苍的声音,撩开床帐,惊喜的喊了一声,[苍。]
[影。]话音未落,古天苍就闪到床边在床沿上坐了下来,捧著白疏影的脸,目光灼灼,看到那消瘦的容颜,心痛的道,[对不起,影。]
白初逸看了他们一眼,拉著正在兀自高兴的赵宇退了出去。
[苍,你不要我了吗?]
白疏影澄澈清明的凤眸中染上哀愁,一眨不眨的看著古天苍。
[要。苍怎麽会不要影呢?影是苍的,苍也是影的,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古天苍低头吻了吻他的眼,保证道。
[真的吗?]
[嗯。]古天苍不给他说话的机会,顺著他的额头一路轻吻而下,最後吻住那两片微凉的唇。
[苍。]
白疏影顺从的微仰起头,伸手搂住他的脖颈。
轻柔缓慢的摩擦,直到唇瓣变得炽热,伸出舌头舔了一遍,然後撬开湿润的唇瓣,牙关,舌头灵活的滑进熟悉的口腔。
如鱼得水。
温柔的舔舐渐渐变得火热激烈起来。
[嗯啊……..]
舌尖顶到上颚敏感脆弱的黏膜,一阵酥麻袭击而来,白疏影腰下一麻,不禁呻吟出声。
古天苍搂紧他腰,忽然间感受到贴紧著自己腹部的凸起,想到他已经有了六个月的身孕了,忙松开他的唇,喘息著抵著他的额头,声音暗哑,[喜欢吗?]
白疏影双颊绯红,双唇潋滟,双眸迷茫水润,呼吸不稳的看著他,[喜欢。]说著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薄唇。
古天苍惊喘一声,努力压制住下腹乱串的火种,压抑著声音,[苍也喜欢。]伸手下去隔著薄薄的衣料抚摸著他隆起的小腹,[苍也喜欢宝宝。]
[真的?]白疏影眼中露出喜悦的神色,他还以为苍不喜欢宝宝呢,所以才没有将宝宝的事告诉他的。
[真的。宝宝是苍跟影儿两个人的。]
[苍。]白疏影娇喘一声,感到一股热气顺著苍放在腹部的手熊熊升起,腿间某个部位又涨又痛,拉著古天苍的手放到上面,迷茫的看著他,[痛。]他还记得爹爹在睡前给自己看的那些合欢图,他想苍像书上画的那样对他,因为这样他就知道苍是喜欢自己的。
古天苍喘息粗重起来,放在他腿间的手感受到那硬热的部位,僵直著不敢乱动。咬了咬牙将手收了回来。
[苍?]白疏影露出受伤的神情。为什麽苍不肯做,难道他是不喜欢自己的,但,刚刚他还说喜欢自己呢。
古天苍吻了吻他的额头,解释道,[现在不能做,会伤到宝宝的,]
[真的吗?]白疏影还是有些不情愿,抿了抿唇,[可是,那里好热好痛。苍,你帮我摸摸。]那次苍也帮自己摸了,宝宝都没事。
古天苍看著他嫣红的脸,水润的唇,渴求的眼,兀自痛苦的挣扎著,但是某个部分似乎想要跟他作对似的,瞬间涨挺起来,顶在他隆起的小腹部。
[苍也痛?]白疏影好奇的伸手下去覆上那个肿胀的部位。
[影…….]古天苍痛苦难耐抓住那只好奇的小手,冷汗顺著额际往下流。
天?为什麽他的爱人要这麽单纯好奇?
[小心点,不要压到孩子就可以了。]
屋顶上传来白初逸的声音,然後“啪”的一声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跌落在被褥上,古天苍捡起来看了一眼,扬声道,[谢谢。爹。]
[赵宇,你干什麽?]屋顶上又传出白初逸有些懊恼的声音。
[初逸…….]某人声音暗哑的,满含情欲的轻唤。
[你……嗯……..]
然後是一阵风掠过衣袂的声音,最後一切都恢复平静。
[爹爹?]白疏影疑惑的看著古天苍,不知道他为什麽这麽叫爹爹。
古天苍嘴角上翘,冰冷强硬的唇线变得柔和起来,[影的就是苍的,所以苍当然要叫爹爹罗。]
[哦。]某人真的很好拐。
古天苍黑眸深沈,抱著他缓缓放倒在床上,随即跟著覆了上去。
又是一阵唇舌勾缠。
吻渐渐的往下,下巴,脖颈,在脖颈处留连吮吸一阵,种下朵朵嫣红的草莓。
一手扯开衣带,单薄柔软的内衬缓缓敞开,露出肌理分明的白皙的胸膛,两点粉红随著呼吸一上一下,冲击著视觉和触觉,分外诱人。
古天苍目光灼热,猛的低头,将那惑人的小东西含著嘴里,轻含,舔舐,拉扯,啃噬,那小小的一粒立即颤巍巍的挺立起来。
[苍……啊嗯…….]
