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疏影在天苍 > 第23页

第23页

书籍名:《疏影在天苍》    作者:独舞夕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赵景尘坦坦荡荡的迎著他的目光,[是。]
赵宇沈默的看了他一会沈声道,[你知道宫中是怎麽传的吗?]
[儿臣知道。]赵景尘似乎想到什麽好笑的事,嘴角不自觉上翘,赵宇见状皱了皱眉,赵宇轻咳一声收起笑容继续道,[父皇你不用担心,他们只是儿臣的好友罢了,没有其他的关系。倒是…….]赵景尘停住了话,有些犯难的看著赵宇,欲言又止。
赵宇挑眉。
[父皇最近是不是派麟卫去找一个人,那幅挂在父皇寝室的画中的男子?]麟卫是直属於皇帝的一支秘密组织,只听皇帝的差遣。
赵宇瞳孔骤缩,眼神凌厉的看著赵景尘,沈声道,[景尘,你不要以为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就不会对你怎麽样。]
赵景尘缩了缩肩膀,忙道,[父皇你先别生气,儿臣是有很重要的情报要告诉你。]
赵宇微眯著眼,虽然极力掩饰,但是还是掩饰不了眼中期待的光芒。
[父皇,你对男子生子一事有什麽看法?]
赵宇听到他说的不是自己想要听的话,顿时有些不耐烦,想也没想就道,[荒谬,无稽之谈。]
[呵呵…….]赵景尘露出我就知道的眼神,很快就被父皇凌厉的瞪视收了回去,[当初儿臣一听也同父皇一般的反应。毕竟这麽匪夷所思的事情,说出来任谁也不会相信的。但是……..]
赵宇再次不耐的挑眉,考虑要不要管管这个儿子,省得他老在自己面前卖关子。
赵景尘摸著鼻子讪笑,正了正神色继续道,[纳罗国前任第一圣医的摘传弟子江玉颜的医术父皇是信得过的吧,他现在就在儿臣的行宫中,是他诊出有男子怀孕的。而那个怀孕的人,就是而另一个跟儿臣回来的男子,叫白疏影,已经有五个月的身孕了。]
赵宇皱眉看著他,不悦的道,[你说这些废话,跟我要找的人有什麽关系?]
[关系可大了。]赵景尘顿了顿,[那个叫白疏影的男子长得跟父皇要寻找的男子很像。]
[什麽?]皇帝失控的站起来,一把扯住儿子的衣领,[你说什麽?给朕说清楚。]长得很像初逸的男子,而且有了五个月的身孕?那天赵颜颜对他说看到初逸的儿子了,他已经娶别人了,令他大发雷霆。现在他的儿子居然说那怀孕的男子有可能就是初逸,那麽孩子的父亲是谁,他一定要将那个碰过初逸的男子五马分尸,碎尸万段。
[父皇,儿臣,儿臣…….父皇你先放开儿臣。]
赵景尘小心翼翼的看著自己暴走的父皇,劝道。
赵宇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甩开手,瞪著他。
[父皇想要知道是怎麽回事,不如亲自去看看那个人,看看他是不是长得跟父皇要找的人很像,说不定会有什麽线索呢。]赵景尘提议道。
原本他不打算让父皇这麽快就知道白疏影长得跟那个男子像的,可是江玉颜告诉了他疏影怀孕这样秘密,他就改变主意了,说不定,疏影真的是自己的弟弟呢。
赵宇眸光一动,[朕现在就去。]说完就往外走。
[父皇,等等。]
赵景尘忙追上去,疏影可能还没醒呢。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赵宇一出御书房沿路就跪倒了一大片人。
赵宇看都不看那些人宫女太监一眼,疾步往承景宫走去,赵景尘在後面跟著,一脸无奈,也用不著这麽急吧,人在宫里又不会跑掉。
[带路。]
赵宇一走进承景宫就边走边回头对赵景尘道。
[是,父皇。]
赵景尘疾走几步走到赵宇前面领路。
赵景尘走到一扇门前停了下来,示意守在门外的宫女太监退下,然後敲了敲门,低声道,[玉颜兄。]
[是景尘兄啊。]里面传来清雅的声音,随即门就被打开了,露出江玉颜绝世的容颜来。
江玉颜一看到赵景尘後面威严的男人,眸光一闪,从从容容的打千,[草民江玉颜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赵宇心头一阵,不愧是纳罗国第一美男,沈声道,[江圣医不必多礼,平身。]
[谢皇上。]
[疏影醒了吗?]
