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疏影在天苍 > 第13页

第13页

书籍名:《疏影在天苍》    作者:独舞夕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古天苍心里一颤,他终究还是说了,
怜爱的摸著他的墨黑柔软的发丝,[影,现在还不能回去,外面很危险,我不放心。等我处理好一些事情了,我陪你回去,好不好?]
白疏影侧头,想了想,不想让苍为自己担心,於是点了点头,应道,[好。]
古天苍目光悠悠的看著他的眼睛,认真道,[不能像上次一样瞒著我就走了。]
现在武丞相那边已经知道白疏影对於自己的重要性了,所以他是不会在让他一个人离开了,派人跟著也是不放心的,即使知道他想要回去也当只能暂缓一下了。
白疏影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古天苍满意的吻了吻他的脸颊。




22、关系不纯啊

因为途中畅通,用了五天的时间就到了江城。
一听到古天苍回来了,柳依依就打扮一番,踏著小碎步迎了出来。
[表哥。]
一看到古天苍从马车上下来,柳依依就较柔欢喜的叫了一声,扑了过去。
古天苍皱眉,侧身,闪过。柳依依毫无形象的扑倒在地,脸上精心上的妆花了,头上的端正的发髻也歪了,罗裙沾了尘土,好不狼狈。
旁边的人都掩著嘴无声的笑了,柯以亦没有掩嘴,只是嘴角在不正常的抽搐,眼眉含笑,看来是乐坏了。
柳依依很坚强,自己爬了起来,含恨的瞪了偷笑的众人一眼,拍了拍身上的尘埃,转头笑颜如花的看向古天苍,不屈不挠的叫道,[表……..]
声音在看到古天苍半抱著白疏影下车时顿住了。
美目圆瞪柳眉倒竖,小嘴微张,这,这是谁?为什麽为什麽表哥会抱他下车,表哥一直都讨厌别人碰他的,即使是舅妈也不可以随便碰他;为什麽他的神情这麽柔和,自己从没见过的柔情。
柳依依惊愕了,同时心底升腾起一阵怒火,哪来的也男子,竟连男人也敢勾引,最主要的是勾引到她柳依依的最爱的表哥了,她绝对不会让他得逞的。
柳依依愤恨的瞪视著那个俊逸出尘的白衣男子,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将白疏影烧焦。
白疏影感觉到他的吃人的视线,只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就拉著古天苍的手,跟著他走了进去。
从头到尾,古天苍的视线都在白疏影身上,连瞄都没瞄她一眼。
柳依依委屈的两眼含泪,楚楚可怜,好不惹人怜惜。
江玉颜慢悠悠的从车上下来,嘴角含笑,即使只是浅浅淡淡的笑意,但在他那张绝色的脸上就硬是显得风华绝代,魅惑迷人。
柳依依刚合上的眼又瞪得更圆了,好美!刚才的怒火很快就被眼前这个绝色男子压下去了,此刻她的脑海里只剩下好美这两个词,其余的什麽都想不起来了。
[小姐,你好,小生江玉颜,我可以问这位美丽的小姐芳名吗?]
