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疏影在天苍 > 第15页

第15页

书籍名:《疏影在天苍》    作者:独舞夕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赵颜颜一边吃著丈夫夹的菜一边不停的往白疏影的碗里添菜,叫他吃多点,要长多点肉,健健康康的。
古天苍的目光始终落在白疏影身上,也将菜夹到他的碗中,白疏影面前的碗一会儿就堆了老高的菜,他也不抗议,静静的吃著。
白疏影吃了一会,看看面前堆得老高的菜,眉眼都不皱一下,放下筷子,淡淡的宣布道,[饱。]
古天苍知道他吃的不多,如果勉强他就会都吐出来的,拿过身後侍女端著的茶水递给他,[漱口。]
白疏影接过漱了漱口。
[怎麽这麽快就饱了呢?看,这麽多菜,你只吃了一点,难怪那麽瘦,再多吃点。]
赵颜颜指著他面前的“小山堆”。
白疏影皱了皱眉,继续陈述道,[饱了。]
赵颜颜还想劝他,古天苍发话了,[娘,影不能吃了。]
赵颜颜瞪著美丽的眼眸看他,对他的话极不满,什麽不能吃啊,他才吃了没多少,男孩子,怎麽能吃这麽少呢,没看到他瘦的跟什麽似的吗。
[颜姐姐,小影儿不能吃多,吃多了就会吐掉的。]
江玉颜帮他们说话了。
[啊,是吗?]
赵颜颜看看江玉颜,江玉颜是纳罗国的圣医,他的话,可信度是很高的,让她不得不相信了。转头心痛的看著白疏影,[可怜的小影儿。]
白疏影有些疑惑的看著他,他能吃能睡,又能呆在苍的身边,他觉得自己很好,没什麽好可怜的。
古天苍舀了特地为他准备的汤递给他,白疏影接过喝了,两人之间没有言语,可是却很默契和谐,像是这种动作太慢已经做过千百次了。
赵颜颜看著他们两个,若有所思。
[慢吃。]
古天苍丢下两个字就牵著白疏影走了,也不管自己吃饱了没,只要影吃饱了就够了,至於自己,是饿不死的。
[苍儿。]
赵颜颜想要说什麽,但又不知道应该说什麽,张著嘴,看著他们相连的手,并排的背影,无语。
桌上的几个男人目送两人走了,若无其事的低头继续填肚子。
赵颜颜眨巴著眼睛看向丈夫,希望他能给自己答案或者安慰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他们怎麽能抛弃她就这样走了。
古冷凡不看的眼,面无表情的将菜夹到她的碗里,自己吃了起来。
赵颜颜委屈的看了他一眼,低头闷声吃饭了。
知道舅妈回来了,在房子里生闷气的柳依依立刻去找赵颜颜,说了许多白疏影的坏话,说他如何如何不要脸,如何如何勾引表哥,是何等何等的妖孽。表哥被他迷住了心窍,叫赵颜颜为她做主,把表哥救醒。
赵颜颜以为在古家堡赵颜颜是最疼她的,是站在她那边的,希望自己做她的儿媳的。但是,她不知道,赵颜颜只是看在她父母的份上才会对她好的,虽然不是很喜欢她,但是毕竟是个女孩子,也不能不顾及她的面子,不喜欢她也不能表现得那麽明显的。
赵颜颜从的话中知道儿子跟白疏影的关系,这让她很高兴,她可是很喜欢白疏影的呢。本来想要拐他来做自己的干儿子的,现在好了,不用再费心了,直接就多了个儿子,多好,怎麽能不高兴呢。
对於柳依依说白疏影的那些坏话,她是越听心里越气愤,但是表面上还是维持一副好舅妈的模样,不然不知道这被娇惯坏的大小姐会做出什麽事。搞不好古家和柳家都要闹翻了。
松送走了柳依依,赵颜颜思索著儿子跟白疏影的事情。虽说知道儿子喜欢的是男子,於情於理作为父母的都会都些惊讶的,但是,只是一瞬,赵颜颜就接受这个事实了,谁叫儿子的眼光这麽好呢,小影儿这样俊美乖巧的儿子,她可是求知不得的呢。虽然将来可能没有孙子可抱,唉,这真的是一大遗憾啊。不过孩子要养的话多的是了,可是小影儿只有一个,这麽好的机会怎麽能让他溜走呢。
嘿嘿……赵颜颜美女形象尽毁,阴测测的笑了起来。
古冷凡在一旁看了她一眼,继续做自己的事,对於自己的妻子,他只要好好的爱她就好了,管她在人前人後是什麽表情,管她的行为有多古怪。这些都不能影响他爱她的事实。
儿子的事,既然连古家堡都交给他了,那麽他跟谁在一起自己都没有异议,只要他喜欢就好。至於继承人什麽的,他从来都不在乎。如果说要紧张的话,皇帝应该比他更关心这个。
赵颜颜暗忖著什麽时候可以跟白疏影的父母见面,向他们提亲,让他们放心的把儿子交给他们,小影儿这麽乖这麽有礼貌,想必他的父母也是开明阔达之人,应该不会反对他们的事的吧。
赵颜颜高兴得很晚才睡著,古冷凡静静的看著她,默然。

