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疏影在天苍 > 第21页

第21页

书籍名:《疏影在天苍》    作者:独舞夕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古天苍满足的吻了吻他的发顶,柔声道,[睡吧。]
过了三天,白疏影也没有见过柳依依和她的侍女小陶,不知怎麽的,他心里有些高兴,大家不提她,他也不问,反正那是个跟自己不相关的女子。
武丞相的事似乎有了新的进展,古天苍、赵景尘和古冷凡都很忙,早出晚归的。
一层秋雨一层寒,这天刚近黄昏就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了,初冬的气息越来越近了,空气中飘荡著冰凉的因子。
这天忙碌的三人在晚膳的时间就回来了,是这几天来回来得最早的一天,赵颜颜很是高兴,叫厨房的人煮了一大桌丰盛美味的菜肴,高高兴兴的饱饱的吃了一顿。
晚饭过後,没多久白疏影就会沐浴的,这是习惯。
沐浴过後,古天苍的院落,房间里,只有两人的房间里。
[苍。]
[嗯。]
古天苍把他因为要沐浴而挽高束起的长发解开放下。
白疏影转身抱住他的腰,抬高脸,带著湿气的柔软唇瓣贴上他的薄唇。
[影?]
古天苍被他的动作弄得一颤,那对自己来说总是充满诱惑力的唇瓣只是静静的贴著就能让他这个天不怕地不怕冷面冷口的古家堡堡主心脏剧烈的颤动,身体升腾起一股熊熊的火焰,焚心蚀骨。
[苍。]
白疏影的声音带了点软糯,说话时带动唇瓣的摩擦,两人都不自觉的颤了颤。
他很喜欢他亲自己的感觉,可是自从那次自己不告而别後,他也只是亲亲自己脸额头眼睛从来都不亲自己的唇,是不是他不喜欢这样亲自己啊。
白疏影兀自想著,他不知道他这种举动害得古天苍忍得有多辛苦。
不,不行,他的病还没好,再这样下去自己一定会忍不住的,他不想伤了他。
[影…….]
古天苍刚想移开唇,就被白疏影忽的伸出的湿热软滑的小舌舔了一下。
轰………一股更加猛烈的火焰腾了上来,所有的自制力瞬间土崩瓦解,
一手搂住他的腰,一手压著他的後脑勺,急切的摩擦吮吸啃噬著那点火的唇瓣。
[嗯….嗯啊……..]
白皙俊逸的脸上染上一层淡粉的红,脖颈高仰,粉唇微启,承接那炽热的唇舌,任它溜进口中,带起更加激烈的火焰。
湿滑炽热略显粗糙的舌头在温热的口腔内肆虐,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舔了个遍。放在他腰间的手紧了紧,骨节泛白,努力压抑著不让他失控的乱摸,怕一个放松肆虐的情欲就会乱串,再也控制不住。
灵巧的舌头滑过空腔里敏感脆弱的内壁,一股酥麻沿著周身经脉传遍全身,腰间酥麻,双脚一软,要不是腰间紧搂著的大手,恐怕就要软绵绵的跌倒在地了。
[嗯嗯………呃……苍……..]
模模糊糊的呻吟低喘著,热潮一股股的涌上来,脑中“嗡嗡”作响,热乎乎的无法思考只能跟著那侵入的舌勾缠纠吮,气息炽热,脸红如血。双手无意识的从腰间抬起虚软的挂著那人的脖子上。
古天苍喘著粗气,一手滑到白皙修长的脖颈上轻柔却急切的揉搓著,另一手则隔著衣物小幅度的摩擦著那纤韧的腰肢,一向冰冷的脸上是极力的忍耐,想要就这样放任自己索取更多,但心中又有一个警锺时时刻刻警告著自己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能伤了他。手指因为压抑而有些僵硬的痉挛。
急喘一声,拿出所有的自制力,才让自己离开那具有魔力的唇舌。
古天苍攥紧他腰间的衣物,额头抵著他发烫的额,粗重的喘息著,彼此的气息都急促的打在对方的鼻间脸上,交融纠缠。
[苍。]
白疏影喘息未定,声音带著娇吟软糯,似呢喃似低吟,似难耐似邀请。
古天苍浑身一震,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捧著那张情欲未消的红脸,声音低哑压抑,[影,乖,我出去一下,你乖乖的呆在房里。]说完也不管白疏影的反应,狠狠的在那嫣红的唇瓣啄了一下就逃也似地的走了。
[苍………..]
