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疏影在天苍 > 第17页

第17页

书籍名:《疏影在天苍》    作者:独舞夕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白疏影淡淡的叫了赵景尘一声,也不等他回答,就缓步往前走了。
[疏影。]赵景尘赶紧追上去与他并排走著,[你知道柳依依为什麽要那样对你吗?]
白疏影涉世不深,对於情爱的事不堪了解,赵景尘怕他被人欺负了,会吃亏。虽然古天苍对他百般呵护,但是
有些事是防不胜防的。
[她喜欢苍,而苍喜欢我。]
他不明白为什麽那个女子会如此多变,明明刚才还是一副怒气冲冲想砍人的样子,下一刻就能娴熟温良,娇柔万千了。他不喜欢这样的人。
看来他也不是什麽都不懂的,[她那样的这叫做嫉妒,有时候嫉妒会令人变得不可理喻,变得毒辣狠历的。以後见到她要防著她一点,知道吗?]
哎呀,自己什麽时候变得这麽婆妈了。自从江玉颜说他的眉眼长得像自己以後,自己就不知不觉的真的把他当弟弟一样对待了。赵景尘无奈的摸摸鼻子。
[嗯。]
[告诉你一件事。]赵景尘很是神秘的道,等白疏影稍缓下脚步了,方继续道,[我父皇,也就是当今的皇上赵宇,他有一张画,画上的男子跟你长得一模一样。]
[哦。]
白疏影轻轻的应了一声,不表示感兴趣也不表示厌烦。
赵景尘有些泄气,但是还是继续道,[父皇好像很喜欢画中的男子,每天都要痴痴的看上好几个时辰。]
[哦。]
[……….]
[我怀疑画中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你爹爹了,要不然,这世上哪有这麽像的两个人的,只有父子才会长得这麽像。]
[爹爹?]
白疏影停下脚步,侧头看著赵景尘,眼中有著疑惑。自自己懂事起,爹爹就一直住在山中,对於爹爹的过去,爹爹从来都没有说,自己也没有问。爹爹不让自己把居住的地方告诉任何人,那必定是爹爹在躲著什麽人,不想让那个人找到。难道,会是景尘的父皇,纳罗国的皇上?
[对,我猜十有八九就是你爹爹了。不信的话,你可以跟我回宫去看看就知道了。]
虽说这样有点儿损人利己,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
[不,苍在这里。]
白疏影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虽然很想知道那画中人是不是爹爹,但是,他不想离开苍。
[哦。]赵景尘失望的垂下眼,[那等你想去的时候再跟我说吧。我纳罗国皇子之名发誓,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虽然是自己要将他带入宫的,但是还是不忍心看他受到伤害,即使父皇要对他怎样,自己也会保护他的。

-----------------------------------------------------------------------------
周末,今天《影苍》双更………………
-----------------------------------------------------------------------------
因为我们曾经一起快乐过,一起伤心过,
所以一些事,一些话,不必感天动地,只要一点一滴就足够了。
-----网文