江玉颜一派翩翩浊世佳公子的姿态,美目含情,声调柔和。
[我,我叫柳依依。]
[呵呵……原来是柳小姐,幸会幸会。]
柳依依意识到刚才自己的失礼,脸颊涨红,挪喏道,[江公子,幸会。]
[柳小姐,你真美。]江玉颜眉眼含笑,语气真诚,虽然从他的嘴里说出这种话一点也不能令人信服。
柳依依一听,心中有些不悦。但是江玉颜语气太过真诚,让柳依依无法反驳,只好咬了咬唇,压住自己怒火,温婉贤淑的回道,[谢谢。]柳依依已经彻底从江玉颜的美色中恢复过来了,立即竖起了危机感,这人明明是个男子,却比任何自己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子还要美。他刚才是从表哥的马车下来的,这麽美丽的人,男女通杀。表哥也是个正常的男人,美色当前………..柳依依柳眉紧皱,暗自心惊。
刚才,刚才表哥是温柔的搂著一个男子下来的。难道,难道,表哥喜欢的是男子,表哥是断袖?柳依依美丽的脸蛋瞬间煞白,甚是难看。难怪表哥那麽讨厌我跟著他,连看我一眼都不愿意。
自己最喜欢的表哥,竟然…….竟然…..不行,她才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表哥只是一时的迷惑,一时被鬼迷了心窍而已。她柳依依是谁,是堂堂古家堡堡主的表妹,是堂堂纳罗国兵部尚书的女儿,她怎麽会输给男子呢。
柳依依脸色好转,一脸高傲。再说了,即使表哥真的喜欢那个男子,舅妈舅父也不会同意他们在一起的,古家堡需要继承人,而那个男子,再怎麽折腾也不会给表哥生孩子的。到时候……..哼哼…….看他还有什麽妖法。
这女人,还是少惹的好。江玉颜暗忖道。
[草民柯以亦拜见皇子,皇子里面请。]
柯以亦恭恭敬敬的向赵景尘作揖,赵景尘微笑著点头,看了一眼在忙碌著安排这安排那的杨凌霄,转头跟著带路的侍卫走进屋里。
[江公子,里面请。]
看著赵景尘进去了,柯以亦又转头看向柳依依身边的江玉颜,微笑著请道。
果然名不虚传,药圣谷江玉颜江圣医是纳罗国第一美男子,至於他的医术是不是也如传说中的那麽厉害,那就有待考证了。
[谢谢。柯大哥,叫我玉颜就可以了。]
江玉颜舍了那边满脸阴狠的女人,向柯以亦微笑。
[那为兄的就不客气了,玉颜小弟。]
柯以亦也是个放得开的人,那麽美的人都肯自己称兄道弟了,自己还矜持个啥呢。
[柯大哥请。]
[玉颜请。]
两人客套著走了进去,谁也没有理柳依依,气得柳依依直跺脚,发誓一定要叫她表哥辞了柯以亦。
[玉颜,堡主身边那位白衣公子是谁啊,他跟堡主是什麽关系啊?]
柯以亦对那位能让堡主如此不同的人十分好奇。
江玉颜闻言转头,朝他暧昧的眨眨眼,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似翩延起舞的蝶,柯以亦心中一颤,惊痛哀悼,祸害。
[他叫白疏影是个涉世不深的人,他的身份我也知道得不多。至於他们的关系嘛………]j江玉颜又是一阵猛眨眼,优美的唇瓣一弯,[柯大哥是聪明人,不用小弟说你也能猜到的吧。]
柯以亦暧昧一笑,没有说话。
[表哥,表哥。依依来看你了。]
古天苍刚带白疏影进房坐好,喝了一口茶,柳依依就在门外娇羞羞无限的叫起来了。
白疏影闻言,只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就又继续擦拭著自己手中有一两天没擦拭过的宝贝剑了。白疏影不喜欢那个女子看苍的眼神,但是那是别人的事,人家要用什麽样的眼神来看一个人别人的自由,他管不著,也不想去管。
