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疏影在天苍 > 第18页

第18页

书籍名:《疏影在天苍》    作者:独舞夕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公子,该吃饭了。]
少年眉目温和,淡淡的对他说道,将饭菜从篮子里拿出摆在桌子上,都摆放好了就走过去帮白疏影送了手上的绳子。
[公子,小心点。]
少年
扶著白疏影坐在桌旁的椅子上,他脚上的绳子并没有解开,行动很不方便。
[谢谢。]
白疏影并不讨厌这个温和恬静的少年,淡声对他道谢,虽然被绑了一天,浑身酸软,没什麽胃口,但是为了肚子里的宝宝,饭还是要吃的。拿起筷子慢慢的吃了起来。
少年看著这个清逸寡言的白衣公子,心中感到一阵怜惜。不知,安王爷跟他有什麽深仇大恨,明知道他现在是逃不出夜魂楼的,还要绑住他的手脚。因为楼主不同意他将人关在地牢,不同意他对这位公子动用私情,所以心中愤恨,说什麽都要绑著他,以泄心头之恨。
白疏影吃得不多,很快就饱了。
少年想要说什麽,但还是什麽也没有说,默默的收好碗筷放到篮子中。
[公子,我帮你绑好。]
少年眼中有些不舍,但主子吩咐的事还是要照做的。不然被安王爷发现了自己动手那就更糟了。所以这事是能蒙混的,还是照办的好。
[我要出恭。]
白疏影看著少年,淡淡的道。
[哦。]少年脸色有些泛红,蹲下来把白疏影脚上的绳索也解开了,[公子,请跟我来。]
主人说他要做什麽都顺著他的意,不用再请示了。这院子的里里外外都是夜魂楼的杀手,连只蚊子都飞不出去,主人并不担心他会逃掉。
白疏影点头,跟在少年身後。
被马车颠簸了一天一夜,又被绑著坐了一天,腰上甚是酸痛,饿上冒出细小的汗珠,但还是忍住了,脸上并没有什麽异样。
白疏影静静的跟在少年身後,脚步轻盈,落地无声。
----------------------------------
<影苍>双更,第二更大概在中午的时候!谢谢亲们的支持!!

--------------------------------------------------
早秋惊落叶,
飘零似客心。
翻飞未肯下,
犹言惜故林。
  -----孔绍安




