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疏影在天苍 > 第22页

第22页

书籍名:《疏影在天苍》    作者:独舞夕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赵景尘看著面前一向安静恬淡的人露出迷茫哀伤的神色,心里一抽一抽的,揪心啊。他早就把他当弟弟了。
白疏影抬头看他,深吸了口气,脸色好了些,声音已经平静下来了,[我没事。]
[没事就好。]赵景尘还是一脸担忧,[今天我要进宫去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我跟你说过的,我的父皇,你还记得吗?我带你去见见他。]
白疏影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的话,而是看向坐在对面一直没有出声的古天苍,见他神色冰冷,丝毫没有要留自己的意思而且还微微的躲开自己的目光,方缓缓的转开目光,眼眉低垂,声音淡然,[我跟你走。]
江玉颜在一旁看著,默不作声。看到白疏影的神情,他的确是很心痛的,想要出口,但又不知道怎样解释,最後念头转了转,索性什麽也不说了,这可不是他的错,他要跟进宫去看看,想当然尔天下间有几个人能随随便便进宫去的,这可是个好机会,他要进宫去好好赏玩一番,而且,他恶劣的想,他要看看古天苍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後悔吃瘪的神情,那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观啊,要知道对於他江玉颜来说,这可是比进宫更难的事啊。
[你跟著他去吧。]
古天苍看向那张莫名其妙的露出奸笑的绝世容颜冰冷冷的丢下几个字。
[当然。]
江玉颜瞥了他一眼,微微挑起眉,对他冰冷的目光视而不见。
古天苍转开头看向赵景尘,[快走吧,不要让我娘知道。]
[嗯。]
赵景尘看了看白疏影又看了他,顶著他能霜冻物体的目光拉起白疏影的手,轻声道,[疏影,我们走吧。]
白疏影看了他一眼,顺著赵景尘的拉力站了起来,走到挂著他的剑的墙边把剑取下握住手里,回头看了那目光都没有落到自己身上的人一眼,转身向门外走去。
赵景尘和江玉颜急忙跟了上去。
缓缓聚集的血“啪”的一声顺著手掌跌落地上,寒冰一样的目光直直的盯著门口,良久没有移开。
-----------------------------------------------------

