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疏影在天苍 > 第16页

第16页

书籍名:《疏影在天苍》    作者:独舞夕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白疏影神色自然,丝毫没有因为没有娘陪自己长大而感到伤心。对他来说,自己的童年是很快乐的,有爹爹和干爹干娘疼著,自己喜欢做什麽,只要不是坏事他们从来都不干涉自己,也从来不会逼自己做不喜欢的事。
有爹爹他们就已经够了,他又没见过自己的娘,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有没有娘,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
赵颜颜想著想著不自觉露出欢欣的笑。
怎麽刚才还给自己道歉来著,现在立马就露出这样的笑来了。白疏影看著她,觉得这个让自己叫她娘的美丽妇人,很让人疑惑,真难懂。
[小影儿,你爹爹是不是跟你长得很像啊?]
白疏影侧头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说,[不知,可,干爹干娘说我长得很像爹爹。]
在他的心里爹爹就是爹爹自己就是自己,爹爹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跟自己像不像那根本就不重要,他也不会去注意。
[哦。]
赵颜颜眨眨眼。那就是像罗,他爹爹不让他告诉别人他住在哪,又不让人知道他的名字,加上这长相,她赵颜颜敢肯定,小影儿的爹爹十有八九就是白初逸了。
本来是想将这事告诉皇帝表哥的,但是被事情耽搁了一下,如今小影儿也在这了,那麽这事的真实性就更高了。不过…….皇帝表哥知道小影儿是白初逸跟别的女人生的,他可能不舍得对白初逸怎样,但他肯定会对小影儿怎样的。这事要谨慎,先不要让他知道小影儿的存在,等他找到白初逸以後再说。
打定主意,赵颜颜放宽了心。
赵颜颜接过侍女拿过来的酸梅干放在桌上,招呼白疏影,[来,小影儿,吃酸梅,酸酸甜甜的,很好吃的。]她可没忘了小影儿喜欢吃酸这一习惯。
不过,听江小弟说小影儿身体有些问题,才导致他嗜酸的,还有就是他特别容易困,睡觉的时间特别多。赵颜颜皱了皱柳眉,这,这怎麽听著就像是怀孕的人才有的症状啊。不会…….不,不,小影儿明明就是男子啊。看那俊逸脸蛋,挺拔的身姿,哪有一点儿女孩子家的气息啊。
挺拔的身姿?赵颜颜目光落在白疏影的腰上,怎麽觉得怪怪的,上次见他的时候不到半月的时间,他明明是瘦了的,怎麽看他的腰好像是胖了不少的样子啊。
[小影儿,站起来给娘好好看看。]
[嗯。]
白疏影嘴里含著酸梅干,声音含糊的应了一声,虽然心里疑惑,但是还是按照她的话站了起来。
衣服的下摆像是特别设计过的,比一般的衣裳要宽了些,白疏影身体修长纤瘦,这样站著根本就看不出他的腰是不是胖了。
赵颜颜围著他转了一圈,定在他的前面盯著他的小腹处看了一会,蓦地伸出手摸向他的小腹。
果然,可是…….可是,再怎麽胖也不会这麽大啊。更何况,小影儿一点也不胖,还瘦著呢,怎麽肚子就这麽大呢?
白疏影任由她对自己动手动脚,看到她疑惑惊讶 的事情,知道她已经知道自己肚子不太正常了。低头摸了摸肚子,然後神色淡然平静的看著赵颜颜,说道,[娘,没事。病了,很快就会好的。]
白疏影声音轻浅,似乎他这病跟吃饭喝水一样平常,丝毫没有紧张担忧。
[病了?]
赵颜颜惊呼出声。这是什麽病啊!怎麽会有这样怪异的症状?
[颜姐姐,怎麽了?发生什麽事了?]