31、皓月清寒

走了一小段路穿过一道拱门,在行了十余步,少年停了下来,刚想转身对白疏影说声到了,就被一击轻巧的手刀击晕了。
“对不起。”白疏影在心中默默道歉,少年对他很好,他却伤了他。
刚伸手扶住少年的身体,周围就蹿出十几个黑衣人,团团的把他包围住了。
白疏影早就料到会有这麽一出的,也不慌,将少年扶著靠坐在一棵小树下,方将注意力转到黑衣人身上。
[白公子,请跟我们回去。]
一黑衣人道。
白疏影静静的看著面前的黑衣人,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是逃不出夜魂楼的,但是他不想让苍太过担心,还是要试一试的,不然总是有些不甘心的。
白疏影没有说话,也没有移动脚步回去,只是不知何时在众人没有看清楚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把软件,薄削如蚕,银光闪烁,那光,似温柔又似冰冷,很矛盾的感觉。
这些杀手里面也有那晚的人,见识过他的武功,都戒备起来,丝毫不敢放松。
双方不说话,白疏影身形一动,向守备比较薄弱的那个方向攻去,也许幸运的话,就能逃出去了。
但是他只走了两步,就又被包围起来了,毕竟是实战经验不多,对於这种技术还很纯熟,双方缠斗起来,谁也不肯放松。
白疏影身子比起那晚更加沈重了,招式也有些滞慢加上对方人数众多,在伤了几个杀手後就有点疲惫了,渐渐的显示出弱势了。
[白公子,请跟我们回去。]
刚才开口的黑衣人又开口道,声音没有起伏,但是听得出他们并不想伤了他。
白疏影微微的喘息著,没有回应他的话,手中的剑光不停。
又缠斗了一会,在白疏影有点支撑不下去的时候,沈青岩来了。
[白疏影。]
众人听到他的声音都停了下来。
白疏影喘著气看向沈青岩。
[我不想伤害你。]沈青岩硬朗的脸上看不出喜怒,[但也不会轻易放你离开夜魂楼,请你不要自找麻烦。]
跟赵景寒比起来,白疏影更喜欢沈青岩。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也不多做挣扎,对他略一点头,就往来的方向走去。
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回头看看昏睡在树下的少年,道,[不要怪他。]
[我不会罚他的。]
沈青岩很干脆的答道。
白疏影得到答案,头也不回的走了。
沈青岩一挥手,黑衣人都不见了。沈青岩看著白疏影的修长的背影,眼中闪过不知名的光芒。
白疏影回到房内,也没有人逼他绑手绑脚的了,走不了,他也不是很介怀,苍一定会来救自己的,躺床上一会就睡著了。
古家堡离夜魂楼其实也不远,马车疾奔的话一天多久可以到了,沈青岩和赵景寒抄的是夜魂楼的人平时进出京都时的近道,大半天的时间就到了。古天苍是傍晚才得到的消息,布置好人手後就已经是晚上了,他连夜骑马赶往夜魂楼。
夜魂楼地处偏僻,山林密布,马匹在山林间行走不便,他便弃了马施展轻功,穿了一块密林,翻了一座高山,山那边便是夜魂楼的主营所在。
夜魂楼一百米之内都有人把守,虽然他一人可以闯进去,也想要快点把影揪救来,但他并不是有勇无谋的莽夫而是统领整个古家堡的堡主,他必须在确保在万无一失的情况下把影救出来。
秋阳当空,并不是灼人的烈日,阳光很温和,在树梢叶片上跳跃出欢快的舞蹈,仿佛不知人间疾苦的精灵。
古天苍立於树顶上,负手眺望著守卫森严的夜魂楼,阳光落在他冰冷俊朗的脸上,投下一片灰暗的阴影,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他只是静静的站立著,任风吹拂著发丝和衣裾,不动也没有移开视线。
一个时辰後,仿佛石化的古天苍终於有了动静。他蓦地转身,眼中有喜光一闪而过。
[清寒。]
古天苍声音低沈,脸上的没有什麽表情,但是神色却比平时要缓和的。
[天苍。]
来人轻松自如的立於树颠之上,看来也是个高手。一身剪裁极好的玄衣,长身而立,修眉黑眸,挺鼻薄唇,五官不似古天苍的深刻俊朗也不似江玉颜的精致完美,而是一种耐人寻味的疏淡,似乎是漫不经心的一笔,但是却极有味道,让人看起来很舒服,想要一直看下去,移不开目光。玄衣人是古天苍唯一的好友,皓月教教主的养子皓月清寒。皓月教是唯一可跟夜魂楼匹敌的黑道组织。
皓月清寒也是个不多言的人,清冷寡淡,但却不是古天苍的那种逼人的寒,而是淡淡的,一种疏离的冷清。虽然是养子,但是跟皓月教主的儿子他的弟弟感情却很好,皓月教上下没有人敢看轻他。
[准备好了吗?]
虽然是好友,但是他们却很好见面,除非有不得以的事。此次就是为了白疏影的事,古天苍才会找他的。皓月教比古家堡还要靠近夜魂楼,调集大班的人马速度就更快,最重要的是皓月清寒比较熟悉夜魂楼的地理结构,想要救人筹码和把握就更高了。如果被俘的不是白疏影,古天苍绝对不会找他帮忙的,凭给古家堡的实力已经绰绰有余了。
[嗯。]
皓月清寒点头。他不知道在夜魂楼里面的那个人是谁,但却知道那人定是对古天苍来说极其重要的人,不然以他的性格也不会找自己帮忙的。
古天苍和皓月清寒先潜进夜魂楼里面打探人诶关在哪里,先把人救出,再让皓月教的左护法卫子烈指挥人马包围夜魂楼,如果他们被人发现了,外面的人再现身接应。
这次的目的只在於救人,他们并不想造成太过的伤亡,帐以後慢慢再算还不迟。
由皓月清寒带路,尽量避开守卫的人加上两人绝顶的轻功,有惊无险的进入到夜魂楼里。
白天潜入一个数一数二的杀手组织内,其难度可想而知。可是古天苍是一刻也不能等了的,即使被发现,他们也有足够的把握把人安全的带出去,只要在找到人之前不被人发现。虽然这里是人家的地盘,但是皓月清寒带来的人加上即将到来的古家堡的人马,足以跟夜魂楼抗衡。相信沈青岩也不是愚蠢之人,定不会轻举妄动的。两人都有信心,动作也轻快利落,没有过多的负担。
两人躲过一个巡视的人,跃过高高的围墙,那人只感觉到似乎有什麽东西闪动了一下,向这边瞥了一眼,以为是树影在摇晃,也不多加理睬。
两人隐藏在一丛半人高的茂密植物後面。
夜魂楼占地面积宽广,想要一间间找,那肯定是不行的。皓月清寒只对夜魂楼周围的环境熟悉,但是内部的构造也不是很熟悉,关押人的牢房在哪,他也不是很清楚。
皓月清寒看向沈著脸的古天苍,以眼神询问他接下来该怎麽做。
古天苍回看他一眼没有说什麽,伸手进怀里拿出一个半个巴掌大的透明水晶盒子,里面装的东西也是洁白近乎透明的几乎和盒子融为一体,分辨不出是什麽东西。

----------------------------------------
别来半岁音书绝,
一寸离肠千万结。
难想见,易相别,
又是玉楼花似雪。
暗相思,无处说,
惆怅夜来烟月。
想得此时情切,
泪沾红袖。
----韦庄【应天长】