你若爱她,让你的爱像阳光一样包围她,并且给她自由。
              --------泰戈尔




38、进宫

[小影儿,小影儿你没事吧,娘来看你了。]今早不见白疏影出来吃早膳,她就想扔下饭碗去看看了,谁知被儿子一记冰眼阻止了,道是小影儿还在睡,不要去打扰他,等会儿他亲自把早膳端给他吃。赵颜颜悻悻的低头扒饭了。挨到快接近中午了,终於忍不住了,赵颜颜向古天苍住的院落飞奔而来。
在门边嚷了几声没有人应,赵颜颜疑惑了,难道又睡著了?呵呵,小影儿还真能睡,[小影儿,娘要进来罗。]赵颜颜轻声说道,推开门走了进去。
[苍儿?]
赵颜颜看到端坐在椅子上的儿子,吓了一跳,还以为他出去了呢,怎麽还在房里?
古天苍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连“娘”都没有喊一声。
赵颜颜心中一颤,觉得儿子的神色很不对劲,蓦地看到地上的血迹,目光定在那血肉模糊的手心上,颤抖惊叫一声,[天啊,苍儿,这是怎麽了?]赵颜颜冲过去拿起儿子的手心痛的看了看,颤抖著手想碰又怕弄痛他,[娘帮你上药。]慌慌张张的想要找药。
[娘,不用了,等一下苍儿自己会上药的,没事,你不要担心。]古天苍一口气说完,拉著娘的手不让她瞎忙活。
[什麽等一会,现在就要上,你不知道你流了多少血吗?]赵颜颜责备的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儿子,忽的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对了,小影儿呢?他知道了定会担心的。]
古天苍脸色一变,瞬间又恢复冰冷,[走了。]
[走了?]赵颜颜看到儿子从没有过的异样神色,愣住了,意识到那两个字是什麽意思,随即颤抖著声音问,[走去哪了?]
[进宫。]
[什麽?]
赵颜颜惊跳起来,进宫,进宫,要是被皇帝表哥看到了,以皇帝表哥的脾性不知道会不会对小影儿不利,派出大量人马现在还没有找到白初逸,皇帝表哥定是很暴躁的,见人就咬,何况见了小影儿。
[你怎麽可以让他进宫。要是,要是……..]赵颜颜跺著脚,看著依然一脸冰冷的儿子,[你们吵架了?]不会啊,他们两个都不像是会吵架的人,那就是有什麽误会了。
古天苍盯著门口,沈默。
[哎呀,好好的怎麽会吵架呢,定是有什麽误会的,你快去把他找回来,解释清楚就好了。]
赵颜颜拉拉儿子的手,想要把他拉起来,让他出去把人带回来。
[这事娘你别管,有皇子在,他不会有事的。]
古天苍站起来,不再理会赵颜颜,径直走出房间。
[苍儿,苍儿你要去哪?]
赵颜颜急忙追出去,但是已经不见那武功高强的儿子了。
一路上白疏影都安安静静的,叫他吃就吃叫他喝就喝,淡淡的没有表情,中途吐了几次,脸色苍白如纸也没有哼一声,可把那两人急坏了。
马车只在京都停了一下,吃了午膳就往皇宫的方向行进。
马车刚起行不久白疏影就弯腰对著特地为他准备痰盂吐起来了。
[疏影,疏影,没事吧?]赵景尘急忙轻拍他的背,那撕心裂肺的呕吐声,弄得他的心一颤一颤的,[这到底是怎麽回事啊?]
赵景尘看向一旁也露出担忧之色的江玉颜。
[没事,吐完就好了。]
话是这麽说,但是他的神色却有了忧虑。
[你这是什麽话,这样吐法,会死人的。]
赵景尘一边忙著帮直起腰的人擦嘴一边道。
江玉颜看了他一会,像是下了什麽决心似的,幽幽道,[我跟你说件事,可能会有点匪夷所思,让人难以相信。]
[什麽事,你就说吧。]
赵景尘忙著倒茶给白疏影漱口,比亲哥哥还要照顾周到。
[他不是得了什麽怪病,是怀孕了。]
[怀孕?你说谁怀孕了?]
赵景尘一时反应不过来,扶著安静下来的白疏影坐下,心痛的看了一眼脸色苍白不发一语的人,转头看向江玉颜。
[他,白疏影。]江玉颜纤纤玉指一指,直直的指向白疏影。
[什麽?]江玉颜的话像一颗惊天炸弹,让赵景尘动弹不得,直愣愣的顺著那白皙青葱的手指看去,目光落在白疏影身上,久久不能回神。
白疏影眼睛看著窗外,似乎他们此刻说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另外一个人。
[你看他的肚子。]江玉颜指指白疏影明显隆起的小腹,[他真的怀孕了,我是纳罗国第一圣医,怀孕这种小事,怎麽会诊错。]江玉颜语气坚定,丝毫不给人质疑的机会。
[真,真的?]
赵景尘愣愣的看著江玉颜希望他能出口否定,毕竟这事情听起来实在是太荒谬了。
[真的。]江玉颜郑重的点头,将赵景尘最後的希翼给破灭掉了。