29、京都

古天苍命自家布庄的最好的裁缝进堡给白疏影量身做衣,春夏秋冬一年四季的衣服整整做了十大箱,且都是上好的衣料绝顶的做工,丝毫不比皇上的衣裳差。
江玉颜瞪大眼,看著京都最有名的古韵纺掌柜指挥著小夥子们抬著一个个大箱子进入古天苍的院子,愣愣的低喃,[这啥,至於嘛?这麽多!小影儿可以穿到老了。这十箱的衣物,可以低上好几家穷人家好几年的开销了吧。奢侈浪费,真不人道啊。]他倒忘了自己向古天苍提出的条件中就包括古韵纺做的衣裳这一项了。
赵景尘嘴角含笑,[有人宠著就是不一样啊,我这个皇子还没有过这等待遇呢。真是羡煞人啊。不过,我们都沾了光了,也不赖啊。]
的确,这不,趁著裁缝进堡来,他们这些个都沾了白疏影的光,每人都做了几套衣裳呢,也该知足了。
[是啊,该知足了。人跟人真的是不同命啊。]江玉颜抚额感叹。
白疏影倒没什麽激烈的表情,只是翻著一套套月白的衣裳,触到柔软的衣料时脸上会露出浅浅淡淡的笑。让人知道其实他的心里是很喜欢的。其实,他并不是因为这麽多的衣服而高兴,而是因为他喜欢这些纯粹干净的白,只是单纯的喜欢这种单薄的颜色颜色而已。
至於柳依依当然是气得无法形容了,但是因为上次的事情,被她表哥古天苍含冰带霜的警告过一次後,在小陶的指导下,似乎变得沈稳了不少,只是闷在屋里生气,也不知是真的放弃了还是在谋划什麽。
江玉颜发现最近古天苍有些欲求不满,那本来就冷冰冰的更是像拂了一层冰似的,寒气逼人。江玉颜闷笑,但也只是偷偷的笑而已,哪敢在他面前光明正大的笑出来。
看得到却吃不到的心情,江玉颜没有亲身体会过,但是,那种憋闷难熬,江玉颜也是可以想象的。谁叫他自作孽,古家堡那麽大的地方偏偏一定要把白疏影留在自己的房内同睡,不可活也不能怪谁了。
古家堡在京都的郊外,坐马车的话一个时辰就可以到达繁华的京都中心。
这天赵颜颜和古冷凡要进宫见皇上,就顺便捎上白疏影,免得他整天闷在房中,对身体不好,出去走走才有益身心健康。白疏影对这些没有异议,他也不觉得在房中呆著就闷,除了被禁止练剑全身不舒坦外,找不到什麽不快的。
柳依依吵著闹著撒娇撒泼什麽都用上了,最後赵颜颜妥协只好让她跟上了,
原本古天苍是不同意把白疏影带出去的,虽然带了十多个护卫,但是自己不在他身边总是不太放心的,但经不住他娘的软磨硬泡,只好同意了。他想有父亲在身边,他的担心也就有点多余了,父亲的武功经验要比自己更上一层,遂放下了心。
他没有料到世事是无偿的。
四人乘的是上好的马车,一个时辰多一点就到京都中心了。
白疏影下山不久,下山以後到的都是一些小城镇,而且都没有逛过市集,一看到京都繁华的景象,难免有些好奇,东看看西看看的,赵颜颜乐颠颠的跟在他身边,不停的给他解说摊上卖的是什麽东西。古冷凡当然是妻子到哪就跟到哪了,也不出声,默默的为她挡开拥挤的人群。柳依依这次也不哼声了,只是用怨毒的眼神盯著白疏影的背影。小陶附在她耳边,不知说了什麽,柳依依的笑更加阴险得意了。
[小影儿,饿了吗?]
赵颜颜脸颊泛红,有兴奋的也有运动导致的。
[饿。]
白疏影的好奇心满足了,对这些东西也不是很感兴趣了。
[好,好,我们去吃饭。]赵颜颜拉著白疏影,回头看向身後的人,招呼道,[小凡,依依,快跟上来,要去吃饭了。]
[是,舅妈。]
柳依依收起脸上的狠毒的神色,甜笑著回应,跟了上去。
古冷凡看了一眼自己的外舅女,神色不变,招来护卫吩咐了一声就跟了上去。
用完午膳,赵颜颜拉著白疏影道,[小影儿,你和依依他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跟小凡进宫去一趟,很快就回来了。千万不要乱跑哦,不然娘会被苍儿骂的。]赵颜颜一想到自己儿子那张冰冷冷的脸,就感到一阵无力。她是想把小影儿也带进宫去的,不过,要是被皇帝表哥扣留在宫中那自己就惨了,苍儿不把皇宫揭了才怪呢。
[不骂。]
虽然苍总是板著脸,但是他知道他是很孝顺自己的爹娘的,怎麽会骂她呢。
[呵呵…..不骂就不骂。到时他要是敢瞪我的话,你一定要帮我说他哦。]
苍儿跟他父亲是一副德性的,对旁人都是一副冰山脸,但对自己的爱人却是很溺爱的。到时候只要小影儿一出马,不信苍儿的这条冰棍不化成绕指柔。
[嗯。]
白疏影点头。
赵颜颜甚是满意,转头看向柳依依,道,[依依,你跟小影儿先在房间里休息,舅妈很快就会回来的。]
[是,舅妈。]柳依依笑颜如花,乖巧道,[舅妈舅舅路上小心。]
赵颜颜拉著自己的丈夫,欢欢喜喜的走了。
白疏影累了,也不管柳依依在,径直走到床边躺下了,不一会就睡著了。
柳依依恨恨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回自己的房里去了。

