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疏影在天苍 > 第24页

第24页

书籍名:《疏影在天苍》    作者:独舞夕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死了,这次肯定要摔个四脚朝天了,他江玉颜的美男形象从此就会毁於一旦了,江玉颜认命的闭上眼,可是预期的疼痛没有来到,而是腰间一紧,似乎有一个有力的手圈住他的腰。温热的胸膛,淡淡的刚劲的气息。江玉颜在心中暗叹一声,很不错的感觉,闭著眼,脸颊贴近那温暖的源泉蹭啊蹭的,好不惬意。
君如岚低头看看在自己怀中闭著眼睛蹭个不停的绝美容颜,“唰”的脸红得像新嫁娘的红盖头,心怦怦的乱跳,咽了咽口水,声音有些沙哑,结结巴巴的道,[姑,姑娘……男,男女,授受不亲啊。]嘴上这麽说著,可是放在人家“姑娘”腰间的手却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反而扎得更紧.

-------------------------------------------------------

贝斯告诉我,要做自己,要画自己的画。
              ------网文

--------------------------------------------------
说是明天早上8点後会停一天的电。如果没有改变的话,夕颜就要早早的爬起来更文了。。。。。呜呜......一定要在8点之前更一章.....嗷嗷嗷.....




41、相见两厌?