江玉颜刚踏进门就听到赵颜颜的惊呼,出声问道。
[江小弟。]赵颜颜惊忧的迎过去把江玉颜急急的往里拉,[你来得正好,快,快给小影儿看看他到底得了什麽病。你看他的肚子怎麽会这样。]将江玉颜的手拉到白疏影的手上,让他快把脉。
江玉颜眼皮一跳,原来是这事啊。这可怎麽办,他那肚子已经到了遮不住的地步了。不知道这慌还能撒到什麽时候。哎呀,哦啊,要是古天苍知道自己一直都在骗他,他会让自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心中骇然,但脸上的神色却丝毫没有表露出来。把手从白疏影的手上收回,拉住赵颜颜的手,安慰道,[]还以为是什麽事呢,颜姐姐你吓死我了。]江玉颜怕怕的拍拍胸口,真的很像是被吓坏的样子。
听到他的话,赵颜颜急了,[江小弟,你怎麽能这样说,这可是大事,有关小影儿的生死啊!]
小影儿的事不是大事,那什麽是才是大事呢?
[颜姐姐,你先别急,听我说。]江玉颜瞄了一眼神色平静坦然的看著他们的白疏影,拉著赵颜颜让她坐下。[小影儿的病我已经看过了,没什麽事的。只是体质和肠胃方面的问题,慢慢调节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真的吗?]
赵颜颜仿佛看到了黑暗中那点洁白的光亮了。
[当然。]江玉颜点头,信心十足,[不然你以为古天苍为什麽会让我住进古家堡来的。]
一想到古天苍冷冰冰的给自己下命令,自己又不是他的属下,他还用那种口气跟自己说话,明明就是他有求於自己的,可是…….江玉颜郁卒了。
赵颜颜看著他,见他神色坦然,想他也没有理由骗自己,便松了口气。
[太好了,没事就好。]赵颜颜恢复笑颜,[江小弟也来看小影儿吗?]
[是啊。]江玉颜看了白疏影一眼,见白疏影事不关己的在一旁开始擦拭自己的宝贝剑,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我现在可是小影儿的专用大夫,不来看他,古天苍非要三更半夜将我从美梦中挖起来不可。]
江玉颜一脸憋闷。
[呵呵。]赵颜颜开心的笑,她儿子是个怎麽样的人,她怎麽会不知道呢。对江玉颜抱歉一笑,[江小弟,辛苦你了。]
江玉颜大方一笑,[这没什麽,这也是我自愿的。我把小影儿当弟弟呢,他的是我怎麽能不管呢。]江玉颜说得冠冕堂皇。
[那就好。唉,多好的孩子啊,都是好孩子啊!]赵颜颜满足的感叹。
赵颜颜对江玉颜说,需要什麽药材就尽管跟古天苍说,都要最好的。
江玉颜说,这你就不用操心了,药材都不难找,都是些普通的药材。接著很是无奈的说了药让白疏影喝汤药有多难。进接著就阐述了自己是如何如何的贴心,怎样怎样耗费心力在炼药炉旁站了多久才把药丸做好的。
听得赵颜颜狠狠的感动了一把。
两人在白疏影这里赖到中午了在这里用了餐还不肯回去,後来古天苍回来了,出声请他们,他们才悻悻的磨蹭著走了。
现在还好,自己忙,没能时时刻刻陪在影身边,如果自己把这事处理完了,他们还像这时这样整天缠著影,那麽影的时间就会被他们占去的。古天苍忽然升起了危机感。不行,他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即使那是自己的娘,叫父亲管著她就行了。至於江玉颜,等影的病好了,就让他滚回药圣谷去。
如果此刻江玉颜知道古天苍心里的想法,定会伤心死的,自信心又会受到很大的打击的。
[影,以後不能跟他们呆这麽久。]
要先从影身上下手,不能让他们把影的注意力带走了。
[为什麽?]
他觉得他们很好啊,为什麽不能跟他们呆在一起?