[刚醒,在里面呢。]
江玉颜露出无奈的神色。
赵宇不等他们说完就径直走进房内,两人忙跟了上去,江玉颜还在疑惑皇帝怎麽会来这里呢,难道皇帝认识白疏影,喔,不得了,小影儿认识的都是些大人物。
穿过外室,撩开竹帘进入内室。
一白衣少年坐在桌旁的椅子上,静静的看著手中的剑,沈静中带著无言的忧伤。
赵宇一见到那人就顿住了脚步,现在他只能看到少年的侧脸,但是他忽然间觉得有些胆怯了,害怕那个人真的像初逸又害怕他不像,矛盾的心理让他一时踌躇不前。
白疏影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他,那人既不是江玉颜也不是赵景尘,他微微转过头,看向那一袭明黄袍衣的威严男子,澄澈清明的眸眼中带著疑惑。
[初逸……..]
赵宇瞪大了眼,声音哽塞,激动万分的冲过去,一把把白疏影搂进怀里。激动的颤抖著。
白疏影任他抱著,也不是很讨厌,但就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
他向赵景尘和江玉颜投去询问的目光,那两人只能无奈的摇头,表明自己也无能为力,你就委屈点给他抱一下吧,毕竟人家可是皇上啊。
良久,白疏影终於忍不住了,虽然不讨厌,但也不喜欢被爹爹和苍以外的人抱著,伸手推了推扎紧自己的人。
[初逸。]
赵宇松开他,改抓住他的手,一手就要抚上他的脸,被白疏影躲开了。
赵宇的手僵在半空中,凤眸中有著狠历埋怨也有著伤痛,声音有些沙哑,[初逸,你,还恨我。]
赵景尘在一旁翻白眼,天,父皇真的糊涂了吗,疏影才十七,他要找的人少说也有三十几了吧,他怎麽看不出来啊,还认错人。
白疏影疑惑的看著他,不明白这个男子为何这般激动,淡淡的道,[我叫白疏影,白初逸,是我爹爹。你怎麽会知道我爹爹的名字?]爹爹交代过自己不能把住的地方和爹爹干爹干娘的名字对任何人说的,他很听话,谁也没有告诉,可是这男子却知道爹爹的名字,而且还把自己错认成爹爹了,他认识爹爹?
赵宇愣住了,仔仔细细的看著他的脸,面貌的确很像,但仔细一看,那双眼睛却不像,初逸的眼睛大大的而面前这人的是狭长的凤眼,虽然都很清澈明亮一尘不染,但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还有……..赵宇终於想起关键的问题了,自己跟初逸已经有十七年没见了,眼前这人绝对不会超过二十,那麽他真的不是初逸。
爹爹?
赵宇眯起眼,寒光大盛,[白初逸是你爹?]声音阴狠。
白疏影觉得这人真的是莫名其妙,变脸像翻书似的,淡定的点点头。既然他都知道爹爹的名字了,也没什麽好隐瞒的了。

--------------------------------------------------------------
修罗罗:我的眼泪触了你的眉,你的笑容抵不了我的泪。
左拉拉:你的心脏载得住我的轮回,我的掌纹赎不回我的罪。

------------------------------------------------
周末,《影苍》21点多还会有一更!敬请关注!




40、男女授受不亲啊

赵宇攥紧他的手,把他抓得生痛,语中含冰,[你娘是谁?]
[不知,死了。]他从来都没问过爹爹娘的名字,爹爹也没告诉他。
不知?