甘醇如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虽然有点结巴不连续,但还是非常好听的,让人听了醉醺醺的。
[呵呵……..]怀中的绝色美女发出怪笑声,君如岚打了个寒颤。
[姑,姑娘,你没事吧?]不会是自己把她的脑袋撞坏了吧,不然,这笑声,也太,呃…..又阴又奸。
姑娘?
刚才只顾著享受那美妙的声音,没有听到他说什麽,这次他可听清楚了,姑娘,找死啊,他江玉颜哪点像女的了。
江玉颜猛的抬头,呃…….软软的温温的,触感不错,是什麽东西啊?
江玉颜眨巴著又长又翘的睫毛,缓缓的睁开眼,蓦地对上一双瞪圆的眼,眼中盈满惊愕和羞意。那是一双男人的眼,剑眉星目,很好看。呃….等等,能如此近的看到他眼,那麽,现在自己的嘴贴著的不就是…….
[哇……]
[啊……]
四片唇瓣贴了好大一会後,忽的迸发出两声尖叫声,震得皇宫里的花草都颤动起来,经过附近的宫女太监都停下脚步放下手中的工作,愣愣的,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
[你……..]
江玉颜伸出修长白净的青葱玉指指著面前一身合身劲装勾勒出修长挺拔的身材的男子,指尖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著,嫣红的朱唇也一颤一颤的,引诱著面前的人去采摘。
妖孽。
君如岚暗叫一声,顿时口干舌燥,手中还残留著柔韧的触感,鼻尖萦绕著淡淡的药草香,无一不让他著迷。那玉指那朱唇在自己面前颤啊颤的,晃得他头脑发热,视线模糊。
猛的向前跨了一大步,一把抓住那颤动的玉指,很有男子气概的承诺道,[姑娘,别怕,我会负责的。]含情脉脉的看著“她”。
[姑娘你个头。]江玉颜气得涨红了脸,一把甩开他的手,大声呵斥,[你眼睛长额头上了吗?我是男的,男的,听到了没,再让我听见你叫我一声姑娘,我就让你好看。]
江玉颜愤愤的喊完,怕他还不清楚自己说的是什麽意思,一把抓过那只有著薄茧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前,狠狠的按住,觉得还不够明显,还上上下下动了动。
[你………]
君如岚慌忙抽回手,脸上辣辣的,又青又白的变换著。
[我,怎麽了,不过就是长得美一点,怎麽,嫉妒了。长得美就是女的吗?没见识。]
江玉颜瞪著眼,义正词严。
男的,怎麽会是男的?君如岚铁青著脸看看自己的手,而後愣愣的伸手摸摸自己的唇,[我,我吻了一个男人。]呜呜……君如岚很想抱头哀鸣。
[你,你竟然嫌我。]江玉颜愤愤的踢了他一脚,[我还没嫌你呢。吻了男的又怎麽了,大惊小怪,能吻到我这个才貌双绝的人你应该去烧香谢佛了。]江玉颜脸不红气不馁。
[你…….]君如岚瞠目结舌的看著他,明明是一个长的如花似玉的…….男子,为什麽一说话就把这份美都破坏掉了,想到刚才自己还被他的美貌迷惑,羞愧的同时也对他嚣张的话语感到气愤,但是他天性纯良,一直都是一个奉公守法的好臣民,也说不出什麽狠毒的话来,只结结巴巴的道,[你无赖,没,没教养……..]
[什麽?你说谁是无赖?谁没教养?]江玉颜跳起来往他身上扑去,一副要咬人的样子。
心中虽然愤怒,但是那麽一个美人向自己扑过来,躲开的话他一定会摔倒的,他是个正人君子是个怜香惜玉的好青年,见死不救这种事怎麽能做得出来呢?君如岚下意识的张开双臂敞开胸怀将骄横的美人迎进来圈住。
呃………
时间仿佛被某个巫女施了魔法,静止不动了。
江玉颜一手抓著君如岚的前襟一手抵在他的胸前眼眉上台,君如岚双手圈著他柔韧细瘦的腰在他的腰後交握著,星眸一眨不眨。两人静静的对视著,视线纠缠,火花四射,“劈里啪啦”,火苗熊熊的燃烧著,周围的空气缓缓的流转,温度渐渐的升高,并且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
明明是觉得这人美虽然是美,但是太没有礼貌太无理了,他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人了。但是,明明是讨厌眼前这个人的,可,可…….他的眼睛好漂亮,像,像天上的明月一样银光闪闪;他的睫毛好长好翘,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子的睫毛都要好看;他的鼻子精巧挺直,精致的鼻尖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他的嘴唇……君如岚的心怦怦的又乱跳起来,不厚不薄,不点而朱,水润柔软,吻上去的感觉好好。君如岚目光幽幽,脑中似乎有某跟弦“!”的一声,断了。