白疏影看著那扇被迅速打开又瞬间合上的房门,心中一阵失落,心中有一种不知名的情绪,闷闷的,很是难受。苍这是怎麽了,刚才还好好的,他明明也很喜欢这样做的啊,为什麽要丢下自己走了?难道,苍,真的不喜欢自己了。
伸手抚了抚还有些发热的脸,胸口的激烈的起伏已经渐渐的平息恢复正常了,可是胸口还是难受,那种很久没有过的呕吐感瞬间涌了上来。步伐不稳的坐到椅子上,苍白著脸,紧皱著眉,僵硬著手倒来了一杯温热的参茶,端起来喝了一口想要压制住那呕吐感。
[小影儿?]
门外传来江玉颜的声音,没等他应声那人已经自觉走了进来了。
刚刚看到古天苍疾奔而去,一跃上古家堡里最高的观景楼顶上吹冷风呢,江玉颜看著那一向冷冰无情的人狼狈的逃跑的样子,心里乐开了花,呵呵……江玉颜不用想也知道刚才房间里发生了什麽,真的自作孽啊。不过,这正是个好机会,平日里古天苍虽然不在家但是赵颜颜可是空闲得很整天都扒在白疏影身边一刻也离,害江玉颜想要跟白疏影单独说会话都不行。现在好不容易才能跟白疏影单独相处,有些事要跟他好好谈谈。踏著欢快的脚步拐进了白疏影的房间。
[小影儿,怎麽了?哪里不舒服?]
一进来就看到白疏影脸色苍白的坐在椅子上,慌忙跑过去为他把脉。
[想吐。]
白疏影看到江玉颜胸口的闷气消解了些,从一开始就是江玉颜在给自己看病的,虽然他这算不上什麽病,但是江玉颜是真心关心自己的,这一点白疏影还是清楚的,所以一看到他就稍稍安来了心,有他在孩子定不会出事的。
[嗯。]江玉颜松开手,气息有些混乱,因为心情的起伏不定造成的,定是古天苍慌忙逃掉,伤了他的心了。江玉颜暗自摇头,古天苍遇到上不知是幸还是不幸。拿出药丸给他服了一颗。拍拍他的背,[没事,不要乱想就好。]
乱想?白疏影有些不明的看向江玉颜,难道他说的是苍丢下自己跑掉的事,自己的确是因为这点而心里不舒坦的,这就是乱想?
江玉颜无力的翻了翻白眼。
[跟你说个事。]
白疏影放弃了先前的话题进入今晚来这里的主要目的。
白疏影看著他。
[你还要不要回家去?]
白疏影侧头想了想,很是矛盾的样子。良久才道,[苍不让我回去,他会担心的。]
江玉颜皱眉,指了指他衣服下微微凸起的腹部,[你的肚子越来越大了,再下去就满不住了,再过几个月等孩子出生的时候,谁都会知道的。]
白疏影侧著头,不知在想什麽。
孩子?
刚想推门进来的古天苍踉跄了一下,脸色铁青。好不容易把乱串的欲火压下去了,想著快点回房,免得他伤心,谁知一靠近房门就听到这个劲爆的消息。
孩子,难怪他的肚子会这麽怪,他们,他们两个竟然敢骗自己。古天苍握紧双手,不让自己一时怒气冲进去杀掉他们两个。
影怎麽会有孩子?虽然他们天天晚上同榻而眠,也有过亲密的接触,但是,他们从来都没有过真正意义上的交欢,那孩子到底是谁的?