---------------------------------------
自君之出矣,
明镜罢红妆。
思君如夜烛,
煎泪几千行。
---陈叔达




30、被掳

秋阳柔煦,在这个荒芜的世界投下大片大片的剪影。
昏昏沈沈,摇摆晃动,仿佛置身於一个剧烈震动的空间。脑中抽痛,胸口闷闷的,胃中也极是难受,翻腾著叫嚣,似乎要把里面的东西都震荡出去。
[嗯……….]
长长的睫毛颤了颤,眨了几次眼,适应光亮後才完全睁开。
[醒了?]
耳边传来似笑非笑的声音,暗哑中带著恨意。
眼睛干涩,视线有些模糊,加上身处在摇晃的马车上,一时半会对不准焦距看不清说话的人是谁。想伸手揉揉发胀的头脑,可是却发现自己的手脚都动弹不得,显然是被绳子绑住了。t对於这种不妙的境况,他并没有露出惊慌失措或者其他激烈的反应,只是不悦的皱了皱眉,随即静静的看著对面的两个男子。
[你知道你现在在哪吗?]
刚才出声的男子似乎对他的反应很不满,狠狠的扯了一下他的衣袖,差点把他扯倒。
白疏影仍然没有说话,只淡淡的皱了皱眉,似乎是有些疲倦了,看也不看那满脸愤恨的男子一眼,缓缓的闭上眼。
他知道现在自己的处境,这两人就是那天晚上追杀他们的人,现在抓了自己想必是要拿自己来威胁苍他们的吧。白疏影想著,觉得这种情况让自己心里很不舒服。都怪自己不够警惕,睡得太死了,习武之人这可是大忌。可是自己也没办法,自从怀孕後不但爱睡而且警惕性也大大降低了。
[你………]赵景寒努力压下心中的怒火,轻哼一声,[现在你是本王的阶下囚,看你还能嚣张到什麽时候。]阴阴一笑,[我倒要看看古天苍有多紧张你,看他还能不能一次次破坏本王的好事。]
苍?白疏影心中一动,脸上表情不变,仍然闭眼小息。
沈青岩始终沈默著,不发一语。
马车!辘!辘的前行著,速度很快,扬起一阵阵尘埃。
[小影儿。]
赵颜颜没踏进房门就嚷嚷开了,好不容易逃离表哥制造的压抑的气氛,终於可以见到小影儿了,心中甚是欢喜。
[小影儿,娘回来了。]
没有声音,奇怪了,难道是睡了吗?这麽久了也应该醒了啊。赵颜颜刚推门进去,就迫不及待的搜索著,看他是不是坐在外室里。
古冷凡一踏进房门就觉得不对劲了,本来就冰冷的脸现在显得更加阴冷了,[日、月。]低沈冰冷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房内。
一听到丈夫出声,赵颜颜就知道不对了,慌张的不边喊著白疏影的名字边冲进内室。
古冷凡冷著脸跟了上去。
[小凡,小凡,怎麽办,怎麽办?小影儿不见了。]
赵颜颜急得冷汗直冒,在空旷的房里无措的乱转。
[别急。]
古冷凡放柔声音安慰了一声,眼光扫过绣著翔凤的屏风,快速掠了过去,看到本来应该守在屋子周围的十多个侍卫稀稀落落的昏睡在地上。
伸手探了探,皱了皱眉,夜魂楼特制的“十步迷魂”。“十步迷魂”,是一种特别的迷药,只要是在十步以内,就一定能将人迷昏,而且药效持久,可以持续整整半天的时间。古冷凡抬手一挥,空气微微的动荡过後,地上的侍卫开始恢复意识。
众人迷迷糊糊的醒来,一睁开眼就看到自家老堡主冷著脸,寒气逼人,瞬间全部清醒了,恭敬的挺立垂首,小心翼翼的呼吸。
[日?]
古冷凡冷冷的看了众人一眼,寒声道。
