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疏影在天苍 > 第19页

第19页

书籍名:《疏影在天苍》    作者:独舞夕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白疏影睁著澄澈清明的眼看著他,死一潭清澈幽碧的潭水,让人不知不觉沈溺下去,怎舍得再追究下去。
[我们出去。]
古天苍妥协了,吻了吻那泛著淡青的眼圈,心中疼痛,是自己不能保护好他,既然他不愿说,那就随他去吧。
两人刚想开门开门出去,就有两个黑衣人闯了进来,刚才一时惊慌,好一会他们才想起房里的人才是关键,就立马冲了进来,幸好人还没走。
古天苍将白疏影拉到怀里护住,也不出手,只是冷冷的看著对面的人。解决他们三个不是难事,只怕出了这扇门後就不容易解决了。
白疏影想要说自己也是会武的,也能对付这些人的,不用把他护在怀里的,但是想想还是不要说的好。苍定不会同意自己动手的,因为自己在他心中是个病人,是不能轻易动武的,因为江玉颜有吩咐过了。只要自己一拿剑,他们就会露出紧张兮兮的表情,後来时间久了知道自己只是拿拿剑而已并没有要舞的时候才放松了神情。
虽然知道大家都是为自己好,但是,不能练剑,他真的很难过,但是一想到是为了肚子里的小宝宝就有会觉得这一些的忍耐都是值得的。
双方对峙了一会,在黑衣人刚想提剑冲过去的时候,皓月清寒闪身而进,在那三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古天苍身边了。
[住手。]
紧跟的是沈青岩的声音,三人看到自家主人进来了,立刻收剑躬身,[主人。]
沈青岩挥手,让他们没有自己的命令不得轻举妄动。
[古堡主,皓月教主,两位稍安勿躁。]
沈青岩看著两个江湖上顶尖的高手,不急不躁的道,说完看了一眼被古天苍楼在怀中的人。
[今天我们只想救人,其他的来日再算。]
古天苍表明自己的立场,如今影放在第一位。
沈青岩深沈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挥退跟在身後的黑衣人,转身面对他们三人,沈声道,[我知道你们是有八成的把握才会这样闯进了的。]想必夜魂楼周围已经被包围了吧,沈青岩在心中苦笑,虽然打起来自己并不会输,但是恐怕夜魂楼的实力就会大大的折损了。对於绑架白疏影这一事,虽然是自己同意并亲自参与的,但是他的目的并不是要对古天苍怎样,而是有他自己的打算。
两人冷冷的看著他,都不答话,算是默认他的推算。
[我想跟古堡主做个交易。]沈青岩真诚的道。
[说。]古天苍看了他一眼,确定他是真的不想对付他们,方答道。
[我希望日後古堡主可以留赵景寒一命,我可以放你们走,不动一人拦截。]
沈青岩的眼中有著与他冷魅阴鸷的气质极不相符的无奈与沈痛。
古天苍冷冰冰的看著他,一时也没有给他答案,室内一时陷入寂静,有一股令人窒息的寒冷。
良久。
[苍。]
白疏影打破了室内寒冷的气压,仰头看著古天苍,清淡软脆的声音似清泉叮咚。
[什麽?]
古天苍收起冰冷的目光,温柔的看著怀中人。
[回家。]
白疏影看著他,一向清澈淡然的眼中有著希翼。
古天苍看了他一会,吻了吻他饱满的额头,[嗯,很快给。]他知道影是想帮沈青岩,他不知道原因,但是看著他没有伤害影的份上,那就顺著影的意不跟他计较了。
[我答应你。]
古天苍看著沈青岩道,眼神依然冰冷,他明著站在赵景寒那边跟自己作对,本来是不想跟他做这荒唐的交易的,但看著影的面子上,答应他也无妨。既然他会提出这个交易,那麽他定是看清楚了现在的局势,武丞相那边是必败的,已经撑不了多久了。

