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疏影在天苍 > 第14页

第14页

书籍名:《疏影在天苍》    作者:独舞夕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江玉颜和柯以亦天南地北的聊著,大哥小弟的,相见恨晚。
柳依依鼓著腮帮子,瞪著门口。
[堡主,影公子。]
柯以亦和杨凌霄见两人进来,起身问好。
古天苍从他麽点头,示意她们坐下。
[表哥。]柳依依在座位上温婉娴静的笑,[你来了。]
古天苍瞄了他一眼,拉著白疏影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白疏影的位置是特地布置过的,上面垫了厚厚的毛皮软垫。众人看著白疏影屁股下的垫子暧昧的笑,柳依依更是气得头发都要翘起来了。
白疏影不明所以的看看众人,眼中尽是疑惑。
古天苍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寒声道,[吃饭。]
众人嘴角的笑没有完全收回,在古天苍真正发怒之前,埋头吃了起来。
桌上大部分的菜都是按照白疏影的喜好来做的,这段时间白疏影不是很嗜酸了,但还是喜欢吃酸的东西。
大桌上四十道菜道菜,有一半是酸的。
众人吃到牙齿打颤,但都敢怒而不敢言,呲牙咧嘴的吃著。
古天苍一直帮白疏影夹菜,看都不看众人怪异的表情一眼。
哧,这白疏影的口味还真的不敢恭维,除了江玉颜外众人都呲著牙想。
白疏影吃得不多,因为他每天都要吃上好几餐呢,不用多长时间就吃饱了,比柳依依的吃的还少,柳依依瞪眼,很是不服气。
古天苍话都没留一句,带著吃饱了爱人就回房间去了。
众人瞪眼,继而若无其事的埋头继续吃。柳依依气得仍了碗筷就走了。
[小霄霄,这个好吃,多吃点。]
赵景尘将菜夹到杨凌霄碗中,语气温柔。
江玉颜和柯以亦互看一眼,假装看不到,埋头猛吃。
杨凌霄面无表情的,十分恭敬,[谢谢。皇子,凌霄自己夹就可以,不必麻烦皇子。]
[好,快吃。]
赵景尘也不坚持,干脆的答道。凡事都有个限度,要懂得适可而止,作为纳罗国皇位的唯一继承人,这种道理,他当然懂。
第二天一行人就出发回古家堡了。
江玉颜和柯以亦差点就挥泪告别了。要不是古天苍一定要江玉颜跟在白疏影身边,江玉颜可能就留在江城了。知己好友啊,舍不得啊。
古家堡离江城有十天的路程,不算远,也不算近。他们用的马匹都是上乘的,速度快而且平稳,如果路上没有别的事耽搁,十天已经足够了。

-----------------------------------------------------------------------呃.。。。。。。夕颜真是对不起各位亲亲,因为22章是和23章在同一天写的,发了22章第二天就忘记发23了,直接进到24了,刚刚才发现,补上…..对不起,对不起…….表打夕颜啊…….