--------------------------------------------------------------------------------昨日的悲伤我已遗忘,可以遗忘的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然而谁会在地下铁出口等我?他会握住我的手,告诉我星星的方向,陪我走一段路。
也许我们该坐下来,静静的喝杯茶,诉说未来的愿望。
              -----------几米




26、桂花飘香

中秋前後,桂花开了满树满枝,雪白晶莹。
古家堡里有两棵高大的桂花树,三人合抱才能将它圈住,听说是第一代古家堡堡主和爱人一起种的,至今也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
现在已是九月多,但这两株桂树才正是花开满枝的繁盛景象,花期比一般的桂树要迟些。
一到这个季节淡淡的桂花香就飘满古家堡的这个有些偏远的院落,古家堡的糕点师傅们就会开始做香软滑嫩的桂花糕。
搭了云梯,壮壮的小夥子爬了上去,背後背著一个背篓,爬到高处,侍女们在云梯下面抬起清秀的小脸,有些兴奋有些期许,秋眸含情,朱唇含笑,略略提高声音鼓励著,小夥子们冲下面爽朗一笑欢快的动了起来。手捻白雪,桂花点点。
洁如皓雪皎如月。
白疏影喜欢白色,简单纯净,他喜欢白猫多半也是这个原因。
看著桂花树下树上热闹的情景,听著欢喜的言语,白疏影持剑而立,一袭上好苏绸扣银边白衣,修长俊挺,衣服的下摆很宽,加上本身修长的身姿,腹中四五个月的隆起也不是很明显。
那袭白衣,比满树满枝的桂花还要纯净洁白。看似花,胜似花。
[影。]
古天苍忙於堡中的事物,刚才外面回来,一进房间不见白疏影一问方知他在偏院看下人们摘桂花了,一刻不顿的赶了过来。一进偏殿就看到心中那人,仰头看著桂花树上正在采花的人,狭长的凤眼清澄明亮,长长的睫毛在白皙的脸上落下一道弯弯的阴影,颤颤摇曳,烙进他冰冷的心底,升起暖暖的温度。
侍女们和小夥子们一看到他进来就停下了笑语和动作,要知道堡主的冰冷和威严是谁都无法忤逆的,今日堡主竟到这儿来,让他们又惊又喜。
白疏影见他们停下来了,疑惑的转头,就看到自己的苍从半圆的拱门外走了进来。
古天苍挥手,示意他们继续做他们的工作不要停顿。得到指示,大家又忙活起来。
古天苍走到白疏影的身边,轻声唤他,接过他手中的剑交给身後的侍卫,江玉颜说让他不要整天拿著剑,剑气对他的身体不好,但,白疏影就是不听,似乎这剑就是他的生命,无论到哪都不会忘记它,他也不让别人碰,除了古天苍。这样古天苍头痛,却又无可奈何,只好顺著他的意。
[苍。]
白疏影回头对古天苍微微一笑,回应著。
[摘花做什麽?]
花在树上不是很美吗?摘下来就会枯萎了,为什麽要摘下它们呢?
[做桂花糕,等做好了你再尝尝。]
古天苍拉过他的手,手中微凉,皱了皱眉,一挥手,立马有人闪出,弯腰低头,双手托著一件月白的披风。
古天苍接过披风披在他身上,再拉过他的手握在手心里搓著,试图去掉那点凉意。
白疏影理所当然的接受他的关怀,任他握著自己的手。
[好吃吗?]
白疏影没有吃过桂花糕,也许吃过他也不会在意的,也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麽。看到他们高兴的样子,对这种糕点也多了几分好奇。
[好吃。]
古天苍著迷的看著他清雅俊逸的脸,那上面蒙上了一层迷离的色彩,深深的蛊惑著他的心神。
白疏影看著点点洁白的桂花,古天苍看著他,在喧闹中衍生著丝丝绵绵的情丝。
过了一会,白疏影又问,[可以看吗?]
他想要看看桂花糕是怎样做成的,他从来没有对武功以外的东西感兴趣过,难得他对这有兴趣。
[可以。等他们开始做的时候,叫人带你看。]
只要是他的要求,在对他没有伤害的前提下,无论是什麽他都会帮他实现的。
[嗯。]
背篓装得满满的,小夥子们沿著云梯往下爬,洁白单薄的花儿随著他们的动作一颤一抖,闪烁出纯净的光芒。