古天苍对上他目光,见他没有什麽不高兴的,随即便放了心,但心里也有些不舒服,毕竟自己喜欢的人被人用爱慕的眼光看著,无论是谁心里总是会有些不悦的,影表现得过於平静了。但,他知道他的影是个随性单纯的人,很多事,他不懂,即使懂了依他的性子,只要不超过的底线,他也不会去干涉的。
[表哥,你在吗?我给你做了燕窝粥,你快开门,我给你端进去。]
柳依依在门外不屈不饶的喊著,敲了几下门。
古天苍难得柔和的脸瞬间冷了下来,迈步走到门边一把拉开门,黝黑深邃的眼眸里冰雪弥漫。
柳依依似乎没有擦觉到他的不悦,笑得像朵花儿那麽娇羞,娇声细语,[表哥。]声音轻柔娇羞得空气都颤了几颤。
正在屋里专心擦剑的白疏影闻言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才恢复正常。
古天苍脸色更加冰寒,他最讨厌就是她用这种语调说话了,每次都能自己的自制力游走在崩溃的边缘,要不是看在她父亲的份上,早就把她甩出门了,管她是女的还是男的。
[回去,我不饿。]
古天苍直接拒绝。
柳依依的小脸瞬间垮了下来,哀戚戚的道,[表哥,你别这样嘛。这是我特地为你准备的,不饿的话,尝一口就行了,就一口。]柳依依将碗凑近他面前,美目里尽是期盼哀求。
那可怜兮兮的模样,人哪个男子见了都会心痛的,但是古天苍是什麽人,受她荼毒了很多年的人,也知道他是怎麽样的人,才不会被她的样子骗到呢。
[不需要。]声音冰冷。
[就一口,我保证。]
[苍,饿。]
里面那位淡定从容的主发话了,古天苍的神色一柔,柳依依暗暗咬牙。
[给我,你走。]
古天苍伸手就要接过她手中的燕窝粥,柳依依轻巧的躲开了,笑得很是贤惠,[表哥,我来就行了。]
她倒要仔细看看那妖孽究竟有什麽妖术,竟能让表哥这麽宠著他。
古天苍没有再跟他计较,影饿了,还是快点把粥端进去的好。
柳依依将粥食放到桌上,见白疏影静静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专注的擦著手中的剑,知道自己进来了,竟连头也不抬一下。怒火急升,但有古天苍在一旁她可不能发火,要给表哥最好的印象。
[这位公子,刀剑无眼,在屋里就不用拿著剑了,小心伤到手。]
柳依依温柔的劝道。
伤到手,白疏影皱了皱眉,他从三岁起就手不离剑,从来没有伤到过手。
白疏影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有答话也没有放下手中的剑。
柳依依气到七窍生烟,但,脸上还是温柔的和善的笑。
[我叫柳依依,公子,你叫什麽名字啊?]
柳依依无视古天苍进来时冰冷的眸光,继续探白疏影的底。
[白疏影。]
白疏影没抬头,继续擦拭的动作,声音平淡。




23、怪口味

[你可以走了。]古天苍冲柳依依寒声道,转向白疏影,神色立刻缓和下来,语气也柔和下来,[影,喝粥。]拿下他手中的剑放到桌子上,,将碗放到他的手里。
白疏影很自然的接受他的安排,旁若无人的吃了起来。
柳依依瞪大双眼,表哥,表哥怎麽会侍候别人,一向都是别人侍候他的。这个男子到底是谁,他有什麽能耐,让表哥对他这麽好。这粥是自己专门给表哥准备的,他怎麽能,怎麽能吃了。
柳依依掩饰不住怒火了,伸手过去就要夺白疏影手中的碗,被古天苍一把拉住了。
[表哥?]
