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zhuoyuerenmai.cn

当前位置:首页 > 疏影在天苍 > 第5页

第5页

书籍名:《疏影在天苍》    作者:独舞夕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白疏影疑惑的看著他,在药圣谷那一个月他都是叫自己白疏影的,怎麽一下子就变了,而且他神神秘秘的小心谨防的样子,到底有什麽事啊?
[你听我说。]江玉颜压低声音,神情严肃,[千万不要把你怀有小宝宝的事告诉别人。]
[为什麽?]
白疏影根本就不知道他在紧张什麽。
[听我的一定不会错的。你知道男子是不能怀孕的,要是别人知道他,会当你是怪物看的,会骂你,赶你,讨厌你的。]
江玉颜表情严肃一点也不像是会骗人的样子。
白疏影虽然单纯,但是他并不笨,而且还很聪明,只是很多时候他都自动忽略很多事,不愿留心去想而已。要骗他也不是那麽容易的事。
白疏影歪头想了想,[苍也不能说吗?]
最不应该告诉的就是他了,要是现在就让他知道,他不把我宰了才怪。
[当然,你想他讨厌你吗?]
江玉颜一副那样子的话事情会很严重的样子。
[嗯。不说。]
江玉颜松了口气,但又不是很放心的再次叮嘱,[千万要记住,谁也不能说,懂吗?]
[嗯。]
白疏影点了点头。
江玉颜满意的伸手去摸他的头,被他一偏躲过了。
摸一下都不行,那个古天苍天天吃你的豆腐你就一副很享受的样子,瞪了他一眼,还是悻悻的收回手。
[给你做了药丸。以後不用天天吃了,吃多了也不好。两天吃一次。]
[嗯。]
即使做成了药丸,天天吃的话,他就要吐了,这样正好。
[有什麽不舒服的话,要及时告诉我,知道吗?]
江玉颜还是一个很尽职的大夫的,细心耐心的叮嘱他。
[嗯。]