一想到影曾经躺在另一个男人身下喘息呻吟,怒气就直冲而上,指甲刺入手心,鲜血潺潺的流出,却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深吸了几口气,急冲出院子。
[孩子是古天苍的吧?]
良久之後江玉颜又开口了。他有八九成的把握,这孩子定是古天苍的,但是似乎那两人都不清楚的样子,这,到底是什麽乌龙事啊?
可惜古天苍刚走了,且心情混乱,并没有听到他这句话。




37、伤离别

[呃……]白疏影奇怪的看著他,轻抚了一下凸起的小腹,理所当然的道,[影的就是苍的。]
苍想要什麽他都会给的他的,所以他的就是苍的,孩子也是一样的啊,这没有什麽疑问的。
江玉颜潋滟的朱唇颤了颤,好不诱人,可惜此刻没人欣赏,单手抚额,仰天长叹。好吧,明天他就牺牲一下,准备充足了,再好好教教他,孩子的父亲,到时一问就知道了。
[好吧,这事先放著,等明天过後再决定要不要把孩子的事告诉古天苍。]古天苍似乎什麽也不知道的样子,要是在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和有力的证据之前就让他知道白疏影怀孕的事,不知道那个孤傲冰冷的人会有什麽反应,想来自己是肯定逃不过的,要是他一怒之下把自己的小命给拿去了,那不是亏大了。本来先前瞒著他,是想要白疏影带自己去见见他那个厉害的爹爹的,谁知道这计划泡汤了,这事也瞒不下去了,那麽就想办法说清楚,免得自己也跟著受害。
白疏影不懂,为什麽明天过後就能把孩子的事告诉苍了。但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江玉颜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好好休息,等一下古天苍就会回来的。我先走了。]
[嗯。]
白疏影点头,看著他出去了,走到床边躺下,要等苍回来。
[天苍?]
赵景尘刚想去找他说点事的,谁知道走到半路就见他脸色铁青,寒气冰人的迎面而来,忙叫住了他。
古天苍停下脚步,满脸寒气,周围的空气瞬间凝结,目光不善的盯著对面出声的人,声音僵硬,[皇子,什麽事?]
赵景尘咽了咽口水,轻咳一声,虽然自己身为皇子,说来身份应该比他高一点的,但是…….赵景尘郁卒,瞄了瞄他的神色,确定他不会对身为皇子的自己出手後,方小心翼翼的道,[那个,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古天苍仍然冷冰冰的盯著他,他这麽晚了来找自己定是关於武修柏的事,那事不是就快要完了吗,难道还有变数不成?
赵景尘迎上他的目光,[事情快要结束了,本宫明天就回宫,本宫想带疏影进宫去住几天,让他在宫里玩玩。你放心,有本宫在,他一定不会有事的。]赵景尘知道自己的保证在这人的面前是没有用的,他定不会答应自己的,如果勉强答应的话,也是要他跟在身边才会让白疏影进宫的。
[好。]
古天苍毫不犹豫的答道,赵景尘微张著嘴,一副被雷劈中的痴呆样。他,他说什麽,他答应了?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不会是自己幻听吧?
等赵景尘回过神的时候已经不见古天苍的人影了,疑惑的看了看周围,暗黄的灯光散发著柔软的光晕,眨了眨狭长的凤眸,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
等了好久苍都没有回来,迷迷糊糊就睡著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苍也没睡在身边,想必是早早的出去办公了,可是摸摸身边的被褥是冷的,仿佛根本就没有认躺过。白疏影皱了皱眉,起身更衣洗漱,刚想到餐厅去吃早膳,以为已经出去了的古天苍捧著装著米粥和小菜的托盘走了进来。
[苍。]
白疏影觉得有些奇怪,今天苍似乎跟以前有些不同,可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同。
[嗯。]古天苍轻声应著,将托盘放到桌上,把粥菜拿出来摆到桌上,[过来,吃早膳。]
[哦。]
白疏影乖乖的坐了下来,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接过他递过来的碗,拿起勺子慢慢的吃著。
[苍,不吃吗?]