日和月,本来是古天苍的暗卫,但是自从白疏影出现後就一直跟在白疏影身边,有时候会现身不特意隐藏。这次他们就没有隐藏起来,守在白疏影的门外。先前老堡主告诉过他们要注意表小姐她们的,但谁也没有料到她们会有十步迷魂。
古冷凡心中怒极,对於他们的失职,但也知道这并不是他们的错,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把人救回来。虽然他们父子之间的话不多,但是他了解自己的儿子,要是那孩子出了什麽事,他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把武丞相和夜魂楼都毁掉的。
古天苍得知消息,倒是很沈稳,没有因此慌了阵脚,只是大家都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阴冷逼人,让人窒息。
赵颜颜又愧疚又担心,话也少了很多,只是静静的呆在房间里,等待消息。
柳依依很是得意心中高兴,终於可以除掉那个眼中钉肉中刺了。可是也知道现在是不能表露出来的时候,也乖乖的呆在房间里没有去烦任何人。但是,第二天她就被强行送回尚书府了。古天苍说,以後,她永远也不能踏进古家堡半步,不然不要怪他不念亲情。柳依依像个疯婆子似的又哭又闹,完全不顾形象,但是谁也没有同情她。小陶被关押起来,原来她是武丞相安排在柳依依身边的奸细,这次的事是她一手策划的。
虽然夜魂楼的实力仅次於古家堡,但夜魂楼毕竟是做杀手出身的,其实力是不容小窥的。而且古家堡跟夜魂楼没有什麽交集,对他的内部结构形式也不是很清楚。要救人的话,恐怕要花些时间。
古天苍冷静的下达命令调遣人手,让木玄和杨凌霄领著众人向夜魂楼出发,自己凄伤快马疾奔而去。
白疏影被安置在一间简素的房间里,每天都有人按时送饭,只是绑在身上的绳子并没有解开,令他浑身不舒服。不过,做为人质,这样的待遇已经是很好的了。如果没有赵景寒一天五六次聒噪的话。
给他送饭的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眉目清秀,沈静温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吉林银行探索:多措并举创新银行资产管理业务。超级杀手来了!两大细分市场崩溃的信号是什么?美国重建的不稳定因素。华金资本:长津湖之战票房优秀公司仅占博纳影业1.8747%。海印股份:“海印可转换债券”在第三季度被转换为200股。威佩奇:“威派转债”三季度将314股转换为569股。沃尔沃汽车因安全气囊破裂在全球召回460,769辆汽车。江苏电力巡检开启无人机自主模式。和林:与往年相比,公司MEMS微零部件系列产品销量稳步上升。随着秋季各类消费电子新产品的发布,机构:国庆假期楼市降温,15个城市新房成交面积同比下降19%。中国研究院:2021年第三季度房地产市场总结及趋势展望。基础化工:看好在能耗双控下估值低、价格高于预期的个股。郑弘科技:9月生猪销售收入较上月增长2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