[回去。]
见他们就要散了,古天苍拉著白疏影走了。
偏院静悄悄的,秋风轻拂,摇曳著点点白光。偶尔飘下几片结白,悠悠的,翩延成蝶。
赵颜颜在那天晚饭後的隔天早上一大早就跑到古天苍的院子去,要去看白疏影。可是时间太早了,白疏影还没起床,古天苍一打开门就看到自己美丽活泼的娘亲在门外伸长脖子往里面看。
[娘,何事?]
他知道自己的娘亲有时候有点脱线,知道她很喜欢白疏影,这让他心里高兴,但是,也用不著一大早就跑来自己这边,要看,以後有的是时间,难道影还能跑掉不成。娘亲喜欢他,自己没有异议,但是,如果娘亲霸占他的时间过长,那麽…….古天苍皱了皱眉,要跟父亲提提,这事不能放纵娘亲胡来。
赵颜颜笑颜如花的看了一眼比自己高了一个头多的儿子,眼睛就不断的往房里瞄,[苍儿,你起来了。]将目光移回到儿子身上,讨好的笑,[小影儿醒了没?]
古天苍霸著门口不放,神色有些无奈,[娘,影还没行呢,他这阵子比较累,你让他睡醒了再来看他。]
[哦。]
美妇失望了,低垂著精致的眉眼,小嘴微塌,好不可怜。眼睛一直盯著房里,不肯移开。
[早晨凉,娘先回去,等影醒了,苍儿派人去告诉你。]
最近为了武修柏和赵景寒的事都在忙,可能没什麽时间陪在影身边了,让娘陪陪他也好,省得他又想著要回山里去了。
武修柏那边竟然能请动沈青岩来帮忙,事情变得有些棘手,一时半会也不能把事情解决了,想必还要跟他们纠缠一段时间。本来对於这事,他是不太在意的,不就是一个武修柏吗,但是现在,恐怕他们已经知道影对於自己的重要性,他要防著他们会对影出手,所以要尽快将事情结束掉。
[哦,好啊。一定要记得派人告诉娘哦。]
赵颜颜郑重的道。
[嗯。]
古天苍点头。
[那娘走了。]
说完了还没有要走的意思,磨蹭了一会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小影儿。]
赵颜颜一进门就高兴的喊著,扑到白疏影身上,捧著他的脸看了好一会才放开,坐到他渗旁的椅子上,拉著他的手。
[颜阿姨。]
白疏影任她拉著手,对这个美丽的妇人很有好感,即使她对自己动手动脚的,更何况她是苍的娘,他喜欢苍,讨厌他的娘那可不是好事。
呵呵……赵颜颜眉开眼笑,笑完了却有些委屈的道,[小影儿,怎麽叫阿姨那麽生疏呢,要叫娘,知道吗?快叫一声来听听。]
白疏影疑惑的看著她,爹爹说自己的娘在他出生的时候就死了,她是苍的娘,怎麽要自己叫她娘呢?
见他只是疑惑的看著自己不说话了,赵颜颜诱导面前这个涉世未深的孩子,[小影儿你是不是喜欢苍儿啊,苍儿也是喜欢你的?]
白疏影毫不犹豫的点头,丝毫没有躲闪羞涩之意。
赵颜颜掩嘴一笑,继续诱导,[两个相爱的人是要在一起成婚的,成婚以後就要叫对方的爹爹和娘亲做爹爹和娘亲来了。]
[成婚?]
白疏影疑惑的了,相爱的两个人就一定要成婚吗?他跟苍能在一起就好了,成婚什麽的,根本就不重要。再说了,他只在书上看到男子跟女子成婚的,可没见过两个男子拜堂的,天和苍都是男子啊,也能成婚?
[是啊,成婚以後你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这孩子肯定是被他爹爹困在山里面太久了,什麽都不懂。幸好他什麽也不懂,不懂两个男子成婚是违背世俗的事,在别人眼里是不正常的,不然他就不只是疑惑而已了,也没这麽好诱拐了。
赵颜颜一边埋怨他爹爹的同时,一边又在暗自庆幸。
-----------------------------------------------------------------------------
昨日的悲伤我已遗忘,可以遗忘的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然而谁会在地下铁出口等我?他会握住我的手,告诉我星星的方向,陪我走一段路。
也许我们该坐下来,静静的喝杯茶,诉说未来的愿望。
              -----------几米