24、古家堡

武丞相武修柏是上一次争权中仅存下来的不是属於皇帝赵宇这边的势力。武丞相的女儿是先皇赵广瑞的惠妃,在那场兄弟相残的宫争中,武修柏极力怂恿他的外孙三皇子赵祁参与,以他的势力定能助他登上皇位的。可是赵祁是个淡然随性之人,爱好诗词歌赋,对於皇位的事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那时明争暗斗得最厉害的就是大皇子赵烈和二皇子赵宇也就是当今皇上。起初,赵祁只是持中立的态度,不想参合到其中去,但是那样的环境中,怎麽能给他全身而退的机会。外公的耳提面命,兄弟间的刀光血影,让他不得不作出决定。
他不想做皇帝,那麽就要选信得过的那一边,助他得到这个江山,让自己过自己想要的日子。大皇子赵烈生性多疑,他登上皇位後必不会放过自己的,而二皇子赵宇虽然也暴烈凶狠,但却是个信守诺言的人,所以经过一番思量,赵祁最终站了赵宇那边,助赵宇登上了皇位。
气得武修柏胡子都瞪直了。但也正因为赵祁的选择,他才能安好的继续坐他的丞相。
赵宇登上皇位後,按照约定的条件,赵宇封赵祁为安王,给他一个小小的属地,让他过他想要的生活。赵宇知道赵祁的为人,并不担心他会反过来咬自己一口,至於武修柏,防著他就好。赵祁不参与,他也翻不起什麽浪潮来。
可是,赵宇没有料到的是,赵祁是个短命之人,赵景寒才刚两岁的时候他就死了。赵景寒是赵祁的儿子,他答应过赵祁要让他的儿子平安长大的,何况赵宇也不是那麽残忍无情之人,兄弟相残也是被逼的,那还是孩子,是自己的侄子,他当然不会对他怎麽样了。
赵景寒自小就继承了安王的头衔,武修柏憋闷了那麽多年,终於又重新燃起了希望,虽然痛失外孙,但并不放弃对皇位的窥视,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曾外孙身上,誓要把赵景寒培养成一个有雄心壮志的人,皇位的事就寄托在他身上了。而赵景寒不负他的期望,固然很有雄心,跟他的心思极合。
沈寂了十七年,暗中培植了不少实力,如今终於按耐不住了。
古家堡历来都是皇室在江湖上的直属势力,只是古家堡的历代堡主只听令於纳罗国的国君,只要你下了位,就没有向他们发号命令的权利了。古家的当家人都是极冷漠孤傲的人,即使是皇上,他们也有权利选择听或是不停,只要他们愿意,皇帝也不敢对他们怎样。
一般人都不知道古家堡是为皇家效力的,武修柏得知这事後,意识到要想把赵宇拉下台,古家堡是关键,所以他将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古家堡这边了,可是多次的行动,都无功而返。
估计那次赵景寒夥同夜魂楼围杀赵景尘是私自行动的,并没有告诉武修柏,武修柏定是怒了,不准他再私自行动,自己也沈静下来,想著下一步要怎麽做。
所以古天苍他们一路上都没有受到什麽阻拦,顺顺畅畅的就回到古家堡去了。
古家堡在京都的近郊,环境幽雅,安静祥和,是个很适合人居住休养的地方,一点也不沾江湖的血腥味。
[表哥。]
一下马车柳依依就直奔古天苍的那辆大马车,看见他下来就喊道。
古天苍瞄都没瞄她一眼,弯身撩开布帘,把车上的人抱了下来。拉著他的手径直进堡。
柳依依在後边气呼呼的瞪著白疏影的背影。
堡主要回来了,门口院内,站满看人,一看到自家堡主就弯腰问好。对於堡主身边的男子感到好奇,堡主竟然拉著一个人的手,而且那个人竟是个男的。众人心中痒痒的,但都低眉垂眼,偷偷的从眼角瞄那个俊逸出尘的白衣男子,不敢直视。