32、白玉小蝶

古天苍回看他一眼没有说什麽,伸手进怀里拿出一个半个巴掌大的透明水晶盒子,里面装的东西也是洁白近乎透明的几乎和盒子融为一体,分辨不出是什麽东西。
皓月清寒一看到他拿出来的东西就知道他要干什麽了。盒子里装的是天山上特有的一种小蝶,通体莹白,喜欢栖息在岩壁雪缝中,而且数量极少频临灭绝,更重要的是一离开它生长的环境就很容易死去,几乎没人能成功把它们带离天山。这种珍稀的小蝶有一种特殊的功用,只要让人服下另一种对人体无害的香料,无论在何时何地它都能追踪到那人所在的位置。想要得到它那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皓月清寒想这世上可能也就古天苍有这麽一只了。
古天苍轻轻的把盒子打开,才刚开了一条不大的缝隙,就有一团小小的白玉般的东西挣扎著爬了出来,一接触外界的空气就迫不及待的展开薄纱似的小翅膀,轻盈的向一个方向飞去。被淡柔的日光折射出道短急的银线,一闪而过。
两人对看一眼,跟在小蝶後面,施展轻功,避开守卫,在离这里不远的一座小院子里停了下来。
小蝶扑扇著小小的透明的翅膀翩延的舞进一个窗子里。
小蝶进到屋里顿了一下,就径自的往那边床飞去,在床上睡著的人的头边转了一圈,最後停在他精巧挺直的鼻子上,缓缓的扇动翅膀。
毕竟是在别人的地方而且是被人抓过来的,即使知道沈青岩不会对自己怎样,但是起码的警觉性还是有的。所以睡得不沈的人很快就被鼻子上的小东西弄醒了。
张开眼,轻轻转动了下头,小蝶就欢快的在他的面前打著转飞著。白疏影有些迷糊,在看清在面前的是个美丽的罕见的小蝶後,露出淡淡的笑,摊开手掌让小蝶落在掌中。小蝶似乎知道他的心思,手掌一张开就乖顺的落了下来,薄纱透明的翅膀不停的扇动著,似乎很是高兴。
小蝶进入的这一院子里里外外都埋伏著人,想必就是这里了,但是想要进去却不是那麽容易的事,即使他们轻功再厉害也不能保证在进去的时候不被人发现。
两人躲在一处拐角处,观察了一边形势一时也没有办法。
[我先引开他们,你再进去?]
皓月清寒提议道。
古天苍是不想让好友冒险的,但是除此之外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虽然这样会很快暴露他们的行踪,但是起码自己能趁乱潜进屋里,只要自己在影身边,那就没有什麽好担心的了。古天苍思量了一下,估计以皓月清寒的武功,这些人还不能对他怎麽样的,便点头轻声道,[嗯。小心。]
皓月清寒轻轻点头,就快速的跃了出去。
[谁?]
守在院里院内的黑衣人见有人闯进了,都有些吃惊,毕竟夜魂楼外面的守卫不是吃素的,想必来人绝对不会是简单的人物,决不能掉以轻心。
皓月清寒也不逃,跟掠过来的黑衣人缠斗起来。
古天苍趁这一瞬间的混乱,轻巧的从窗户闪进屋内。
[影。]
低沈冷漠的声音里夹著不容忽视的激动,刚进来还没站定就看到正翻身坐起的人。
[苍。]
一听到外面有动静他就放了手中的小蝶坐了起来,想不到是苍,他这麽快就找来这里了,他以为还要迟一点呢。
[没事?]
古天苍将他搂进怀里,心痛的轻抚他明显消瘦下来的脸颊。白疏影刚想点头说没事就被古天苍的夹著怒气的低寒声音截住了。
[这是谁打的?]白皙消瘦的脸上有明显的红痕,显然是被人打的。要是让他知道是谁做的,自己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不过他也没想过一个被俘的人,仅仅是脸上多了几道指印而没有受到其他的刑罚那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他应该庆幸才是的,但是一看到心爱的人被人打了,心中的怒气是怎麽也压制不下去的。
[没事。不痛。]
白疏影感觉到身上不同以往的寒气,仰头吻了吻他薄削的唇,安慰道。
[是谁做的,影?]
古天苍不知道他为什麽要袒护那个人,但还是放柔了声音,虽然他心中为他这样做敢到生气。
[真的,苍,没事了。]
这痕迹是昨晚赵景寒留下的,那时自己被绑住了手脚,不然是不会被他打到的。不过他还是不想追究这事,当时赵景寒还想用鞭子来抽自己的,但是被沈青岩制止住了。他看得出沈青岩是喜欢那个讨人厌的赵景寒的,沈青岩对自己不错,他也不讨厌他,所以看在沈青岩的面子上他就不想追究这事了,他知道苍知道是谁打自己的一定不会让那个人好过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基辅迪纳摩 巴萨2-1战胜基辅迪纳摩队的比赛里,格列兹曼的表现如何?戴尔服务 戴尔售后服务如何?苹果App 苹果手机自带app哪些恶意软件 这个是不是恶意软件自2020年3月以来,2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首次超过0.40%。狩猎季节 谁有狩猎季节资料进口红酒 进口葡萄酒跟国产的有什么区别?Bing 为什么大家都不用Bing??四大名爹 天下第一中一刀的父亲是谁杀的远东地区 远东地区具体指哪?航班查询 航班时刻表查询水资源费 水资源费改税内容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