赵宇糊涂了,心中稍稍有些宽慰,起码那女人已经死了。
江玉颜终於知道皇帝为什麽会来这里了,原来皇帝认识他爹,而且看皇帝那样子,似乎以前跟他爹很熟而且皇帝很喜欢他爹可是他爹却离皇帝而去了。江玉颜看向赵景尘,赵景尘朝他挤眉弄眼,压著声音道,[也许玉颜兄你猜的都是对的,他的确是我弟弟,呵呵……..]说完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
江玉颜也笑,自己只是觉得他们两人的眼睛长得很像罢了,谁知道玩笑似的猜测竟然可能是真的。
不过目前最重要的是要解决那两人的事情,不然皇帝一发怒,把小影儿给关起来,那可就不得了了。
死了。呵呵,赵宇失态的笑了起来,有些阴险有些得意还有些傻气,江玉颜和赵景尘微张著嘴看他,心里直叹,无论是谁只要一遇到“情爱”这两个字就会变成白痴的,即使是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也不能幸免。
白疏影则更加疑惑的看著他,这人真的跟爹爹认识吗?看起来有点不正常。
[父皇?]
赵景尘轻声唤醒兀自沈浸在兴奋中的人。
赵宇一僵,慢慢的收起僵在嘴角的笑,轻咳一声掩饰尴尬,冷硬的脸上竟泛起淡淡的红晕,赵景尘看得暗暗称奇,这可是天下一大奇观,从小到大,他这个父皇都是板著脸,无论在朝上或是朝下。
赵宇瞪了儿子一眼,转向白疏影,声音毫无温度,即使他是初逸的孩子,但是一想到他是初逸跟别人生的,他就不能释怀就不能放下芥蒂对他和颜悦色,[初逸现在在哪?]
白疏影看著他,侧头想了想,淡声道,[不能说。]虽然爹爹可能跟这人认识,但是既然爹爹不愿别人找到他,那麽他自是不会说的。
[不能说?]赵宇危险的眯起眼,嘴角露出残忍的笑,[不说,就别怪我不客气。]
白疏影移开目光,看也不看他。
赵宇眸中怒火跳动,竟然敢无视朕,扬手就要向白疏影劈去。
[父皇,不可以。]赵景尘一惊,慌忙抓住赵宇的手。
[放手。]赵宇恨恨的瞪著他。
[父皇,你先听儿臣说。]赵景尘硬著头皮继续抓著他的手,生怕一放手巴掌就会落到白疏影身上,[疏影可能是父皇你的儿子,我的弟弟。]
赵宇放下手,看看闻言回头看向他们的白疏影再看向赵景尘,呵斥道,[你胡说什麽。]他虽生在帝皇之家,後宫也有不少嫔妃,但是他心里装的始终都是同一个人,後宫的嫔妃他都鲜少碰,外面的女子就更不用说了,怎麽会平白的蹦出个儿子。
[儿臣在御书房里不是跟父皇说过男子生子一事吗,既然疏影都能以男子之身怀孕了,那麽他爹爹………说不定疏影就是他爹爹生的。]
赵宇慢慢的将目光投到白疏影身上,对上白疏影那双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凤眼。
[疏影虽然不像父皇,但是眼睛是极像的,加上他爹爹对他娘的事只字不提连名字都没有跟他说,那麽说明这个人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因为生疏影的就是他自己。]赵景尘继续道。
赵宇目光灼灼的看著白疏影,难道,他真的是自己的儿子?初逸给自己生的儿子。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心中就揭起一阵狂潮,同时也感到心痛,他竟然带著儿子离开了,也不告诉自己。
[你,今年几岁?]赵宇有些尴尬的问,毕竟刚才自己还凶神恶煞的想要打他,要是他真的是自己的儿子,要是让初逸知道自己差点就打了他,定不会原谅自己的。
白疏影不明所以的看看赵景尘又看向变得和善的赵宇,他是自己的父亲?爹爹从来没有跟自己说过。
[十七。]