--------------------------------------------------------

我以为小鸟飞不过沧海,是以为小鸟没有飞过沧海的勇气,十年以後我才发现,不是小鸟飞不过去,而是沧海的那一头,早已没有了等待。
                                --------网文




33、更改交易

沈青岩感激的看了白疏影一眼,敛起眼中的喜悦,恢复沈稳冷静,对古天苍道,[多谢古堡主。我立个字据,保证夜魂楼以後不再对白疏影出手。]
[不用。我相信沈楼主是守信之人。]古天苍声音依然冰冷,不过已经缓和不少,[沈楼主是个聪明人,要不要继续自己的立场,希望你能多加斟酌。]
难得古天苍会说这麽长的句子,不是因为沈青岩而是因为如果沈青岩退出的话,武修柏的事就能快点结束,自己就能有更多的时间陪在影身边,亲自保护他了。
沈青岩眯了眯阴翳的双眼,脑中瞬间闪过那人俊美但狂躁阴冷的脸,只是一瞬间的晃神很快就恢复镇定,[多谢古堡主提醒。]
古天苍朝他点头,转头对皓月清寒道,[清寒,走。]搂著白疏影向门外走去。
皓月清寒跟沈青岩有过交道,对於他的为人也是了解的,觉得他是个可以信任的人,便放了心跟在古天苍身後也不提防身後的沈青岩。
古天苍一打开门外面的杀手就“唰唰”的抬起剑,进入戒备状态。
古天苍停下脚步,冷冷的看著那些面无表情的杀手们。
[让他们走,谁也不准动手,也不能追出去。]沈青岩踏出房门,眼神阴冷的扫了自己的属下们一眼,冷魅阴翳。
众杀手闻言“唰唰”的又把剑收了回去。挺身静立。
古天苍他们刚想抬脚继续皱就被一声愤恨呵斥顿住了。
[想走,没那麽容易。]
赵景尘手中提著剑浑身散发著阴冷的气息,对沈青岩瞪著冒火的双眼,咬牙切齿,[沈青岩,你想干什麽。你想要背弃我们之间的约定吗?]
攥著剑的手紧得泛白,虽然极力控制但还是忍不住微微颤抖著,紧抿著的唇瓣也褪了血色。虽然他们之间只是各取所需的利益间的交易,但是他单方面半途毁约,那不是要将他们推入死路吗?沈青岩,他以为他是真的喜欢自己的,但是………虽然自己永远也不会喜欢上…….能让自己动心的是纳罗国的江山。当初口口声声说喜欢自己爱自己,而自己也明确的说了自己所要的。他竟敢,竟敢欺骗他赵景寒…………
[寒……..]沈青岩冷魅阴鸷的眼中闪过心痛和紧张,但很快就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现在不能动摇不能心软,他沈青岩想要得到的就要用自己的方式得到。阴沈著脸,声音带著冰冷冷的残酷,[我不是要毁约,而是………]沈青岩顿了顿,眼中有著残酷的温柔,[而是我们应该换一种方式相处。]
[你……..]赵景寒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麽,但是心情平复了不少,只要他不半路退出就好,该相处方式,他不知道他们两还能有什麽更好的相处方式。现在最重要的是眼前的事,[先不说这事,今天他们绝对不能走。]笑话,好不容易找到了古天苍的软肋而且成功的把他引来这里,错过了这一次机会想要再威胁到他就难上加难了。
沈青岩将目光落在那三人身上,语气坚定不容抗拒,[他们,今天一定要放。]