白疏影腰身一颤,惊叫著软软倒在床上,双手攥紧散落手中的黑发。
吮吸完一边稍稍一移又含住了被冷落的另一边,继续刚才的动作。同时伸手向下握住那颤巍巍挺立起来的可怜兮兮的小东西,上下捋动著。
[苍…..嗯嗯啊…….]
眼睛迷离,娇喘连连。
不一会古天苍的手里就沾满了白浊。
白疏影喘息著瘫倒在床上,白皙的胸膛染上一层薄薄的红晕,娇豔诱人。
[影。]
目光灼热的看著身下的人儿,觉得他是天下间最好的宝贝。
白疏影红唇微张,情欲莹润的眼眸迷离的看著他。
古天苍低头盖住那诱人的红唇,一手轻抚著他的胸膛腰肢,隆起的腹部,一手压在他柔韧挺翘的臀部上,揉搓按压著。
[嗯……]
白疏影又娇喘起来,刚刚软下去的小东西又半抬起头来。
古天苍吻够了,稍稍离开他一点,捡起落在床上的精致小盒,打来,一股淡淡的幽香飘散出来。
退下被褪到腿弯出的裤子,分开他笔直修长的双腿,挖了一坨馨香的膏状体在闭合的穴口外面按揉一阵,慢慢的伸进一指。
[苍?]白疏影惊叫一声,害怕的缩了缩。
[怎麽了?痛?]古天苍停下动作。
白疏影摇了摇头,只是在湖边的那次太痛了,所以才会下意识的退缩的,这次不痛…..只是,白疏影扭了扭腰,[涨涨的,好奇怪,好痒。]
古天苍轻笑一声,忍不住低头吻住他。进入里面的手指又动作起来。
或许是因为怀孕的关系,穴口异常柔软,一张一合的蠕动著,很快就分泌出透明的液体,滋润著内壁。
白疏影并没有感觉到痛,只是有一种涨涨的奇怪的感觉,里面痒痒,空空的,似乎想要什麽东西来填满。
[苍…….嗯啊……我…..]
白疏影有些无助的看著古天苍,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麽。
[想要?]
古天苍喘息著,目光灼灼的看著他,欣赏著他无助的样子。手指恶劣的往里顶了顶。
[呃….嗯嗯…….]
凤眸中含著泪,可怜兮兮的。
[乖。]
古天苍吻了吻他的眼,缓缓的将手指抽出。
[嗯…..]
白疏影娇喘一声,随即不满的扭动著身体贴近他,双手撕扯著他的衣服。
古天苍迅速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将他翻过身来,让他趴跪在床上,从背後覆上他,亲吻著他线条流畅的脊背。
[苍。]
白疏影抓著他的手,扭过头来看他,将他的手往空虚的穴口送去。
[别急。]古天苍拉开他的手,分开他的臀瓣,炽热在穴口处蹭了蹭,[影。]轻唤一声,腰下一用力,“噗哧”一声,进了一半。
[啊……]

-----------------------------------------------------------------------

对於世界而言,你是一个人;但是对於某个人,你是他的整个世界。
                        ---佚名




45、司月族

白疏影腿颤了颤,古天苍急忙揽住他的胸口,又不敢用力搂他的腹部,稳住他的身体,慢慢的退了出来。
[苍?]
白疏影不明所以的看著他。
古天苍抱著他,自己靠坐在床头上,揽住他面对面让他做在自己的腰上。
轻轻的吻了吻他微张的唇,抓著他的臀部,引导著他,让他缓缓的坐在自己的坚挺上。
[苍……嗯……]
白疏影颤抖著双腿,低头看著两人结合的部分,又好奇又满足。
[影,痛吗?]
古天苍揉搓著他的臀瓣,看著他好奇的目光,有些无奈又感到血脉奋胀。
[不痛。]白疏影摇了摇头,眼睛一眨不眨盯著那处看,最後忍不住伸手下去摸了摸。
[啊……]
[嗯……]
被他这样一摸,原本只进了一半的粗大的东西在两人酥麻颤动中“噗哧”一声,一插到底,两人同声惊呼出声。
白疏影眼神湿润,软软的倒在他怀中。
古天苍一边亲吻著他的唇,一边轻揉著他的臀瓣,让他放松下来。
还好似乎是因为怀孕的原因,那里极其柔软湿润,即使是隔了这麽久的第二次,而且是采取这麽深入的体位,影似乎都没有感到疼痛,适应得非常好。
[苍。]
白疏影缓过气来,有些不满的扭了扭腰。
古天苍扶著他的腰侧,缓缓的向上顶弄。
[嗯啊…….]