十七?时间刚刚好,初逸就是差不多十七年前离开自己的,如果没有那个所谓的死去的娘的话,那麽他真的是自己的儿子。
赵宇激动的一把抓住白疏影的手,目光激烈而温柔的看著他,嘴唇蠕动著却没有发出声音。
[你是我父亲?]白疏影疑惑的看著他,任他拉著自己的手。
[有很大的可能性。]赵景尘见父皇不答话,只是看著白疏影,替他答道。
[可是,爹爹没有跟我说过,要爹爹说了才算是真的。]白疏影可不想乱认父亲。
[对,对,要问,一定要问清楚。]赵宇忽的回神,神情激动,手中的力道不自觉加大了些,[你爹爹现在在哪?告诉我,我去找他问清楚。]
白疏影看著他,没有立即回答,他在考虑要不要告诉他。
见他不说话,赵宇急了,又道,[你说,我只是把他找回来,我不会伤害他的,你相信我,我…….]赵宇深吸了口气,[我跟你爹爹,以前是相爱的,是我不好,让他伤心的离开了。你告诉我,我会好好对他的。]
白疏影看著他,侧头思索,见他语气诚恳,而且看起来的确是很喜欢爹爹的样子,良久之後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影儿。]
赵宇神情激动的攥紧白疏影的手,亲昵的叫著,就差没扑上去抱住他了。
赵景尘看得满脸黑线,江玉颜美丽的脸也有些扭曲了,嘴角抽搐造成的。
[痛。]
白疏影皱眉,这人握得他的手好痛。
[哦。]赵宇慌忙放开他的手,[对不起。]完全没有了威严的帝皇样。
赵景尘暗暗吃醋,父皇真的是偏心,还没百分百确定人家是他的儿子呢,就这般紧张他了,而对他这个儿子,从小到大都没有这麽紧张过,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赵宇一得到答案,也不管现在已经是黄昏了再过两三个时辰天就要黑了,匆匆扔下一句“好好的管理朝政”给赵景尘,带了几个麟卫和暗卫就就策马狂奔而去了。
赵景尘苦著脸,一肚子委屈无处诉说。本想著把这事告诉父皇能要得几天假,谁知道反而把自己赔了进去,这都什麽事啊,父皇为什麽不多生几个儿子啊,想要找个人做替死鬼都不可以。
白疏影又开始呕吐,吃不下饭了,皇帝走前丢下话要他好好照顾白疏影的,虽然没说什麽狠话,但是江玉颜知道,要是白疏影有个什麽的话,自己的人头就不保了。唉…..这都什麽世道啊,他江玉颜到底得罪谁了,这几个月来都让他绕著白疏影转,而且现在还是冒著生命危险的。老天不公啊,同样是人,而且他江玉颜有才又有貌,为什麽人家就这麽好命,而他就是没人疼啊的劳碌命啊?
江玉颜一边走一边揣著刚刚制好的药丸,一边责问苍天,没有看到前面有个人影急匆匆的走过来。
“!”,怀中的药瓶蹦到地上,刚好落到一个突出的小石子上,清脆细微的崩裂声响起,药丸摊开在地上,江玉颜被撞得向後踉跄一下,慌忙撑开点脚步,刚好一脚踩在那些药丸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沃尔德:公司在欧洲设立子公司的工作正在稳步推进。珠海港:公司子公司邢钢燃气主管道销售上游天然气价格上涨,将对邢钢燃气成本端产生一定影响。大西洋:目前负责核算公司财务制度的部门是财务管理中心。公司没有设立财务共享中心。双汇发展询问:关联交易激增背后的市场协同效应。卢克斯特:“李勋可转换债券”在第三季度被转换为4,936股。代理注册 注册公司可以代理吗?大闹天宫 概述 大闹天宫中国动漫 中国所有的动画片?城中村改造 城中村改造和棚户区改造的区别西安欧亚学院 西安欧亚学院简介中国石化集团 谁知道中国石化集团总部在北京的地址清理非法停放的电动自行车近8000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