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疏影在天苍 > 第20页

第20页

书籍名:《疏影在天苍》    作者:独舞夕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你好。]
白疏影笑了笑。他很喜欢这个清淡寡然的男子,虽然有点冷清,但是让人感到很舒服。
[你好。]皓月清寒也淡笑了起来,并不因为好友喜欢的是个男子而感到排斥,反而对好友的眼光很是满意,这真是个难得的男子,不只是因为那俊逸的外面,而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纯净高贵的气息,让人不自觉的想要接近。[有空请到皓月教来,清寒定会好好招待的。]
[谢谢。]
皓月教,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地方,等他把事情都做完了,宝宝出生後,他就叫苍带他去看看。白疏影在心中打算著。
白疏影看向一旁伸长脖子的卫子烈,自我介绍道,[白疏影。]
卫子烈露出兴奋的表情,皓月清寒暗暗称奇,左护法一向是个沈稳冷静的人,今天怎麽这麽失礼,白疏影真的是个妙人。
[卫子烈,皓月教左护法。]
左护法?白疏影不知道这个职位代表著什麽,但听起来是个不简单的职位。
[谢谢。]白疏影诚恳的道谢。
[不用,不用,我都是听从大少主的安排的,是我的职责。]卫子烈忙说道。况且他们只在这里站了两个多时辰而已,什麽事都没做。有这两个高手在,他们只好做做陪衬了。
一行人翻过一座山出了树林便是一条不大的小道,古家堡和皓月教分别在这条路的不同方向。
[我送你们到前面的镇子吧。]虽然沈青岩保证不会再追出来了,但是,不保证武修柏那边不会忽然出手,他相信古天苍自己能够对付,但是,还是保险的好,毕竟暗箭难防。
[不用,你回去吧。霄他们很快就会到了。]他已经发过信号给杨凌霄他们告诉他们影已经平安救出来了,让木玄带著大部分人回去了而杨凌霄带著则继续来接应他们。他知道清寒是急著回去的,他帮自己这些已经足够了,下面的就不要再麻烦他了。
[嗯。那我走了,你要小心。]他也不是个罗嗦的人,目光转向白疏影道,[疏影,再见。]
[再见。]
白疏影冲他点头,又跟卫子烈道了别,看著一行人走远了两人才往古家堡的方向走去。
走到最近的小镇白露镇刚好遇到前来接应的人马。这时天已经暗下来了,小镇离京都只有一天的路程,也算是京都管辖范围,比一般的小镇要来得繁华热闹。但此时刚好是晚膳的时间,小摊贩们都收摊了,各种小店也都虚掩著门,显得有些冷清。酒楼的客人也不是很多,稀稀落落的做了两三桌,昏暗的灯光在青石板的街道上投射出斑驳的光影。
[堡主,影公子。]
杨凌霄冷漠的脸上有掩不住的高兴,幸好影公子没出什麽大事,不然堡主…….杨凌霄想到一种场面就忍不住打哆嗦。
赵景尘一脸心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杨凌霄终於对他有了不一样的神情,也许是心中的确高兴也许是纯粹的感激竟然冲他淡淡的笑了笑。害得赵景尘看著他愣了神,简直就是一副花痴样。杨凌霄被他看得红了脸,忙扭过头不看他。
[凌霄我没事,不用担心。]
白疏影出声打破了两人之间暧昧的气氛。
[没事就好。]
杨凌霄脸上的红晕未退,暗暗松了口气。
赵景尘被他们的对话惊醒了,尴尬又满足的又看了几眼杨凌霄。
[疏影,欢迎你平安归来。]赵景尘围著他转了一圈,满意的点点头,[看来虏走你的人并不想伤害你,对你挺好的。]
[赵景寒是你弟弟?]白疏影忽然问道。
[啊?]赵景尘一时反应不过来,[他,是我堂弟。]
[不喜欢。]白疏影皱了皱眉,并不是因为他趁自己睡著了掳走自己,也不是因为他出手打了他,而是一种感觉,就是觉得不喜欢那个人。
[呃……….]赵景尘尴尬的摸摸鼻子,[他的确不是个讨人喜欢的人。]
这不能怪他,毕竟从小被武修柏熏陶著的,长成这样已经不错了。对於这个堂弟,赵景尘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只是两人的立场如此,注定要敌对的。其实,他觉得赵景寒是可怜人,虽然他差点要了自己的命,但也就恨不起他了。
----------------------------------------------------------
夕颜很哈的一首歌:

《倾尽天下》:刀戟声共丝竹沙哑,谁带你看城外厮杀,七重纱衣 血溅了白纱,兵临城下六军不发,谁知再见已是 生死无话,当时缠过红线千匝,一念之差为人作嫁,那道伤疤 谁的旧伤疤,还能不动声色饮茶,踏碎这一场 盛世烟花。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 一点朱砂,覆了天下也罢,始终不过 一场繁华,碧血染就桃花,只想再见 你泪如雨下,听刀剑喑哑,高楼奄奄一息 倾塌。是说一生命犯桃花,谁为你算的那一卦,最是无瑕 风流不假,画楼西畔反弹琵琶,暖风处处 谁心猿意马,色授魂与颠倒容华,兀自不肯相对照蜡,说爱折花 不爱青梅竹马,到头来算的那一卦,终是为你 覆了天下。明月照亮天涯,最後谁又 得到了蒹葭,江山嘶鸣战马,怀抱中那 寂静的喧哗,风过天地肃杀,容华谢後 君临天下,登上九重宝塔,看一夜 流星飒沓。回到那一刹那,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枯藤长出枝桠,原来时光已翩然轻擦,梦中楼上月下,站著眉目依旧的你啊,拂去衣上雪花,并肩看 天地浩大。




35、深秋露寒

江玉颜站在一旁听他们说话始终不发一言,从见面道现在都是静静的不太符合他的为人。
“七十、七十一、七十二………”
[江玉颜。]
“一百。”
江玉颜闻言翻了翻白眼,无奈无声的叹息。终於还是出口了,这次忍得挺久的嘛,都到一百了,想必是他已经认真的里里外外的检查过了,不然冷冰冰的“江玉颜”这三个字早就出口了。也只有在用到自己的时候才肯叫自己的名字,用完了连句谢谢都没有,真的是让人郁卒。
[玉颜。]
白疏影知道他是关心自己的,刚才没跟他打招呼,觉得伤害了他。知道苍一出声喊他就是叫他帮自己看病的,虽然自己觉得没有什麽要紧的,但是还是乖乖的让他看了,免得让他们为难。
[小影儿。]
一改先前的郁卒,笑脸如花的向白疏影走过去来起他的手给他号脉。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江玉颜一边把脉一边问他。
[没。]白疏影想也没想就答道,只是被绑了那麽久,有点儿酸痛而已,虽然这段路差不多都是被苍抱著的,自己根本就没走,但也有点累了,又犯起困来了。他非常不喜欢这种感觉,动不动就觉得累觉得困,跟本就不像一个习武的人,可是又没办法改变。玉颜说等宝宝出世後就会好了,他只好忍了。
[没什麽大碍,好好休息一下就好了。]江玉颜把手移开,把手伸进怀里拿出一个蓝色的小瓶,倒了一颗药丸到白疏影的手上示意他吃下去。
众人都瞪著眼睛看躺在白皙修长的手中的药丸,不是说没事吗,干嘛还要吃药啊?不会是安慰他们的吧。古天苍的眼神尤其冰冷。
白疏影不理会众人的目光,他知道这种药丸是用来干什麽的,虽然讨厌那药味,但还是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
江玉颜扫了紧张兮兮的众人,微微一笑,顿时照亮了昏暗的街道,略略低沈但清雅的声音敲击入夜安谧的空气,[瞧你们紧张的,那只是普通的定心安神的药丸。]
众人闻言都吁了口气。
[冷吗?]
古天苍握了握他的手,感觉有些冰凉,深秋的夜凉得快,不能大意。
[有点。]
也许真的是冷了,白疏影往他的怀里缩了缩。
杨凌霄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件披风无声的递到古天苍面前,古天苍接过帮白疏影披上,将他搂紧在怀里,对杨凌霄道,[今晚在这里过一夜,明天再回堡。]
[是,堡主。]
杨凌霄率先走了,小镇不大,杨凌霄出去办事的时候经常会经过这里来这里住宿的,对於这里的环境甚是熟悉,熟门熟路的到了小镇上最大的一家客栈安排好食宿。
客栈老板看到一行锦衣华服长相英俊的人要来住店,高兴得合不拢嘴,这可是贵客啊,像他们这种小镇,很少会遇到出手这般大方干脆的人的。殷勤的给客人安排了最好的客房,倒茶,烧水,置办饭菜,忙得不亦乐乎。