白疏影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上,随著他的动作呻吟著。
古天苍一手扶在他腰侧一手握住他的坚挺,胯下的动作越来越快,撞击出淫靡的水声。
[舒服吗?]
[嗯…….舒服…….啊嗯……..]
[喜欢吗?]
[嗯嗯……喜欢,苍…..]
[只有苍能对影这样做,知道吗?]
[嗯…..只有苍。]
娇喘声,细语声,肉体撞击声,在房间内萦蕴开来。
江玉颜想来找白疏影的,看看他爹爹白初逸有没有空,他可是等不及要找他切磋切磋了。
谁知道一靠近这里就听到里面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守在房外的宫女脸红红的低垂著头,连他到来都不知道。
江玉颜摇摇头,处处都是春天的气息啊,嘴角弯出一个诡异的弧度,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找个人来制造一下春天的氛围了。淫淫一笑,姿态优雅的走了。
赵景尘走到半路遇上江玉颜,忙问道,[玉颜,我弟弟醒了吗?你不是要去找他吗,怎麽这麽快就回来了?]
江玉颜对他暧昧一笑,羞答答脸红红的低声道,[古天苍来了,他们,他们….哎呀,太羞人了。奴家不好意思说。]
[拜托,玉颜兄不要破坏那张绝世容颜好不好。]赵景尘抖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江玉颜嘿嘿一笑,拉著赵景尘就走,[走吧,不要打搅人家恩爱了。我们两个可怜的单身汉,就凑合著过吧,]
赵景尘苦著脸,虽然你是最美的,但是,我赵景尘,无福消受啊。
古天苍想立即把白疏影带回古家堡去,但是白初逸说什麽也不准,因为皇帝赵宇不放他出宫,他是不可能放怀了孕的儿子离开他身边的,即使对他来说是不到一个时辰的路程,他也不放心。白疏影也想留在爹爹身边。如果白疏影回古家堡的话,那麽古天苍一定会把江玉颜也掳回去的,但是江玉颜这次却不想回去了,因为他还没把某人吃掉呢。赵景尘和赵宇的意见就不用说了,所以在五对一的情况下,最後白疏影要留在宫中安胎。
其实,只要有白疏影在,古天苍在哪住都无所谓的,只是想到家中的那位娘亲,所以想要带影回去,不让她担心而已。
江玉颜现在最关心的就是男子怀孕一事,好不容易瞄准了时间,在皇帝不霸著白初逸的时候找上了白初逸,他原本以为是白初逸医术了得,是他自己研发出了一种吃了可以生子的药来的,谁知道白初逸自己也没有料到这药还会传给孩子。这只是他的猜测而已,但,白初逸告诉他的真像却不是这样的。
白初逸说他是一个叫做司月族的族人,司月族是一个古老而神秘的民族,居住在神秘的山谷,山谷周围都有族长布下的结界,没有族长的允许,即使是族中之人也无法随意出入,更何况是外界的人。所以世上没有几个人知道司月族的存在的。
司月族顾名思义就是祀奉月亮的民族,族人都以月亮为神物。传说司月族的祖先因为长期司俸月亮,生活在月神的庇护下,常年累月接受月光的洗礼,吸收月亮的精华,所以无论男女都有生育的能力。
白初逸说他也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凡是司月族的男子都是可以以男子之身孕育生命的。
本来族人都是不可出谷的,只有族长才能自由出入,或得到族长的同意才能出谷去办事。千百年来都是这样过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傲农生物:“傲农转债”已转股1292股。田中角荣 田中角荣怎么死的?面盆龙头 面盆龙头什么牌子好有效沟通 有效沟通的基本原则亚美尼亚 亚美尼亚有哪些好吃的菜呢?柳钢股份:预计前三季度净利润将增加9.08亿元至12.28亿元,同比增长73.46%至99.38%。驻马店市 驻马店市辖区县排名开拓者队 NBA波特兰开拓者队首发阵容?技能大赛 技能大赛加分喜剧电影 有什么经典的喜剧电影?资本偏好转向优质低端股,逐渐获得青睐。哈佛商业评论 哈佛商业评论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