[可是,疏影是男的。]
男子怎麽可能怀孕?
[我知道。]
赵景尘看著不出声的白疏影一会,方又道,[孩子是古天苍的?]十有八九是了,不然还能是谁的。他是不知道的吧,不然怎麽会让疏影跟自己进宫呢。
江玉颜无奈的看了白疏影一眼,摇摇头,[我也不清楚,大概是吧。]
[什麽大概是吧。]赵景尘不满的嘀咕,看看一脸单纯的白疏影,忽的明了江玉颜为什麽会这样说了,八成连怎样才会怀孕白疏影也是不知道的。
忽然安静了一会,白疏影想是倦极了,眼皮打著架,身子也摇晃著向一边倒去。赵景尘慌忙扶他躺下,帮他盖上薄毡,轻轻拍了拍,[睡吧。]
白疏影合上眼,不一会就传来轻浅的呼吸声。
[难道孩子不是古天苍的,所以他知道了,才会不要他,让他跟我们进宫的?]赵景尘忽然想到这种可能性,压低声音对江玉颜道。
[他昨晚无意中听到我跟小影儿提到孩子的事,他一定认为孩子是别人的,所以才会这样做的。]
[啊…….]赵景尘控制不住声音叫了一声意识到自己做了什麽立即又压低回来,[疏影不懂情事,难道古天苍也那麽单纯?]赵景尘这样想著顿时满脸黑线。
江玉颜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这事我也不是很清楚。]江玉颜将怎麽遇到小影儿的事说了,但没有把在白疏影的手上看到过古家当家特有的斑指这一事说出来,[也许中间发生了什麽事,古天苍不记得他跟小影儿OOXX了。]
江玉颜说得口干了,给自己倒了杯茶。
[哦。]
赵景尘“哦”一声後就没有声音了,靠在车壁上若有所思。
马车辘辘的行走著,碾过青石板的街道,穿过人群,来到守卫森严的宫门,赵景尘撩开车帘伸出头,守卫一见是他们的皇子殿下就恭敬的弯腰打千,恭恭敬敬的打开朱红的拱门,马车辘辘的进了宫,碾过白玉地板…………
威严峨立的殿宇,雕梁画柱,琉璃灯饰,精致典雅而不失皇家的气派;亭台楼阁小桥水榭,奇花异树,虽然已经进入初冬,但丝毫不损名花争豔的缤纷景象,穿著水绿衣裙的秀丽小宫女穿梭忙碌著,好一派赏心悦目的美景。
[最是奢侈帝皇家,这话说得没错。]江玉颜放下车帘,喃喃自语的叹道,也不管自己对面坐的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生长在帝皇之家的人。
[玉颜兄这话可是没凭没据的,你还不清楚本宫过的是怎麽样的生活就乱下定论,这可是很伤人心的。]赵景尘苦著一张脸,活像一个从小就生活在家庭暴力下的可怜小孩。
[呵呵……]江玉颜美目微眯,眼角上挑,魅惑人心,[真是对不起了皇子殿下,是草民口出妄言,不懂得体恤皇子的艰辛,请原谅草民的无知。]
[江圣医真是个妙人儿,如果本宫没遇到……定会死缠烂打的缠著你的。]赵景尘冲他暧昧的眨眨眼,惋惜的叹道。
[要说妙人儿有人可比本人更加能打动人心呢,不如皇子殿下趁这个好时机,一举攻陷他的心,把他夺过来吧。]江玉颜瞄瞄车厢里熟睡的人,又看看赵景尘。
[你饶了我吧。]赵景尘连忙摆手,[疏影的确不错,我可是喜欢得紧的,但是,那个人本宫可不敢跟他抢人。]想到那个冷冰冰的人就忍不住大冷颤,要不是形势所逼,他才不愿意跟他一起办事呢,虽然效率很高质量很好。
江玉颜但笑不语。
这时马车刚好到了太子行宫承景宫的门前,马车一停下来就有人恭敬的撩开车帘,从门口延伸进去的道路两旁站满宫女和太监。
赵景尘抱著依然熟睡的人下了马车,众人刚想齐声恭迎就被赵景尘一记眼神给憋回去了,看到皇子怀中抱著一个熟睡的白衣少年,动作眼神都是从没见过的温柔,众人惊讶的瞪大眼,以为自己看错了。那的的确确是个少年,而且是个长得很俊逸的少年,是个男的。虽然皇子还没有立皇子妃,但是侍妾还是有的,他们可从来没见过皇子对男子有兴趣呢,怎麽就出去了一趟,皇子就变断袖了,这可是了不得的事情啊,要知道皇子是纳罗国唯一一个继承人啊,要是他喜欢男子的话,那皇室不就要断後了吗,这可是万万使不得的啊。
众人张大的嘴巴在看到那个跟在皇子身後下来的绝世美人嘴巴就再也合不上了,好美,比皇宫里任何一个嫔妃都要美,那些个嫔妃跟他一比,肯定要羞愧得自杀的,哦不,或者是把他给杀了。众人目瞪口呆,“哗啦啦”的鼻血口水流了一地,就连太监也忍不住了。
赵景尘扫了一眼众人那蠢样,觉得他的脸都被丢光了,抱著白疏影大步走进自己的行宫,眼不见为净。
------------------------------------------
世界上只有两样东西无法控制──感冒和爱上一个人。
                   -------网文