----------------------------------------------------------


芘沙门天:你是我的花……我硬是把你摘下来,反而伤了你……这就是我的报应……




9、怪病

自从遇到白疏影以後,木玄和杨凌霄这两个武功卓卓的护卫就变成了在一旁打杂的小Y头了。
杨凌霄还是一如既往的漠然恭顺,对於他来说,只要是帮堡主做事就行了,哪怕是叫他去刷马桶他也毫无怨言。
木玄就憋了一肚子气,但每次一看到那个淡如尘烟的少年,心里就软了下来。暗自在心里嘀咕,难怪堡主会被他迷住,只要他那澄澈明亮的眼睛不经意间的淡淡一瞥,是人都会缴械投降的。
唉,真是个祸害。你祸害堡主就行了吗,干嘛连我也一起算进去了呢。真的是令人郁闷的事。
还有就是那个怪怪的圣医江玉颜,生得一张妖豔的脸也就罢了,偏偏还要是一个无比狡黠的人,先不说他用毒的手腕有多厉害,单单他一个抬眼,一个浅笑,就能令一个无粗大汉拜倒在他的衣裾下。
一看到江玉颜木玄就对“美人如蛇蝎”这个说法深信不疑。
不说别的,就只看他那不经意间冒出精光的美眸和那唇角上似笑非笑的弧度,木玄就知道这人虽美,但是千万不要被他的美色所迷惑,不然一定会死得很惨的,所以这几天木玄一直都在躲避这个蛇蝎美人的。
[木大哥。]
江玉颜一脸羞涩的笑,比花娇,比花豔。
木玄浑身一震,头皮发麻,慌忙道,[啊,江圣医啊。你找我有事麽?我现在没空,楼主叫我去给影公子准备些糕点,我先走了。有事一会再说。]撒开脚丫子就跑了。
[喂,别跑啊,我有这麽可怕吗?]
江玉颜一甩大红的衣袖,噘著豔红的小嘴,狠狠的瞪了那跑得飞快的背影。
真的是无聊,木玄躲著自己,杨凌霄一副我不想跟你说话的棺材脸,至於古天苍和白疏影那两个,就不用说了,一大半的时间都是旁若无人的眼神暧昧。
唉,还是好好的研究一下,配点特别而有趣的药物吧。
江玉颜微微一笑,神情愉又悦起来。
[干什麽?]
[练剑。]
白疏影回答得理所当然,拿起挂在墙上的剑就往外走。
古天苍眼明手快的一把搂住他,低沈磁性的声音哄道,[乖,别去。你忘记江圣医的话了吗?等你好了,我陪你一起练。]
白疏影经他一提醒又想起了江玉颜整天在耳边唠叨的话,可是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练剑了,心里痒痒的。挣扎了一会,还是觉得宝宝重要,剑以後还可以练的。
[嗯。以後再跟你一起练。]
古天苍松了一口气,一手拿过他手中的剑放回原处,一手拉著他,生怕他又跑出去。
[饿吗?]
看到他失落的样子,又心痛起来。
[饿。]
明明刚刚才吃过不久,就又饿了。以前爹爹和干爹干娘整天担心自己不吃饭,可是那时自己真的不饿,一天吃两餐就够了,吃的也不多。现在每次吃的也不多,不过很快就会饿了,以前自己还不知道饿肚子是什麽样的感觉,现在算是知道了。要是爹爹他们知道我这麽能吃饭了肯定会恨高兴。
[玄。]
[堡主。]木玄不知从什麽地方闪进来,恭敬的应声。
[给影准备吃的拿到院子里的凉亭去。]
吃,怎麽又是吃的啊?木玄上上下下的看了白疏影一遍,再次确认这是个很修长纤瘦的少年,怎麽就这麽能吃啊,还专门挑酸的辣的来吃,一闻到腥味和油腻味就会大吐特吐。
江玉颜说这是体质方面的问题,调理调理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真的有这种怪病吗?
吃了几天的药,也没见有什麽好转的,这也就算了,而且情况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木玄开始怀疑这个天下第一的圣医的医术了,是不是他也是别人冒充的啊。
这还不算什麽,最要紧的是,这位不知哪冒出来的影主子不但身体娇贵的很,还很任性,只要是苦一点的东西怎麽劝都不吃,要他喝药汁那简直是木玄接到过的最艰巨的任务。害他每天都要给江玉颜扇炉子,给他做药丸。