[什麽?]赵景寒刚压下了了些许的怒气又升了好几倍,[沈青岩你再说一遍。]
沈青岩目光灼灼的看著他,一步一步的向他走近,那目光那神态似乎要把他拆吃入腹。饶是赵景寒再怎麽无视他再怎麽不喜欢他,被他这样盯著,一步步逼进熟悉霸道的气息,都让他感到一阵阵颤憟,呼吸也急促起来。瞪眼看著还有三四步就走到自己面前的人,[你……..你要干什麽?]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不安,梗著脖子道,[你要是敢放他们走,我们就彻底的完了。]
沈青岩往前跨了一步,低头,鼻尖碰到他的鼻尖,呼出的潮湿的热气喷到他的颊上,侵蚀他的感官;眼神是在他面前从来没有过的阴狠,赵景寒慌了,攥紧了发白的手,用同样阴冷的眼神回瞪他。
[我再放任你这样搞下去,我们迟早会完的。]沈青岩双手捧起那张令自己又恨又爱的脸,忽的温柔一笑,瞬间融化了那应冷的冰封,说出的话却是没有温度的,[所以,现在我们之间的交易要改一下了,以後,我说的算,而你,只要服从就好。]既然给他自由给他时间最终换来的也不过是他的鄙视和漠视,那麽为何不干脆以自己的方式,让他臣服,把他留在身边呢。
[你,你说什麽?改……….]赵景寒又惊又怒,刚想拂开捧著自己脸颊的手脖颈後就传来一阵麻痛,话语消失在喉咙间,眼前一黑,晕倒在男子怀中。
[寒,我爱你。]沈青岩接住软下来的身体,覆在他耳边低声的倾诉,柔柔的看著那张即使在昏睡中仍然抹不去那刻骨的阴冷的脸,轻轻的吻了吻那双紧闭的眼,转头看著那不动声色的三人,声音平静,[你们,走吧。]
白疏影看著那两人,清明的眼中有著迷茫和疑惑,他知道沈青岩是喜欢赵景寒的,而赵景寒似乎也不是讨厌他的样子,可是……..他们为什麽要彼此伤害对方你。他不懂,明明是喜欢的,为什麽要伤害?他眨了眨美丽的凤眼,转头埋进面前温暖宽阔的胸膛,抓紧他的衣襟,脸颊在上面轻轻的蹭了蹭。不懂他也不去多想,他要的已经在眼前,已经在自己的手中了。他和苍,是不会彼此伤害对方的,因为爹爹说过,爱一个人,就要让他幸福,要保护爱护他,不要让他受到伤害。而真正爱你的,也就是会这样待你的人。
皓月清寒冷冷清清的站著,对於那两人之间的纠缠,不置一词,寡淡的脸上看不出上面表情,淡如烟轻如风。
古天苍搂紧怀里的人儿,轻抚著他的发丝,向发话的沈青岩略一点头,足尖轻点,[再会。]冷冷的音声飘荡在渐渐染红的天边,人已经消失在夜魂楼了。
几乎是同时皓月清寒也跟著走了,留下微微动荡著的空气。
众杀手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什麽样的高手没有见过,但都逃不过他们的剑锋。但是今日,终於知道什麽是真正的高手了,终於知道他们为什麽可以无声无息的潜进守卫森严的夜魂楼了,那两人的武功,肯定能跟主人齐平,甚至是更高上一层也说不定。这还不是主人这麽轻易就放他们走的主要原因吧,夜魂楼外面已经被皓月教包围了,而古天苍在这里,想必他的人马很快就会到的。加上这段时间帮助武丞相和安王他们的势力虽然折损的不是很多,但是却分散了不少,如果真的要打了话,他们是必输无疑的。主人的决定是正确的,虽然这样看起来很没面子,但是,搭上整个夜魂楼就是愚蠢的莽夫才会有的行为。