[啧啧,好大阵势。]
江玉颜咂嘴看著道路两边站得整整齐齐,低眉垂眼的人,惊叹道。
[对於古家堡来说,这不算什麽。]
赵景尘在一旁答道。
[我想连你这个皇子都没这麽大的排场吧。]江玉颜似笑非笑的看著赵景尘,丝毫不顾忌对方的皇子身份。
赵景尘苦恼哀戚道,[我这个皇子,哪能跟古家堡堡主相比。]这话半真半假的。
杨凌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皇子真的是谦虚。]江玉颜皮笑肉不笑。
赵景尘打了个寒颤,摆摆手,[江大圣医,你千万不要露出这种笑,糟蹋老天爷的杰作啊。]
[景尘皇子教训的是,玉颜罪该万死。]
江玉颜不再是皮笑肉不笑了这次是皮笑肉也笑了,而且笑得很是妖孽,还冲赵景尘抛了个媚眼。
[江大美男,你还是饶了本宫吧。本宫没那麽好命,无福消受啊。]
赵景尘仰天长叹,很是凄凉。
江玉颜看著一旁始终面无表情的杨凌霄,但笑不语。
赵景尘回魂,眸中含情,脉脉的看著杨凌霄。杨凌霄不愧是古家堡一等一的护卫,仍镇定自若,眉头也不皱一下。
[堡主。]
古家堡现任管家幕天卫在古天苍住的院子里侯著。四十多岁的男人,修长身躯,不是很俊,一袭玄色衣裳,尽显精明能干。
[幕叔。]
幕天卫是他的父亲古冷凡当家时就在古家堡当管家了,也算是古冷凡的朋友,所以古天苍也得敬称他一声幕叔。
[堡主,你是先吃饭还是先梳洗?这位公子,要不要另外安排房间?]
一见到堡主拉著一个男子的手用从来没有过的柔和神色看著人家,说不吃惊是假的,但是,做了几十年的管事,什麽事没见过,也就很快接受了。说不准这是好事,堡主一向冰冷的脸这下可有了温度了,多了几分人气。要是冷凡和大嫂知道了,定会高兴坏的,不过……幕天卫又有些忧心了,可惜对方是个男子。古家一脉单传,这古家堡堡主的位置说什麽也是要人来继承的吧。冷凡和嫂子从不会干涉堡主的决定,依堡主的性子,认准了也是不会改变,这古家……幕天卫叹息,怕是要断後了。
[梳洗。幕叔,这位是白疏影,我的爱人,住我房里就可以了。]
古天苍看向白疏影时不同以往的温柔眼神,人谁看了都知道他们的关系。
[影公子。]
幕天卫早就预料到了,但听到古天苍亲口说出来,还是稍稍愣了一下,只一瞬,就和善的笑著跟白疏影打招呼。
[穆叔叔。]
白疏影很有礼貌的喊道,神色自然,声音平淡但真诚,没有丝毫的不屑和害羞。他不讨厌这个人,而对於他不讨厌的人他一向都是有问必答,而且很有礼貌的。
哎呀,是个好孩子。不但长得好,教养也好,出身也不会差到哪去的。
[嗯,欢迎影公子到古家堡来,]
[疏影。]
他喜欢这位长辈,不希望他这样叫自己。
[好,好,疏影,穆叔叔给你们准备了热水,洗好就能吃饭了。]
幕天卫很是高兴,笑呵呵的。
[累吗?]
虽然马车很平稳,他在车上多半也是睡著的,但还是担心他会累的。
[不累。]白疏影刚刚在马车上睡醒,精神很好,只是昨晚露宿野外,没有沐浴,身上有些难受。
很快幕天卫就带著人将热水抬进来了,一切准备妥当後都退了出去。
古天苍不敢跟他一起沐浴,怕自己把持不住,还有怕看到他的肚子,心里又堵又痛,他,这二十年来,从来没有这麽软弱过。
白疏影心里疑惑,以为他不喜欢跟自己一起洗,也就没有出声,静静的走到屏风後自己脱衣踏进大大的浴桶里,享受热水包围著的舒服感。除了那次自己病了没力,苍帮自己擦过身,一路上他都没有那样对自己呢。他恨喜欢他帮自己擦身,可是他不愿,自己也不好勉强了。