看他疑惑的神情,忍不住吻了吻那双美丽的凤眸,[我不喜欢。]
[哦。]既然会让苍不高兴,那麽自己跟他们聊完就走就好了,[好,不呆太久。]
古天苍满意吻著他的唇角。

---------------------------------------------------------------------
摘不到的星星,总是最闪亮的。
溜掉的小鱼,总是最美丽的。
错过的电影,总是最好看的。
失去的情人,总是最懂我的。
我始终不明白,这究竟是什麽道理。
      -------------几米




28、善妒的柳依依

九月初,秋意正好,习习 微风,带点儿凉意,倒不如文人墨客那些个儿诗词歌赋写得的那样凄清悲凉,这景於人的感觉,终是个人主观的心境造就的。
古家堡的很多不是曲折的小径旁和各个院子里开满了各种各样的秋菊。球型、扁球型、荷花型、芍药型、勾环型、松针型、垂珠型、外翻型、龙爪型、毛刺型和托桂型,黄、红、黑、紫、赭、粉红、泥金、绿等,真可谓五光十色,豔丽多彩。那点秋意的凉,也被这纷呈而至的色彩褪却了。江玉颜曾感叹古家堡中的菊花几乎涵盖了所有的菊花品种,看得他又羡又妒。
白疏影刚刚看完厨房里的人是怎麽做桂花糕的,从厨房里出来,才没走多久就被一身淡绿纱衣的一脸骄横的女子拦住了。
[站住。]
柳依依扬起头一脸高傲,伸手拦住白疏影,大声喝道。
白疏影停下脚步,神色淡然的看著她。
长长的浓密的睫毛,微弯的狭长的凤眸,干净明亮如星辰的眼珠,那是一双美丽的眼睛,能让人著迷的眼睛。
妖孽。他就是用这双眼睛来诱惑表哥的吧。可恶。
[你知不知道你很不要脸,明明是一个男子却像一个狐狸精一样勾引表哥,没见过你这麽不知耻的。]
柳依依像一个泼妇一样仰著头踮起脚指著白疏影的鼻子,口出恶言。
白疏影皱眉,这个比自己矮了一个头多的娇小的女子,怎麽会这麽泼辣,自己明明是不认识她的也没有得罪过她,她为什麽要这样骂自己仇恨自己,虽然自己一看到她就不太喜欢她。
很多事,白疏影只是不去计较而已,但并不代表他不懂,他虽然单纯,但是有时却比一般人还要看得透彻一些。这个女子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麽善良之辈,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会爹声爹气敢苍表哥,会想要黏到苍的身上想投入苍的怀抱,她也是喜欢苍的,她想要跟苍在一起。这点令他很不高兴,但是,对方是女子,爹爹说男子是不应该跟女子计较的,要让著她们,但,只是在她不伤害到自己的前提下。
现在,她骂就骂吧,他根本就不在乎,不理她就是。
白疏影想要绕过她走过去,谁知他一动她也动,他根本就走不过去。白疏影皱紧了眉头。
[想走,没那麽容易。你以为整天躲在房里不出来我就对你没办法了吗?不说话,是不是心虚了啊。]
柳眉倒竖,面孔扭曲,一点也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了。
白疏影不动了,皱著眉低头看著她。
[小陶,给我抓住他。]
柳依依叫自己的贴身侍女。
小陶会武,是柳依依的父亲柳尚仁特意找来保护她的,别看小陶一副纤柔的模样,一般男子都不是她的对手。
看这妖孽一副文弱的样子,虽然他整天拿著剑,但是柳依依根本就不把那把剑放在眼里,以为他只是拿著玩儿的,吓唬人都不够分量。他岂是小陶的对手,只要将他抓回她的院子里,那麽就可以好好的教训他一顿了,看他还敢不敢迷惑表哥。哼,柳依依轻哼一声,露出阴狠的表情。
[是,小姐。]
小陶应声,对白疏影露出甜美的笑容,一步一步向他逼近。
白疏影站在原地,静静的,眉头都不皱一下。
小陶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了,微眯著眼瞪著眼前这个镇定自若,毫无紧张感。这人,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麽简单。小陶暗暗提高警戒。