34、夕阳暖红

沈青岩淡淡的看了一眼三人离开的方向,扫了眼神微变的属下们一眼,[都回去自己的岗位。]低沈威严,他是江湖上第一杀手组织的头头,那股天生的威严和阴狠,是忽视不了的。
[是,主人。]
众杀手回神,齐声响亮的应道。
沈青岩打横抱起怀中昏睡的人,闪身往自己的院落掠去。
古天苍搂著白疏影和皓月清寒施展轻功一路向夜魂楼外面奔去,一路走来,他们也没有特意隐藏行踪,在离开夜魂楼守卫范围之後都没有受到阻拦,一路畅通,沈青岩果然是个守信之人。
此时已经接近黄昏,西侧的天空渐渐染上一片砖红,似火般热烈,暖融融红彤彤的,甚是好看。
[大少主,古堡主。]
卫子烈在离夜魂楼百米之外带著皓月教的人备战接应,此时见到他们不费一兵一卒平安归来,欢迎的迎上去。身为皓月教的左护法,常常跟皓月清寒一起办事,跟在他的身边的时间比其他人要来得多,自是知道古家堡的堡主古天苍是皓月清寒的好友。而对於古天苍,虽然为人冰冷不易接近,但对於这样的强者卫子烈敬佩的。此次要救的人似乎是古堡主很在意的人,一开始卫子烈就对这个人产生了好奇,猜想会不会是古堡主的心上人,那定是个特别的女子,不然怎麽能让一向冰冷的古堡主动心呢。此时抬头看到窝在古天苍怀中的清俊男子,不免愣了一下。好,好俊逸的男子。但是…….看他们两人亲密的姿态,原来古堡主喜欢的是男子。
[子烈,辛苦了。]
皓月清寒似乎对他的愣神不堪在意,淡淡的说道。
[恭贺大少主和古堡主顺利归来。]
卫子烈知道自己这样很失礼,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向古天苍怀中的男子看去。男子似乎也注意到他的目光,一双明亮澄澈的凤眸带了点纯粹的好奇看向他。好美,卫子烈暗暗惊叹,这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眼睛。
古天苍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伸手将男子的头按会怀中。
卫子烈被他那一眼看得打了个寒颤,这,这样也要吃醋,看来,古堡主真的是爱上这个男子了。
[清寒,要不要到古家堡来?]
古天苍不去理会卫子烈好奇的目光,淡声的问皓月清寒。
[不了,我答应傲之今晚回去的。]说的“傲之”这两个字,皓月清寒淡然的脸上多了几许神情。皓月傲之是他养父之子,是他的弟弟,两人虽说不是亲兄弟却比亲兄弟还要亲。皓月傲之为人疏懒散漫有时任性起来又像果然孩子,只有皓月清寒能受得了他。要是今晚不回去的话,不知他又要怎麽闹了,虽然很想到古家堡去,但还是以後再找机会吧。
一听是为了皓月傲之,古天苍皱了皱眉,对於那个只知道赖在皓月清寒身边的无赖似乎很不喜欢。但这是别人的选择,他从来都不会得多加干涉的,淡淡的“哦”了一声,接著道,[谢谢,清寒。]
皓月清寒淡淡一笑,没有说话,看向他怀里的白衣人,问道,[这位是?]
虽然出动皓月教的势力来救这个人,但他却不知道这人的名字。
白疏影闻言抬起头来看向他,凤眸中带著友好的笑意。
古天苍温柔的看了怀中人一眼,给他们介绍,[白疏影,我喜欢的人。影,这是我的好友,皓月清寒。]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城地香江1月15日开盘涨幅达5%城地香江1月15日打开涨停股票印花税怎么算 注册资本的印花税税率是多少?溢价交易 大宗交易溢价的规律普陀山在哪个省 普陀山在哪里个城市银联标志 在个人名片上用银联标志可以吗?火箭股份 中天火箭股票分析,中天火箭公司怎么样?汉森制药股票 2011年12月22日买的汉森制药,买入价24元,什么时候能解套?东莞证券唐山营业部真高。兴民钢圈股吧 兴民钢圈是什么板块的股票?王世宏 看守所有多可怕?纯银价格 淘宝上卖的十几块的纯银手镯是真的吗?北京离婚率 北京离婚的人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