[困。]
白疏影一进到房间就盯著那张床看,也顾不得两天一夜没沐浴了,饿不饿了。
[再等一会,用过膳後再睡。]古天苍揉揉他的额角,本来还想让他沐浴的,但是看他犯困的样子,就不忍心勉强他了,不过不吃饭的话就会饿著的。
[醒了再吃,还要沐浴。]虽然很想现在就沐浴,但是……还是想睡觉。
[好吧。]古天苍妥协,让他躺到床上盖好被子,吻了吻那努力撑开的看著自己的眼皮,柔声道,[睡吧。]
[嗯。]
长长的睫毛颤了颤,不一会就睡著了。
[堡主。]门外传来杨凌霄的声音。
古天苍恋恋的看了床上的人儿一眼,方起身打开门,[你们先吃,影睡了,晚一点再端到房间来。]
[是。]杨凌霄低声应道,放轻脚步退了出去。
古天苍又回到床边坐下,守著白疏影出神。
[人呢?]
江玉颜见杨凌霄一个人回来了,问道。
[影公子睡著了,堡主说晚一点再端到房中吃。]
杨凌霄木著脸坐下。
[哦。]
[霄,吃菜。]
赵景尘凤眸含笑,殷勤的为杨凌霄夹菜。
[多谢皇子。]
杨凌霄口中道谢,神情却是古板严肃的,一点谢意也没有。径直端起饭碗就吃了,看也没看他一眼。
赵景尘露出受伤的神情。
江玉颜看著他们两个,心中愉悦,饭也似乎香了不少。
白疏影睡了两个时辰就醒了,古天苍一直守在床边,深怕一走开他就不见了。杨凌霄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热水准备好了,等白疏影沐浴完饭菜也端了进来。真是个尽职的护卫,不用主人出声,就把事情都办好了。
[唉,真有福,比你这个皇子还要享受。]
江玉颜在门外看著进进出出的忙个不停的杨凌霄如此感叹道。
赵景尘瞥了他一眼,目光调回渐渐远去的那人身上,[我这人天生是个劳碌命,做皇子也没享受过几天,还天天提心吊胆的,生怕一不小心小命就没了。唉。命啊。谁叫人家有个这麽厉害又这麽疼爱他的爱人呢。]说到最後眼中迸出火热的光芒,嘴角扬起一抹猎豹看到猎物时阴险贪婪的笑。
看得江玉颜一阵鸡皮疙瘩,顺著他的目光看到那个刚好消失在走廊拐角的挺拔的身影,不禁在心里为那人暗暗的祈福,不要这麽快被这头披著狼皮的羊吃干抹净。
第二天顾了辆马车一行人就上路了,中午的时候停下来休息一下吃了午膳就又继续赶路了,刚好在晚饭时间回到古家堡。
[小影儿。]
赵颜颜得了信,从早上就站在大门口引颈眺望。古冷凡也不劝,只是默默的站在她身边,到了吃饭的时间就吩咐下人搬了桌椅摆了饭菜,直接就让她在门口吃了,凉了为她披件衣服。
这会一看到远远出现的小黑点就颠簸著冲了出去,古冷凡一把把她拦腰抱起一个起落间就到了速度明显慢下来的马车旁。
赵颜颜还没站稳就冲著马车又惊又喜又急又喘的喊开了。
马车在他们到来的那一刻就停下来了,白疏影撩开车帘探出身来,赵颜颜就扑了上去一把把他揽在怀里。
[小影儿,娘的小影儿,让娘看看有没有受伤。]
让他离开自己的怀抱上上下下看了个遍在看到他凸起的肚子时露出更加心痛表情,全身上下摸了一遍又捧著他的脸凑近眼前看了良久方松开该拉住他的手。
古天苍在一边看到醋意直冒,但那是自己的娘,而且她真的是吓坏了,真的担心影,所以硬是忍住了。
[娘,我没事。]
白疏影安安静静的任她检查完,才开口道。
娘?
古天苍冰冷的脸上有了笑意,古冷凡静立在一旁,脸上没有表情。其余众人都微微的张大嘴,一副看到狗爬树的惊讶样,这,何时白疏影已经成了她的儿子了啊?明明还是他们两还没成亲的,充其量只能算是非法同居而已。不过白疏影那声“娘”还叫得真自然,丝毫没有生疏或扭捏。脸不红气不馁的。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知道吗,你真的是把娘吓了个半死。]
赵颜颜一手紧拉著他一手拍中胸口。
[不怕,影儿回来了,没事。]
赵颜颜看著他,泪眼汪汪。
[娘,上车吧,我们先回去。]
古天苍发话了,再这样下去天黑了也回不到家。