柳依依委屈得眼中含泪。
古天苍视而不见,拉在她往门外送。打开门的时候看到柯以亦恭敬的站在门外。
柳依依瞪了似笑非笑的看著她的柯以亦一眼,一跺脚,走了。
[堡主。]
收回那笑,柯以亦恭敬的道。
古天苍看了他一眼,寒声道,[以後,别让她靠近影。]
[是,紧遵堡主吩咐。]
影,啧啧,好亲密。听玉颜说,他们两个可是第一次见面就如伴侣般亲亲密密的了,还真的不像是堡主的作风,堡主跟谁都保持著一定的距离,那人果然是与众不同的啊。
[气死我了。]柳依依回到屋里,摔碎了无数东西,还不够解恨,[白疏影,等著瞧,我不会放过你的。]
[小姐,你别气,为了一个下等的贱人气坏了身子可不好。你放心,小陶会帮你的。]
[不气,我不气。]柳依依顺了顺气,脸上有了神采,[真的吗?小陶,你有什麽办法?]小陶一向聪明伶俐,鬼点子也多,有小陶的帮忙,肯定能让那个妖人好看。
小陶高深莫测一笑,[小姐放心,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柳依依高兴的笑了。
古天苍要在江城停留两天,处理一些堡中还有朝廷上面的事情。
他这两天都很忙,没什麽时间陪白疏影,白疏影也没什麽意见,反正,他一个人也呆惯了。但是,他也不能一个人呆著,古天苍忙,不代表每个人都是忙的。
江玉颜就是一个闲得发慌的人,赵景尘比他忙一点不过也没古天苍忙,两人一等古天苍前脚踏出屋子他们後脚就跟了上去。
他们也没什麽事,就缠著白疏影说些有的没的,或者探听一下他跟古天苍之间的事。虽然白疏影有问必答,但是,关键的问题他总是用“不知”和“不能”来堵回去,而且神色自然无辜,害他们不好意思继续追问下去。一天下来两人都没有什麽收获,悻悻而归。
他们刚走,柳依依就来了,可却被柯以亦挡在门外不得其门而入。
[柯以亦,你这个奴才,不要以为我不敢对你怎麽样/。快滚开。]
柳依依瞪著眼前一脸严肃的男子,毫无大家闺秀的模样。
[这是堡主的吩咐,柯以亦不敢违抗。]
柯以亦一板一眼的道。
[你……]狠狠的踢了柯以亦一脚,[我的命令你就敢违抗。]
[柯以亦的主人是堡主,拿的是堡主的钱,当然要听堡主的吩咐。而不是表小姐您。]柯以亦一脸忠心样。
[你…….没长眼的奴才,我迟早要让你好看的,。]
跺了脚,腰一扭,气呼呼的走了。
[影公子,吃饭了。]
柯以亦微笑著对在屋里呆了一早上,剑不离手的清雅淡然的男子道。
白疏影抬头,[苍呢?]
[堡主出外办事还没回来呢。]
[哦。]
白疏影淡淡的“哦”了一声就放下手中的剑,起身走到桌边坐下,拿起筷子缓慢优雅的吃了起来。
柯以亦在一旁看著,暗道,想必他是某个大门派的得意弟子,看他吃饭的动作就知道他是个有教养的人了。
室内很安静,白疏影连嚼饭的声音都没有发出,真不是一般的家庭能教出来的啊。
柯以亦更好奇他的身世了。
古天苍旁晚才回来,一回来就直奔白疏影的房间去了,对迎接他的柳依依忽视了个透彻。
[影。]
古天苍一走进门就看到想了一天的人躺在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睡著了。
古天苍坐在床边看著他,直到他醒来。
[苍。]
白疏影一睁开就看到自己想见的人出现在面前了,有些迷糊的笑了笑。
[醒了。]捧著他难得的小脸眷恋的吻了吻,梳洗一下,该吃饭了。]
[嗯。]
外面天已经暗了下来,屋里点起了琉璃灯,升起了火盆,暖和和亮堂堂的。
餐桌上的人已经等了很久了,就为了等那个人睡醒。
除了噘著嘴的柳依依外,其余的人都一派镇定,老神子在的坐著,一点也不介意要他们白白的等那麽久。
赵景尘眼睛含笑的看著一旁的杨凌霄,找话题跟他套热乎。杨凌霄始终都是面无表情,语气恭敬,问什麽就答什麽,从不主动开口。赵景尘也不介意,仍然兴致勃勃。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建艺集团(00638。香港):李东伟辞去公司秘书。手机安全 手机安全那个最好垂直同步 垂直同步是什么意思?公司法定代表人 谁来当公司的法定代表人?4G智能手机 4G智能手机哪款好?我是学生不想买贵的Zuckerberg 扎克伯格是谁广告系统 怎么通过互联网连接广告公司erp系统拉里·埃里森 拉里·埃里森在Ampex做了什么重要的工作?大一新生 作为大一新生,大学第一年有什么要注意的?Company firm 和company 有什么区别北交所成立后,精选层开启“新”窗口,鲁西汉芯科技将登场。中国网站 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各部门电话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