柳依依嘴角含著阴寒得意的笑,看著小陶的手就要抓到白疏影了,而白疏影想必是吓傻了,都忘记动了。心中甚是得意。
在小陶的手就要碰到白疏影洁白的衣袖的时候,被忽然出现的一只手挡住了。
[大胆,连本小姐的事你都敢管,不要命了是不是。]
柳依依一看眼前忽然出现的两个黑衣人,便知道是古天苍派来保护白疏影的,一个小小的奴才也敢坏她柳依依的好事,柳依依愤怒的喝斥。
小陶和月对峙著,谁也不肯放松。
[堡主吩咐过了,谁也不能对影公子动手。]
日站得直挺挺的,声音寒冷刻板。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们堡主的表妹,将来古家堡的女主人,你竟敢在本小姐的面前放肆。]
柳依依涨红了脸,怒目而视。
[日,月只听堡主的话。]
日依然冰冷无情,丝毫不因对方报出的身份而改变。
[你……你……..]
柳依依气得浑身乱颤,指著日说不出话来。
小陶知道自己武功虽然不错但也是古天苍这两个暗卫的对手,不敢轻举妄动。
[柳小姐。哎呀,这是怎麽了,都是自己人,弄得这麽紧张干嘛?]
赵景尘从这里经过看到他们的就快要打起来的样子,再看看白疏影会柳依依就猜到是什麽事情了。他先是惊喜的唤了一声柳依依,给足他面子了,再惊讶的道出自己所见到的。
[皇,皇子。]柳依依脸上的怒气立刻消失了,先是有些慌乱,但很快就镇定下来,露出甜美的笑,声音也很是恬静温婉,[依依不知是皇子到来,若有失礼之处,请皇子多多包涵。]
[没,没那麽严重,柳小姐不必客气,本宫只是恰巧经过而已。]赵景尘俊雅的笑,一副不跟美人计较的绝佳世公子的风度偏偏样。转头看向白疏影那边,惊喜道,[疏影,我正想去找你呢,你怎麽在这?]瞄了小陶一眼,声音一寒,[这是要干什麽?]
小陶转头看了自家小姐一眼,收回手,向赵景尘行礼。
日、月也收起戒备,向赵景尘行礼。
[皇子别误会,我们只是闹著玩的。影公子这麽俊逸的人,任谁看了都会喜欢的,依依也很喜欢影公子,才会跟他开个玩笑的。]
柳依依脸不红气不喘的撒谎,声音温婉娇柔,完全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
[哦,原来是这样啊。疏影的确是个妙人儿,也难怪柳小姐会对他如此关注。]
赵景尘字带嘲讽,但是语气却十分真诚的,丝毫没有嘲讽的意思。
[既然皇子找影公子有事,那依依先走了。失礼。]柳依依陪著笑脸,微微伏身道别,[小陶。]
[小陶告退。]
小陶向赵景尘行礼,匆匆的跟在柳依依後面走了。
赵景尘回过身时,日、月已经不见了。
[景尘。]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美股集体收高:道指涨逾1%富图控股跌逾13%。延安必康:2021年第三季度报告将于2021年10月29日披露。乐心医疗: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WiMAX wimax是什么意思?谷歌钱包 我充值了10美元在google play电子应用钱包怎么取出来永不言败 永不言败 歌词天网工程 天网工程收费合法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缩写是unicef还是uncf?Rothschild 请鉴定这酒,价值多少?barons de rothschild[lafite];appellation medoc contolee;上海市嘉定区 历史上嘉定三屠的嘉定,就是现在上海的嘉定区吗交通规划 交通规划的定义开山压缩机 开山压缩机(香港)有限公司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