36、煎熬

[哦,好。]
赵颜颜抹了一把泪,仍不放开白疏影的手,跟著他们进了马车。
赵颜颜一直拉著白疏影的手不松开,直到进了饭厅坐到凳子上还不愿放开。
[娘,影要吃饭了,你也饿了,快吃吧。]
古天苍夹了菜到白疏影碗里和她的碗里,对於自家娘对影的喜欢实在有些不是滋味,照这种形势下去,小影儿一定会被娘霸住不放的。
[哦。]赵颜颜松开手,拿起筷子夹了几样白疏影爱吃的菜到他碗里,[快吃,快吃,小影儿一定饿坏了。]
[娘也吃。]
白疏影也学她的样子把菜夹到她的碗中。
[呵呵……….]
赵颜颜傻笑著把菜夹到口中,白疏影看著她高兴的样子也淡淡的笑了。
江玉颜和赵景尘互看一眼,低头扒饭。
[影,是娘叫你这样叫她的吗?]
古天苍躺在床上,看著怀中的人。
[嗯。]白疏影在他的胸膛出点头,[娘说等我问过爹爹了我们就能成婚了,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成婚後我就要叫她娘了,现在先叫著也没关系的。]白疏影说得理所当然。
[哦,那你就叫吧。]古天苍摸著他墨黑柔软的发丝,嘴角微微上翘,[影想跟苍成亲吗?想要跟苍永远在一起吗?]
[想。]白疏影点头,毫不犹豫的答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赌氢领域的发展!EQNR。美国)计划到2035年投资超过100亿美元。Wkintl (hold) (00532):台湾省港口前9个月营业净收入同比增长43.81%至15.49亿新台币。联发科:9月销售额479.1亿新台币。格力药业-B (01672。香港)于十月八日以121,400港元购回45,000股股份。吉林银行探索:多措并举创新银行资产管理业务。超级杀手来了!两大细分市场崩溃的信号是什么?美国重建的不稳定因素。新能源(01799)跌逾5%。最近被小莫减持,涉及金额约1.27亿港元。搜狗桌面 我的搜狗输入法怎么才能在桌面上显示?电视节目 如何收看高清电视节目天翼手机 天翼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叫天翼手机?佳程广场 燃气热水器的原理罚款34.42亿元!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美团“两选一垄断”行为进行行政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