白疏影被他不同以往的目光盯著,心中甚是疑惑,对於昨晚他弃自己而去的事更加不明了,猜测他也许真的是没有以前那般喜欢自己了。
[我吃过了,你吃吧。]
古天苍迎上他清明澄澈中带著些疑惑哀伤凤眸,心中一颤,眼神闪了闪,稍稍调低视线不与他对视。
[哦。]
白疏影淡淡的应了声,索然无味的嚼著口中的食物。忽然间有些反胃,但还是极力压抑住了故意忽略那种不适的感觉。
室内静静的,谁也没有再说话,只有勺子偶尔碰到碗边发出的清脆细小的声音。
[饱了?]
[嗯。]
白疏影放下勺子,端起茶水漱了漱口,微仰著脸,跟以前每次一样,让他为自己擦嘴。
古天苍还是那般温柔,动作也很是娴熟轻巧,似乎为眼前的人做这事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丝毫没有因为自己是高高在上孤傲冷绝的古家堡堡主而感到贬低了身份,有损威严。只有眼前这个人才能让他这样屈尊的温柔对待。可是……..
古天苍眼神暗了暗,收起月白丝帕,幽幽的看了白疏影一会,声音平淡没有一丝温度,[影,你今天跟皇子进宫去住吧。]不是询问的语气,而是不容置疑的。
白疏影猛的抬头,眼中有著从未出现过的震惊和哀伤,[为什麽?我想跟苍在一起。]
古天苍沈默了一会,声音依然毫无温度,[可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了。]古天苍脸上冷冰冰的,眼中也是一片冰冷。
[你,不要影了?]
清澈如泉的声音颤抖著,让人听了忍不住想要上前去安慰。
古天苍指甲再次陷入了昨晚的旧伤口,重重的点了点头。
白疏影脸色苍白,嘴唇哆嗦的看著他,显然眼前的人很是令他感到陌生。这不是他认识的那个苍,不是他的那个苍,他的苍不会不要自己的。胸口闷闷的,刺刺的痛,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让他喘不过气来。
看著那人苍白的脸,痛苦的捂著胸口,差点就忍不住上前把他搂进怀里,好好的安慰一番。可是,不能,他竟然骗了自己,现在这样已经是自己最大的忍让了,要是换了别人,他早就将那人五马分尸碎尸万段了。
空气仿佛凝滞一般,沈沈的,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疏影。]
外面传来敲门声,是赵景尘。
[进来。]
古天苍冰冷冷的声音穿透那扇牢固的房门传了出去,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白疏影愣愣的没有动作,眉眼都不抬一下。
赵景尘露出担忧的神色,不知道那整天黏黏腻腻恩恩爱爱的两人之间发生了什麽事,气压低得令人窒息,犹豫了一会推门进去。
江玉颜美丽的眼眸闪了闪,似乎猜到发生了什麽事了,定是昨晚的话被他听到了,而且是狗血的只听到他那有关孩子的一句,後面就没听了。江玉颜皱眉,跟了进去。
[疏影,你怎麽了?脸色这麽难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中广防雷:股东王雪莹减持134.0163万股。支付方式 常见的移动支付方式有哪些课外活动 什么是最好的课外活动?恒逸石化:“恒逸转债”三季度转股5196股。touch5 ipod touch5现在最高是什么版本松辽汽车 汽车股票有哪些房屋产权 房屋产权要怎么处理?老河口市 老河口有多少个镇?PIPE pipe. tube都是管子的意思,有什么区别??成都女律师国家专利 急求,北京冠和权律师事务所申请专利的可靠性怎样?是真实的吗?The9 新晋女团THE9每个成员都有自己的优点,你最看好谁?性别歧视 求职过程中遭遇到性别歧视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