27、娘

[哦。]
永远在一起。
这句话他很喜欢。
白疏影若有所思。
[小影儿要跟苍儿成婚吗?这样的话你们就不会分开了。]
[要。]
为什麽不要呢?他想要跟苍在一起。
[成婚的话要经过你爹爹和娘亲同意才可以举办婚宴的,等你跟你爹爹和娘亲说了,你们就可以成婚了。]
赵颜颜为他展现美好的未来。
[哦。]白疏影侧了侧头,澄澈的明亮的凤眸看著赵颜颜,[我只有爹爹,娘在我出生後不久就死了。]
[对不起,小影儿。]
赵颜颜很是愧疚,对他更加怜爱了,想要把他缺少的母爱全部补偿给他。不过…….既然白初逸的妻子已经死了这麽久了,而且他又让小影儿出现在他们面前,是不是说他已经愿意见他们了,那麽皇帝表哥是不是就有机会了。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好了,皇帝表哥就不用那麽痛苦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威利:“威利可转换债券”在第三季度转换为270股。国家新能源:公司向各级子公司提供担保总额约20.58亿元。33岁看不上司机上百万法院判决的最新消息。字节跳动全资收购了迈天地产公司。国鑫能源:全资子公司山西天然气有限公司拟受让蒙哥国际能源有限公司持有的山西国际能源集团气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中国资本市场业绩承诺研究报告发布:M&A是万能药还是整合绊脚石?字节跳动的平台幸福回应“收购北京麦田”:只收购了麦田下的一家公司。未经审查发布广告38条,暴龙眼镜关联公司被罚款21.83万元。马頔物业子公司h股上市申请获中国证监会批准。9月宏观政策月报:央行广义信贷开始稳定新能源基础设施双控背景下的贷款能耗。商务部:今年1-8月,我国服务贸易逆差下降66.7%。两部门:任何单位不得无指标开采、冶炼、分离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