这人真俊,身上很温暖,气息也很好闻,似乎有一种魔力,吸引勾缠著他的视线,那唇瓣干燥温暖,散发著诱人的气息,江玉颜觉得他这个一代圣医可能是被谁下了药了,不然今天为什麽会如此不正常,觉得眼前这个高大挺拔的男子全身上下都是散发著“毒气”,连他这个圣医也无法抵挡。
视线在静止的时间中慢慢接近,双方的眼中只能看到对方的唇,四片唇瓣在视线的纠缠中越拉越近,近到就要…….
[江圣医,江圣医…….]
就当四片唇瓣之间的距离只剩一张纸的厚度时,被一声忽然闯入的女声硬生生的分开了,唉……可惜,差一点就要碰到了。
两人像触电似的“唰”的一声推开对方,尴尬的对视一眼而後迅速调开视线。
[什麽事?]
江玉颜不悦的看著伸直脖子瞪著眼睛狐疑的看著他们两个的宫女,有些恼羞成怒了。
宫女的目光又在他们身上转了一遍才将目光定在江玉颜身上,著急的道,[江圣医,影公子又吐得厉害呢,哎呀,看著就叫人揪心,您快去看看吧。]宫女双手捧心,心痛得不得了。
江玉颜听她说完,并没有焦急的神色,瞄了宫女一眼,[这有什麽大惊小怪的,不就是吐吗。他有哪天不吐的?没事,有我江玉颜在他就是想死也是死不了的。]
君如岚听了他的话,大大的皱眉,这人不但狂妄,还没有同情心,他从来没见过这麽差劲的人。哼,再美又有什麽用?
[可是…….]宫女想要说什麽,但是知道再说也没什麽用的,只好又哀求的说道,[您就赶快去看看吧,他又不愿意喝汤药。]
江玉颜皱了皱眉,还真是个人性的家夥。还好自己已经将药丸练好了,低头一看,两手空空的,什麽也没有。
药丸,我的药丸呢?
江玉颜目光在周围一转,蓦地瞪大双眼,那,那个可恶的家夥,竟然一脚踩在他的药丸上。
[可恶的家夥,把你的臭脚移开。]
江玉颜怒目瞪视著他的脚,声音颤抖,怒的。
君如岚莫名其妙的看看他,这人又再发什麽疯?顺著他的视线低头一看,自己的脚下撒开一堆药丸,盛药丸的小瓶子已经碎裂,可怜兮兮的躺在他的脚边。
[对,对不起。]
君如岚慌忙移开脚,一脸歉意。
江玉颜低头看了一眼被踩得烂泥一样的药丸,抬头瞪视著他,[对不起有什麽用,你能将我的药还回来吗?这可是等著救人命的,是我花了几天几夜的时间才做好的。你拿什麽赔啊?](喂,江美男,好像这药的第一脚是你自己踩的吧,竟然好意思怪到人家头上。)
[我…….]君如岚涨红了脸,一想到这是要用来救命的,又急又愧疚,[你把药方给我,我现在马上去帮你买回来。]
啧,这人还真还骗,他脸红起来的样子真是诱人,真想……..江玉颜心中想的明明是一个大灰狼想要对小绵羊做的事,但是脸上却是维持著愤怒的表情,[你以为这药是能买到的吗?这皇宫什麽药没有,连皇宫里都没有的药,你能买到?](喂,江美男,你说谎都不会脸红的麽?明明就是一般的安胎药,还说是什麽皇宫中也找不到的药,你也太扯了吧。)
[那…….]君如岚更加愧疚,更加荒乱,[我…….对不起。]
江玉颜静静的看了他一会,最後做出宽容的样子,双手一摊,[如果你想要补偿的话,我倒有一个办法。]
[什麽办法?]君如岚急忙问道。
[这个嘛……]江玉颜歪著美丽的头颅,[你就在旁边帮我一起再做一瓶药丸吧。]
[这……]君如岚犹豫了一会,终於点点头,[好,我们现在就去。]
[现在?现在不行,我还要赶过去看看病人呢,先给他用针压压,明天再开始,我就再这里等你,行吗?]江玉颜心里乐翻了。
[行。]君如岚爽快的答道,[那麽明天见,那你快去吧,不然病人会有危险的。]
身为御前带刀侍卫兼京都第一捕快,他的职责就是保卫国家的安定保护人民的安全,这人命可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过失而葬送了。
[好,明天在这里见,一定要记得哦,人命关天啊。]
江玉颜说完就跟著宫女走了,嘴角含著让人看了毛骨悚然的笑。
-----------------------------------------------------------------------------
有时候,爱情一碰撞,就再也脱不开了。(夕颜的疯言疯语)