[木玄。]
木玄从自怨自艾中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一直都盯著那一脸淡然纯洁的影公子看,而且是当著堡主的面,心中一阵发颤,这回可遭了。每次堡主连名带姓叫自己的时候,那就表明堡主很生气。
果然一抬头就接触到堡主喷火的目光,但是堡主周围的气息是阴森森的冷的,冷热交加的煎熬下,木玄惶恐的低下头,胆颤心惊,[堡主恕罪,属下是无心的。]
古天苍森森的看了他一会,阴沈沈的道,[下次绝不宽恕,下去吧。]
[是。]
木玄风一般的吹走了,冷汗飞溅。
[不喜欢。]
白疏影皱了皱眉,轻抚上古天苍紧绷的脸。
他喜欢他这样说话,不喜欢他这样的表情,不喜欢他周身冰冷的气息。
古天苍神情马上柔和起来,抓住他的手,吻了吻他饱满光洁的额头,柔声道,[是我不好,以後我会注意的。乖,我们到凉亭里去坐坐,吃点东西。]
[嗯。]
古天苍拉著他的手往外走。
走到凉亭的时候,木玄已经将一切都布置好了。
石桌上摆满了各色的糕点,不同品种的粥,瓜果零嘴等;应有尽有。旁边的石椅也铺上了软垫(因为堡主怕影公子坐在石椅上会不舒服);凉亭旁边高大的桂花树下放著铺著紫貂皮毡的舒适躺椅。
木玄和郭阳挺直腰板站在凉亭里等候。
[堡主。]
两人同时恭声道。
[都好了?]
[是,都安排好了。请堡主慢用。]
郭阳微微躬身,应道。
古天苍扫了一眼桌上的食物,满意的点头,[嗯,下去吧。]
[是。]
两人应声退了下去。
古天苍拉著白疏影坐下,拿了一颗酸梅递到他的嘴边,白疏影极其自然的张口含住了。
[先喝点粥?]
古天苍问的同时,已经开始帮他盛粥了。
[嗯。]
白疏影似乎对嘴里的酸梅很满意,脸上有淡淡的笑容,神情愉悦。
喝过粥,吃了点糕点,白疏影吃的并不多,不一会就饱了。
[还要吗?]
[饱。]
白疏影下意识的摸了摸还是很平坦的小腹,自从知道自己的肚子里有了小宝宝以後,他每次吃完饭都会下意识去抚摸一下自己的肚子。似乎是在对宝宝说,已经吃饱了。
一开始古天苍以为他肚子不舒服,白白的紧张了一回。後来知道他这是习惯,一个男子抚摸肚子的动作,他不但不觉得突兀难看,反而绝对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身上散发出来的柔和的气息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很想把他搂在怀里,肆意吸取他的温度。
[到那边去休息一下。]
[嗯。]
吃饱了,整个人也懒洋洋起来。
白疏影躺在古天苍的怀里,满足的蹭了蹭他的胸口,找了舒服的位置,舒舒服服的窝著。
古天苍坐在躺椅里,温柔的将他搂在怀里,一手轻抚他柔顺的黑发,目光温柔的低头看著他。
[影。]
[嗯?]
[跟我回古家堡,好吗?]
[古家堡?那是什麽地方?]
白疏影抬头与他对视,疑惑的问道。
古天苍觉得他的表情很像一个好奇的小孩子,微微一笑,[我家。]
[哦。]
[好看吗?]
[嗯,还可以吧。]
[哦。]
白疏影眼皮开始打结,又窝了回去。
[好吗?]
[可是,我要回家。]
声音里满含睡意。
回家去找爹爹他们,告诉他们我有小宝宝了。在外面又不能让别人知道,犹豫是不能告诉苍,这一认知让他心里感到很不高兴。
家?
是啊,他也是有家的。
[你家在哪?]
问清楚了,可以跟他父母说清楚将他交给自己,自己会好好爱护他的。
[山上。]
声音几乎听不到了。
[困了?睡吧。]
古天苍轻拍他的背 ,柔声低语。
白疏影在熟悉的怀抱中,满足的睡著了。
躺在桂花树,清风微拂,静静的看著怀中的熟睡的人儿,心里从未有过的满足。
白疏影醒来就将古天苍的问话望了,心里想著要回家,但是又舍不得离开他,犹豫不决。
古天苍也没再问他愿不愿跟自己回去,只要他不说要离开就好,只要他在身边就好。
又是爱很简单,只要看著你,就满足了。