爱情就像感冒?




39、赵宇

太子抱著一个俊美少年领著一个绝世美男回宫的事不到一刻锺就传遍了整个皇宫,众人纷纷猜测那两人的身份,要知道除了皇上和皇子,男子是不可以轻易住进宫里的,而那个两人……..十有八九就是皇子带回来的男宠了。於是乎皇子有断袖之癖的传言就散播开来了。
赵景尘安排好两人的住处,吩咐了宫女太监好好服侍两人,未了还搁了狠话,如有怠慢就等著屁股开花等等。这一来众人就更坚定他们的推测了,果然很受宠。
赵景尘歇了口气就赶去见他父皇了。
[殿下,您回来了。]
黄公公看著赵景尘,满脸慈祥。
[黄公公,父皇在御书房吗?]
赵景尘指指黄公公身後的宫殿。
[是,奴才这就去通报,殿下稍等。]
[儿臣参见父皇,给父皇请安。]
赵景尘单膝跪下打著千,声音洪亮。
[回来了,起来吧。]
坐在案桌旁的人,一袭明黄龙袍。墨发用样式简单的金冠随意束起,刚毅俊朗的脸,狭长的凤眼,薄削的唇,即使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那就能让人感觉到威严的气息。此人正是纳罗国的帝皇赵宇。
[谢父皇。]
[坐吧。]
赵景尘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事情办得不错,这次他们再也没有机会翻身了。]
赵宇放下手中的印章,看向自己唯一的儿子,凌厉深邃的眼中有著赞赏的神色。
[谢父皇夸奖,不过这都是古天苍的功劳,儿臣只是从中协助而已。]
赵景尘谦虚,说的都是实话。
[嗯。]
说到古家的人,皇帝的眼中闪过又爱又恨的复杂神情,那样的家族,无论是实力还是财力都是无可忽视的,要是他们想造反,那麽谁也不能阻止江山易主的命运,即使是他赵宇。还好古家的人每代都是些孤傲清冷的人,这种事他们是不屑做的。要他们篡位,那比杀掉他们还难。
赵宇定定的看了面前已经显现出帝皇气势已经可以独当一面的儿子一会,问道,[听说你带了两个男子回宫。]声音虽然平淡,但却含著不容忽视的威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山东大卫:目前公司主营业务订单充足。人们也被“坑”了:10只基金被内部人士持有,超过5000万元,其中9只失去了年收入。浙富控股:累计回购约909万股占0.1692%。昆仑万伟:预计2021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为18.5亿元至24亿元,同比下降45.23%至57.78%。恒生指数期货收涨0.58%,报25464点,高位收于133点。天浩环境:“天浩转债”三季度转股约2.19万股。海泰克:公司及全资子公司获得政府补助合计约704万元。宇恒制药:股东宇恒国际减持约283万股。雷迪克:“雷迪可转换债券”在第三季度转换为559股。大足激光:“大足转债”三季度转股403股。不顾技术司机敲诈董事长300万被判4年有期徒刑!中聚高辛:控股股东中山润天约2724万股待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