42、爹爹

第二天江玉颜看到君如岚长身而立的在约定的地方等著自己,眼角眉梢不禁流露出笑意。君如岚看到那绝世容颜上淡淡的笑意,顿时有种掉入狼窝的感觉。虽然後悔,但已经答应人家的事就不好意思再出尔反尔了,只好硬著头皮跟他走了。
其实只是极其普通的药丸而已,最多半天就能做好了,但是江玉颜却整整用了三天的时间才做好(三天的时间只是留住君如岚的借口而已,他早就拿著做好的药给白疏影吃了。)。谁叫君如岚这麽对他的胃口,他正计划著什麽时候把君如岚压倒,然後……..吃干抹净。嘿嘿………..
赵宇离开一个月後的一天,也就是江玉颜刚刚好把君如岚从药房里放出来後的那天。
赵景尘好不容易偷得一时半刻的空闲,正坐在白疏影的房里看著江玉颜为他诊脉。
[怎麽样?]见江玉颜把完脉,赵景尘连忙问道。
[胎息很稳,没什麽大碍。只是这一个月来吐得太厉害,又吃不下东西,身体有点虚,得想办法让他吃东西才行。]江玉颜皱了皱眉,这心病,他江玉颜的医术再好也是没办法的。他在考虑要不要把古天苍找来。
[那该怎麽办?]
赵景尘也皱眉,心痛的看著白疏影。他早就把他当作亲弟弟看待了,怎麽能不心痛呢?
[对了。]江玉颜像是想到了什麽重要的事情,一拍大腿,眼中露出兴奋的光芒。
[怎麽,有办法了?]赵景尘马上凑过去。
[春宫图。]江玉颜语出惊人。
[春宫图?]赵景尘疑惑,难道春宫图还能做药不成,果然是一代圣医,开出的方子也这麽特别。
被古天苍听到他跟白疏影谈话的那晚因为没有准备,没来得及详细的问清楚,得到确切的答案。本来打算第二天就准备好道具,将事情问清楚的,谁知赵景尘又忽然间说要进宫了,都没有时间准备。一进到宫里又被皇帝搅和了一顿,害他把这事给忘了。这时才又想了起来。
拿春宫图给他一看,一问他跟谁做过这种事,那不就什麽都明明白白的了吗?
江玉颜嘿嘿的笑了两声。
赵景尘被他那与其容貌极不相符的淫笑骇到了,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白疏影也看向他,皱了皱眉,觉得他这个笑容很刺眼。
[影儿。]
赵景尘刚想问江玉颜到底要春宫图来做什麽的时候,就被一声焦急但温润的疾呼打断了。
随著声音的到来一个跟白疏影长得很像的三十多岁的男子推门而入,略一停顿就急急的向白疏影走去。
[爹爹。]
白疏影站了起来,神色喜悦。
男子拉著他的手,上上下下的看了一边,心痛的摸摸他消瘦的脸,[影儿,又没有好好吃饭吗?怎麽这麽瘦?]
[爹爹。]白疏影这一个月来的愁容有了舒展,拉著爹爹的手放到自己隆起的小腹上,[小宝宝。]爹爹很喜欢小宝宝的,在山上的时候就整天拉著自己说影儿小时候的事,说他有多可爱多乖。他就想爹爹肯定是很喜欢小孩的。
男子的手一僵,随即又怕他以为自己不喜欢宝宝,放松神情,微笑的轻抚了几下,[宝宝啊,爹爹很喜欢。]
听到他说喜欢,白疏影笑了。
[爹爹帮你看看。]男子拉起他的手放在桌上帮他把脉。男子眉头微微一皱,随後又露出温和的表情,看著白疏影,[孩子没事,不过以後影儿要多吃点宝宝才能快快长大。]
[嗯。]
白疏影听话的点点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中国旺旺(00151)挂靠租赁上海静安一号楼作为办公楼。禹州集团前9个月销售804亿元,9月销售90.32亿元。中国燃气(00384。香港)于10月8日以37,007,100港元的代价购回175.7万股股份。证监会对一家企业111发行了IPO批文。祥生控股:前9个月合同销售总额约642.81亿元。变前市场:阿里巴巴“气势十足”!贾跃亭回应了简短的报道。恒生指数晚间(十月)报24793点,低水时报45点。宣布马斯克特斯拉2030年的“小目标”:年销量2000万辆。搬到新家的特斯拉定了一个卖车的小目标:2030年卖2000万辆车。10月8日晚,沪深上市公司公布最新快递重大事件。阶段性板块调整两市成交额跌破一万亿元,三季报披露期业绩成为股价的“试金石”。达美航空公司“加入联盟”,共创净零碳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