--------------------------------------------------------

鸢尾话语:
白色鸢尾代表纯真;
黄色鸢尾表示友谊永固、热情开朗;
蓝色鸢尾是赞赏对方素雅大方或暗中仰慕;也有人认为是代表著宿命中的游离和破碎的激情,精致的美丽,可是易碎且易逝;
紫色鸢尾则寓意爱意与吉祥。




10、缠绵 (小H,慎)

[堡主。]
[情况怎麽样?]
[有过四五批杀手。不过好像其中一批认错人了,那人手上戴著堡主的斑指,]
杨凌霄一五一十的将自己查探道的消息告诉古天苍。
堡主的斑指?
杨凌霄垂眼看了看古天苍的右手,什麽也没有。
怎麽会?原本以为那人手上的是假的,但是现在………
杨凌霄心中疑惑,是谁能将堡主的斑指偷到手,而且不惜惹来杀身之祸。
那人也是不简单,那批认错人的可是顶尖的杀手,都不能拿他的命。
到底是谁?
杨凌霄忍不住好奇了。
[嗯。]
心中忽然有种不安的感觉,看了看光秃秃的麽指,斑指是那次一时大意被人下了药,在湖边醒来後就不见了的。那人是谁?拿自己的斑指到底有什麽目的?想要借此控制古家堡?笑话。虽然斑指是历代堡主的信物,但是那种东西从来都是可有可无的。
听到那人被五批杀手围杀过,心里有种感觉,慌乱,担忧,自己是不希望他被杀掉麽?
应该是吧,最起码,自己想要知道中药後的那段时间里发生了什麽。
[那人没被杀掉吧?]
[似乎是没有,派出去的杀手都死了。武丞相那边肯定气死了。]
一听到武丞相,古天苍眼中闪过狠历,嘴角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
[明日出发,回堡里。]
[属下知道。]
四五次围杀都没有成功,武丞相那只老狐狸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可能会有更厉害的杀手过来的。路上更是要小心。
[怎麽样?]
一见江玉颜移开手,古天苍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江玉颜本来打算让古天苍紧张一下的,但是知道古天苍的玩笑是开不得的,只好老老实实的道,[没事,比以前好多了,再调理调理就好得七七八八了。]
古天苍神色松了下来,对江玉颜道,[明天我们就会起程去古家堡,你也一起去。]
完全是命令的口吻,没有商量的余地。
江玉颜撇撇嘴,不甘愿的道,[知道了。]
好像自己是他的属下似的,说话也不会客气一点,起码语气也要放柔一点吗,再怎麽说他江玉颜也是个美男子,哼,真美眼光。
古天苍说完也不理会江玉颜,看向坐在一旁的白疏影。
白疏影神色自若,手里拿著糕点,慢慢的吃著,似乎对他们的谈话并没有异议。
古天苍松了一口气,他不出声说要回家,那麽就是默认要跟自己会古家堡了。
那天他说要回家,之後两人都没提过,其实古天苍心里是害怕的,他长这麽大从来都与害怕这个词沾不上边,可是这次,他真的是害怕,怕他离开自己。
[苍。]
[嗯?]
白疏影侧过身,爬进他的怀里。
古天苍微笑著看他,宠溺的拍拍他的背。
白疏影再次翻身压在他的身上,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上,澄澈明亮的眼里有一层迷离的色彩,低头看著他。
少年修长纤瘦的身体紧紧的贴他的,两人的体温骤然升高,烫得人呼吸不顺;鼻尖几乎碰到一起,少年干净温热的气息,夹著淡淡的幽香吹拂在脸上,唇上,引起一阵阵酥麻烫热。
古天苍一动不动,他不知道白疏影为什麽忽然间会有这样的动作,平时他们的动作也亲密,但只限於自己拉拉他的手,或者抱著他在躺椅上睡觉,即使自己对他有非分之想,那也只是想想而已。毕竟他们才认识十多天,他不想吓坏他,也不想强迫他,更不想他因此离开自己,所以他忍住了。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古天苍脸色有些难看,憋得通红………下面已经有反应了,涨得生痛…...….忍不住伸手搂住的腰,将他更贴近自己,明知道这样会让自己更难受的,但是,还是控制不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中铁间接控股子公司因环境违法被罚款1326.1万元。埃斯顿:除了公司2015年左右研发的双曲面齿轮减速器外,公司机器人使用的RV减速器和谐波减速器主要是外包的。山东大卫:目前公司主营业务订单充足。伊力特:公司的伊利一号窖系列有千元左右的产品。愿景动力以创新驱动绿色发展。Eft:上半年集成业务下滑主要是公司汽车集成业务产能利用不足。苏迪时尚:目前公司运营正常。人们也被“坑”了:10只基金被内部人士持有,超过5000万元,其中9只失去了年收入。联华科技:目前江苏工厂停工大修已经完成,生产情况基本恢复到大修前的水平。高价进口冻猪肉是否向关联方转移利益?双汇发展半年报问询函。欢瑞世纪:电影《长津湖之战》收入约180万元。均瑶健康去年的年报与很多数据不符,董秦被监督警告。