25、晚膳

沐浴过後,幕天卫就派人来叫他们用膳了。
柳依依得知白疏影跟要跟古天苍住在一起,古天苍让他住进自己的院子里,要知道平时古天苍是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他的房间的,就连他的娘亲赵颜颜和父亲古冷凡也不会随意进入的,他不喜欢别人动他的东西。而今却让那个不明来路的男人住了进去,柳依依气得连饭也不肯吃了。
古家堡上下都知道这位表小姐的娇蛮任性最毒妇人心,所以只是形式的去唤了她两次,她不出来吃,也就没人理她了。放她一个人在房间里生闷气。
众人刚落座,古冷凡和赵颜颜就从外面回来了。他们是一边游玩一边往古家堡的方向回来的,只比古天苍他们早两三天回来,还没来得及进宫去,今日本想到京都去的,可是临时有些事就耽搁了,收到儿子要回堡的信息,就赶了回来。
[大嫂,大哥你们回来了。]
幕天卫看著众人都进到用膳的大厅去了,刚刚想进去就看到古冷凡夫妇从外面走进来。
古冷凡点了点头。
[天卫,苍儿回来了吗?]
赵颜颜挽住丈夫的手,微笑著问。
[回来了,在餐厅里,正准备吃饭呢。大哥大嫂快进来吧。]
三人进了宽敞素雅的大厅,众人都已经落座,此时他们进来都向她们看去。
[苍儿。]赵颜颜一眼就看到端坐在位置的的儿子,眼光微移就弃了自己的儿子将目光定格在他身旁的人身上,惊喜道,[小影儿。]像个小女孩儿似的蹦跳过去,坐在白疏影身边的空位上,拉著他的手,[小影儿,你怎麽来古家堡了?不是说要回家吗?]
白疏影露出微笑,任她拉著自己的手,[出了点事,跟苍回来的。]
苍?
他跟自己的儿子是朋友,她怎麽不知道啊?转头看了儿子一眼,发现儿子的目光是自己从没看到过的温柔,都落在白疏影身上,丝毫不掩饰。
呃,他们的关系挺好的嘛,这可是好事,以後小影儿就可以经常到古家堡来住住了。
赵颜颜拉著他的手不放,上上下下的打量他他一番,皱了皱眉,[小影儿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啊,怎麽瘦了。]
最近的胃口很好啊,能吃能睡的,瘦,他自己可不会在意这些,更是不会注意的了,[有吃。]
[吃了,怎麽会这麽瘦呢。]赵颜颜不信,心痛的摸摸他没有什麽肉的脸,责怪的看了儿子一眼,把自己的丈夫忘了,拿起筷子夹了块鸡肉放到他碗里,看著他,[快吃,看你瘦的。]
白疏影顺从的拿起筷子将那块飘著香味的鸡肉夹进嘴里,优雅的啃噬著上面的肉。
一桌子的人看著他们两,看著赵颜颜像个亲娘那样紧张关心白疏影,看著白疏影神态自然的接受,旁若无人的自己吃了起来。心中诧异又疑惑。
赵颜颜满意的看了看白疏影,转头看向一桌子不动筷的人,招呼道,[哎呀,怎麽都看著不吃呢?快吃,快吃,不然菜肴凉了。]目光落在江玉颜的身上,[江小弟,你也来了,快吃快吃,有空我们再好好聊聊。]
[谢谢颜姐姐。]江玉颜微笑著端起碗,[颜姐姐,你越来越漂亮了。]江玉颜开始甜言蜜语。
[谢谢。]赵颜颜脸颊微红,虽已快四十了,但仍然娇豔如花,真不愧是美人啊。
古冷凡把菜夹到妻子碗中,转头看向儿子,沈声问道,[一切顺利?]
[嗯。]
古天苍将目光从低头静静的吃著饭的白疏影身上移开,看向自己面容冷峻的父亲。
[好。]
平淡无波的说了一个字就将目光移到妻子身上,偶尔帮她布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长津湖之战》票房收入超过34亿,欢瑞世纪来自电影收入约180万。西部证券:维持龙鱼“增持”评级(300999。SZ)并持续扩大调味品业务能力。广东宏远A:煤矿沟里还有征地等工作,处理非生产性生产。数万人转移,山西126座矿山因罕见暴雨关停,煤价还会再涨?好消息!工信部第四届“绽放杯”5G应用大赛在一场特殊的通用产品大赛中落幕,获得四项大奖。宝鸡至平坎高速公路建成通车。欢迎来到雨中归途的巅峰。济广高速、京台高速、印青高速山东段长期拥堵。新地产时代的商业物流背景能否助力华南城市的重估(01668。香港)?证监会:上半年共向公安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和线索119件。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了《跨省跨地区特殊项目输电价格定价办法》。省级重点项目建设有序推进。市建设工程“质量月”活动暨推进工程质量管理标准化现场观摩会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